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說名叫《陸時予的小說》,是陸時予吳虞為主角的一部言情類型小說,講述的情節刺激誘人,劇情引人入勝。簡介:我們的關係緩和不少。最直接的表現是,陸時予變「凶」了。雖然以前我們的頻率也不算少,但他最近明顯更賣力了。拋開這些,我還是很珍惜這段時光的。如果冇有那些理不清的男女糾葛。他至少是個稱職的哥哥。人生總是充滿意外。...

我們的關係緩和不少。

最直接的表現是,陸時予變「凶」了。

雖然以前我們的頻率也不算少,但他最近明顯更賣力了。

拋開這些,我還是很珍惜這段時光的。

如果冇有那些理不清的男女糾葛。

他至少是個稱職的哥哥。

人生總是充滿意外。

捱了那麼久,總算快要捱到我生日了。

那天,我出門去置辦一些出國旅行要用到的東西,結果在路上頭痛發作,被一輛電瓶車撞了。

我蜷縮在地上,臉色慘白,車主嚇壞了,打電話想給我叫救護車,被我攔住了,撥通了羅池的電話。

他今天應該休息的。

羅池趕來的很快,他把痛到抽搐的我從地上抱起,放進車裡,然後給我服用了鎮靜劑。

我慢慢緩過來了,還有心思跟他開玩笑,「等我死了一定要留一半的遺產給你,你比男朋友還稱職。」

他百忙之中抽空瞪我一眼,「誰要你的遺產。」

「那你要什麼呢?我也冇有什麼拿的出手的。」

他思索了一下,「給我做頓飯吧,說句實話,當初追你就是因為你做飯太好吃了。」

「哦。」

我給陸時予做了這麼多年的飯也冇見他愛上我。

我們去市場買了菜,懷著感恩的心,我準備大展身手。

羅池本來倚在廚房門口悠哉悠哉地看著我,被我叫進來打下手。

菜燒到一半,陸時予給我打了電話,「怎麼回事?今天公司有人說看到你在路上被撞了?」

我愣了一下,冇想到他會知道,「小意外,冇什麼事情。」

他深吸了口氣,「你現在在哪?」

羅池把處理好的蝦遞給我,「蝦線蝦頭都去了,早知道這麼麻煩,就直接買蝦仁了。」

陸時予聽到他的聲音,陷入沉默。

我隻好說,「羅池幫了我,我在他家給他做飯。」

「那看來冇什麼事。」他沉聲開口,掛斷了電話。

我與羅池對視了一眼。

他攤攤手。

夜裡。

陸時予回來的很晚。

我歡歡喜喜地蹦躂到他麵前,把熱好的牛奶遞給他,「我們幾號去挪威?我好訂機票。」

陸時予抬頭望向我,他冇有接牛奶,也冇有說話。

在這股靜默裡,我似乎有所預感。

果然。

他垂下眼簾,「抱歉,英國有個棘手的工程交由我們接手,必須我親自到場參與,項目開工到竣工,至少需要半年。」

我無意識的攥緊了杯壁。

換做以前……我當然可以諒解。

工作為重,事業為先。

這個道理我明白。

我是很任性。

但在正事麵前,從未乾擾過他。

「……能不能推後一點,去了挪威,我們也待不了幾天。」我有些茫然的說,甚至透著些許哀求。

或許是意外於我的執著,他看了我一眼,「明年再去,你想待多久都可以。」

良久,我嗯了一聲。

可是,冇有機會了。

大約還是有些愧疚的,床上,我背對著他,陸時予從後麵擁住我,細碎的親吻落在我的脖子和肩頭。

我冇有迴應,他也不生氣,慢慢吻著我,連手指都一根根地吻過去,開始是癢,力度逐漸凶狠。

五個月不能見麵,他像是都要補回來。

第二天早上。

他簡單收拾了一些行李,趙伊把車開到院外。

陸時予跟我道彆,「我會抽空回來。」

說完,他準備離開。

我說,「不抱一下嗎?」

他猶豫了半秒,傾身靠近我。

趙伊從車裡探出頭,「老闆,該走了。」

陸時予的動作一頓,也是,他在外人麵前一慣和我不太親近。

他看了看我,「等我回來。」

而後轉身走向趙伊。

我習慣性地在數。

一步。

兩步。

三步……十步,他冇有回頭。

過去我總期待著他能回頭看看我,一眼也好,至少說明他捨不得我。

隻可惜這一次,也冇有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