-

夏天騎馬帶著趙子常在前,觀察著這天門山脈......就如同匍匐在黑暗中的惡獸,彷彿要擇人而噬。這片開闊地兩邊都是懸崖峭壁,後麵的窄處,就是青州與荒州的交界處。隻要過了這裡,那邊就是荒州的地盤。...

帝都。

右丞相府,曹威府邸。

老太監魏公公傳完旨意後,一臉同情之色:“右丞相節哀!”

“噗......”

曹威一口血氣從胸膛中噴湧而出,噴出了漫天血雨的效果。

“不!這不可能!”

曹威心痛得渾身發抖:“我的兒啊!”

“你們死得好慘啊!”

“我曹威向天發誓,如果我不能替你們報仇......就讓你們母親死無全屍!”

老太監魏公公一愣!!

這誓言真是魔性啊!

他連忙拱手告辭!

這時。

曹威急速衝進書房的密室,關上門,淚流滿麵,仰天嘶吼:“不可能!”

“縱橫派那個老不死的怎麼會殺我的孩兒?”

“青州,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這時。

一個宛若幽靈般的身影出現在他身後,渾身罩在黑衣中,看不清麵目:“我馬上去查!”

曹威狠狠的抹了一把眼淚:“那個廢物臭老九,真是喪門星,直到現在為止,想殺他的人都死了!”

“原本,我已經下令,阻止我家兩孩兒在青州截殺那個臭老九!”

“冇有想到,還是晚了!”

“你去青州,不僅要弄清楚我孩兒的死因,還要查出對付我們之人,看看究竟是誰?”

“是!”

幽靈般的黑衣人打開密室之門,消失無蹤,宛若從來冇有出現過般。

曹威望著門縫後的夜色,喃喃的道:“孩兒們,你們娶了那麼多美貌妻妾,還冇有享遍人間極樂,怎麼就能輕易的離開這人世間呢!”

“你們死了,她們怎麼辦呢?”

“咚咚咚......”

曹威用力的捶打著自己胸膛:“孩兒們,那為父隻有忍辱負重,幫你們養著了!”

“好!我現在就去安慰她們!”

曹威擦乾眼淚,走入內府,看到一個嬌美的少婦正在玩耍,腰肢是那麼細,肌膚是那麼白,前凸後翹的是那麼誘人!

他認真的道:“蘇姬,你進屋來,我有話對你說!”

嬌美少婦有些畏懼的道:“是!”

兩人一前一後的進了屋!

片刻後。

“夫君,你死得好慘啊!”

屋內傳來嬌美少婦蘇姬的哭泣聲。

緊接著。

蘇姬有些驚愕的聲音傳出:“家主,不要這樣啊!”

曹威有些暴躁的吼道:“你原本是二郎的妾,大郎能來玩,我這個家主就不能來玩嗎?”

“我們現在都是傷心之人,現在,就應該做點快樂的事來忘卻傷心!”

“來,讓我們一起快樂!”

“脫掉肚兜!”

“跪下!”

“是!”

不久後。

屋內傳來曹威撕心裂肺的呐喊:“臭老九,你一定過不了天門山的。”

“這一次,你一定要死!”

“一定!”

......

另一邊。

荒州王府想以最快的速度通過天門山。

長長的車隊,長長的火把,驚醒了官道兩邊的動物、

此時。

秦紅衣被顛簸得無法入睡,看著外麵的火龍,一臉嘲諷道:“小藏九,你師父這是準備著夜闖天門關?”

“是!”

藏九並不想隱瞞!

“嗬嗬嗬......”

秦紅衣嘲諷道:“你師父那個廢物王爺還真是天真啊!”

“這天門匪寨,乃是大夏最大的匪寨,裡麵亡命悍匪無數,朝廷無數次清剿,最後都無功而返。”

“我得到的訊息說,這個匪寨背後是太子黨,裡麵的土匪,都是大夏的精銳軍人。”

“所以,這裡一定設有埋伏,等著截殺你師父!”

“無論是白天還是黑夜,隻要荒州王府路過這裡,都有一戰!”

“你們現在隻有傷兵,隻有跑步、刺木球、喊口號的新兵......死定了!”

“這一戰,你們荒州王府必滅!”

藏九難得冇有和她抬杠:“根據我們得到的情報,這山寨裡有三千精銳悍匪,比之大夏最精銳的軍隊,也不遑多讓。”

“而且,這山寨裡還聚集了天下十大惡匪,最差都是一流武將,個個凶殘無比,恐怖無邊,實力是我們的十倍以上。”

秦紅衣惡狠狠的道:“小藏九,你這回怕了吧?”

“等一下,你們一定會被那些山匪殺得人頭滾滾,死無全屍!”

“但我不同,我是供奉殿的人,隻要他們敢殺我,供奉殿的高手定會踏平了這裡。”

“所以,小藏九,如果你現在告訴我解針之法,我等一下保你性命!”

藏九嗤之以鼻:“放心吧!”

“我師父智慧如海,定能率領荒州王府之人,滅了盤踞在這裡幾十年的匪寨,還這裡太平。”

秦紅衣看著越來越近的天門山體,不屑的道:“他智慧如海冇有看出來!”

“練兵如同兒戲般,我倒是看出來了!”

這時。

荒州車隊的前方,是一片碎石開闊地,寬約千米,長約有千米,能夠容納上萬人。

傳言中,這塊空地是天門寨土匪弄出來的。

因為。

天門匪寨的惡匪眾多,官道卻狹窄。

若是惡匪們一起從森林兩邊衝出來,擺不開陣型。

有鑒於此,天門匪寨專門砍光了森林兩邊的樹木,平出了這塊便於他們擺開兵力的搶劫地。

用心不可謂不良苦。

搶劫,他們絕對是專業的。

這時。

夏天騎馬帶著趙子常在前,觀察著這天門山脈......就如同匍匐在黑暗中的惡獸,彷彿要擇人而噬。

這片開闊地兩邊都是懸崖峭壁,後麵的窄處,就是青州與荒州的交界處。

隻要過了這裡,那邊就是荒州的地盤。

夏天嘴角勾起一絲意味深長:“終於是走到了這裡!”

“荒州,已經近在眼前。”

忽然。

“叮......”

一根響箭從前方巨石後射出。

緊接著。

“鐺......”

一聲銅鑼聲響徹開闊地。

“轟轟轟......”

一把把火把在夏天前方亮起,數量比荒州王府車隊還多。

刹那間!

這片碎石開闊地亮如白晝。

惡匪已經三個步兵方陣,一個方陣一千匪兵,黑色鎧甲和刀兵閃爍著寒光,殺意直逼而來。

三個方陣的第一排是弓箭手,那拉弓搭箭的姿勢,一看就是軍中箭手。

匪兵陣前。

“哈哈哈......”

十個身材高大,穿得五花八門,滿臉橫肉的男人正極具個性的狂笑。

“荒州王,此路是我開,此樹是我栽,要想過此路,留下頭顱來!”

“聽說你發下宏誓,要殺儘天下惡匪?”

“真是大言不慚!”

“現在,我們天下十大惡匪就在這裡......看看是你殺我們?”

“還是我們殺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