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念初下意識的解釋道:“是新的,冇有彆人穿過,我怕有人來,所以提前備著的。”

霍司宴點了點頭,嘴唇微勾。

心情也變得明朗起來。

林念初去廚房看了一圈,有些苦惱。

這幾天她一直在家呆著,所以家裡的菜快吃完了。

既然決定了請霍司宴吃飯,肯定還是要豐盛一點。

迅速換了鞋,她準備去下麵的超市一趟。

“我去買點菜,你可以在家裡看看電視。”林念初開口。

霍司宴立馬起身:“我和你一起去。”

小區樓下有一個超市,雖然不算太大,但滿足日常的生活需要足夠了。

霍司宴推著購物車,林念初則負責選菜、買菜。

“西蘭花你吃嗎?”林念初問。

霍司宴點頭:“可以!”

“我記得你喜歡吃牛肉和魚,我去買一些。”

“好。”

買完魚,霍司宴看向旁邊的基圍蝦主動開口:“買點蝦,我們做道粉絲蒜香蝦。”

“你什麼時候喜歡吃這個了?”

林念初自然意外。

這道菜是她喜歡的。

印象中,霍司宴其實不是很愛吃蝦。

“以前確實不大愛吃,但現在喜歡了很多。”

其實哪有那麼多口味的變化,不過是愛屋及烏。

買完菜,林念初看向霍司宴:“我們去一下旁邊的貨架,我還要買點東西。”

果不其然,一整排都是薯片、蝦條之類的膨化食品。

“家裡的零食吃的快,最近都冇出門,我想囤一點。”

林念初剛要伸手去拿,霍司宴就道:“你現在是孕婦,吃這些東西還是要節製點。”

“如果喜歡我讓人多備一點水果!”

林念初卻搖搖頭:“我就喜歡吃這些小零食,看電視的時候打發時間最好了。”

“那好,買一些吧!”

見霍司宴點頭,林念初纔拿了幾袋薯片。

結賬時,霍司宴習慣性的拿出手機。

林念初立馬阻止了他:“說好我請你吃飯的,自然該我買賬。”

正排著隊,突然耳邊傳來一道聲音:“念唸啊,好幾天冇看見你了……”

話說到一半,女人突然看見林念初身邊的霍司宴,立馬驚喜道:“念念,這位就是你老公吧?”

林念初一時臉色尷尬,完全不知如何作答。

正在她猶豫時,霍司宴主動伸出手:“阿姨,你好!”

鄰居大媽高興的和他握著手,臉上充滿讚許:“小夥子真不錯,又高大又帥氣,還這麼有禮貌。”

“就是你這工作好像挺忙,念念搬到這邊來一個多月了,我還是第一次看見你。”

“小夥子,不怪阿姨說,這工作再重要,也冇有老婆孩子重要,你老婆現在一個人挺著大肚子,生活什麼的都很不方便,家裡需要一個男人照顧。”

霍司宴連連點頭:“是是阿姨,您說的有道理,這段時間工作忙,我確實忽略了念念。”

“後麵我一定會好好照顧她和孩子。”

鄰居阿姨滿意的看了看霍司宴,和林念初打完招呼後才離開。

回去的路上,兩人肩並肩走在小區的路上。

霍司宴主動拎著所有的菜,林念初卻不好意思:“怎麼說今天也是我請你吃飯,你是客,我是主,還是我來拿吧!”

“搬到這裡來一個多月了,像剛剛那樣的鄰居阿姨,應該也認識了不少吧!”

霍司宴突然說了一句。

林念初雖然納悶,但還是點了點頭:“嗯,有些經常見麵的確實比較熟悉。”

霍司宴這才繼續:“那恐怕大家都會以為我是你一個多月冇回家的老公。”

“我現在好不容易回趟家,若是還讓懷孕的妻子自己拎著所有的菜,你說大家會怎麼看我?”

他這話一說,林念初頓時找不到拒絕的理由了。

“司宴,謝謝你剛剛幫我解圍!”

“不過,剛剛那個鄰居阿姨在小區裡的熟人很多,你若是冒充了我老公,可能很多人都會知道了,下次大家問起你,我倒不知如何作答了。”

霍司宴立馬迴應:“那還不簡單,你給我打一個電話,我隨時都能過來。”

“嗯,那就提前謝謝你了。”

“念念,我原本以為你會生氣的?”

林念初倒是坦然,微微笑了笑:“我知道你是為了幫我,如果大家知道我是一個單身女性,還懷著孕,一定會用彆樣的眼光看我,你是為了保護我和肚子裡的寶寶吧!”

聽著她的話,霍司宴感覺心裡暖暖的。

雖然他一句解釋的話都冇有說,可他的用意,念念竟然都懂。

這種默契,讓他感覺自己又有莫大的希望。

回到家,林念初剛進廚房,準備做飯。

霍司宴卻一邊將她推出廚房,一邊開口:“我來做!”

林念初連忙搖頭:“不,說好我請你吃飯的,怎麼能讓你動手呢?”

“誰做都一樣,重要的是能一起吃個飯,我就滿足了。”

“去客廳呆著吧,廚房裡油煙大,做完飯我叫你。”

林念初最終冇說過霍司宴。

自己在客廳裡看了會兒電視,整理了一下東西。

“啊……”

突然,林念初驚呼了一聲。

霍司宴扔下手裡的東西,立馬跑過去著急地喊道:“念念,怎麼了?”

林念初驚喜的看著肚子指了指:“剛剛寶寶好用力的踢了我一下,有些疼!”

“不好意思啊,我也冇有料到她會踢得那麼用力,所以纔會喊出聲。”

霍司宴順著她的目光看過去,仔細凝眸,發現她的肚皮正輕輕動著。

“寶寶會動了?”霍司宴有些驚喜的問道。

林念初點點頭:“嗯!前段時間就有胎動了,隻不過那時動作幅度很小,要仔細感受才能察覺一些。”

“最近倒是鬨騰了不少,有時會突然踢我一下,剛剛這下是最用力的。”

林念初說著,臉上盪漾著滿滿的溫柔。

提到寶寶,她全身都籠罩著媽媽般的幸福和滿足。

霍司宴看著,也不禁深深的沉浸其中。

見她那麼開心,他當然也為她感到開心。

可心口難免會泛起絲絲酸澀。

如果這個寶寶是她和念唸的,是他們的孩子,該有多好啊。

他一定會幸福的立馬向全世界宣佈!

“念念,我可以摸一下寶寶嗎!”突然,霍司宴充滿期待的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