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其餘三人也闖入了大陣之中

然而,大陣將四人分割成了不同的空間,但空間之中仍能交流。

望著白骨累累的大陣,三人不禁感到害怕

“哪有這麽殘酷的試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