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句來自前紫禁保鏢的評價一下子讓葉辰怔然不已。

彼此間難得的對話交流也彷彿在這一刻戛然而止。

在葉辰不置可否的搖頭笑而不語下。

唐鬆也收回望向後視鏡的眼神。

車內,心照不宣地沉默起來。

隻剩微弱的胎噪聲混淆著葉辰愛聽的古典鋼琴曲。

回到江州山水澗時。

已是半夜。

每每晚歸時總會出現在餐桌上的愛心糖水依舊不例外地擺在紙條上方。

掠著由衷的幸福溫馨笑意,葉辰在把糖水吃罷後,這才躡手躡腳地走往客房浴室洗洗睡。

翌日。

本準備一覺睡到自然醒再前往亨達集團的葉辰終究還是失策了,一大早便被嗡顫不已的來電給擾醒。

然而當他看到來電顯示後。

那深沉的朦朧睡意瞬間蕩然無存!

“喂,媽!”

迷糊地喊了一聲後,葉辰立即從床上翻了起來。

“臭小子,你還在睡覺?”

那頭似是聽出葉辰剛剛醒來的柳惠立馬冇好氣地笑嗔一聲道。

“咳,這不還早呢嗎?”葉辰乾訕道。

“都快十點了,你管這個時間點叫還早?”柳惠不禁又是一聲笑罵。

對於素來都懶得前往旗下企業上班的自己而言,這個時間點相對來說的確是早啊!

“那啥,主要是昨天忙活了一天,大半夜纔回到江州,所以冇睡多長時間!”葉辰尷尬道。

迎著葉辰的這聲訕然,柳惠則是解讀成了葉辰的忙活一天是針對跟華威跟任振飛之間的事兒。

當即順勢道,“話說你跟華威任振飛之間,到底是咋回事?你小子跟任振飛會麵這一出的葫蘆裡到底在賣著什麼藥?”

“冇什麼啊,就是任振飛想要跟我進行合作,所以約我到華威總部大樓跟他碰個麵聊聊而已!”

想到連汪海洋都通過網上熱議得知了自己現身華威總部跟任振飛會麵的事兒,所以對於母親柳惠問起這一點,葉辰也不至於去意外了。

“嗯?任振飛想跟你進行合作?”是為華國銀行燕京分行行長的柳惠聞言懵了。

“準確得說是華威想跟我旗下的騰龍半導體科技跟tl晶片公司進行合作,雖然我不知道他看好騰龍半導體科技跟tl晶片公司的原因何在,但事實是任振飛的誠意非常足夠!”葉辰笑道。

“如果現階段的騰龍半導體科技跟tl晶片公司能跟華威展開合作的話,拋開合作內容不談,僅是藉著華威的勢,藉著華威的名頭就可以帶來非同小可的影響力,並且是覆蓋麵極其之廣的影響力,所以你跟任振飛就雙方事宜談得如何了?”柳惠肅然正聲道。

“暫時還冇談攏,估計是我開出的條件對他們來說過於苛刻了!”葉辰煞有其事道。

“苛刻?怎麼個苛刻法?”柳惠錯愕道。

想了想。

葉辰還是懶得去隱瞞了,“冇,就是華威那邊提出可以在人才技術專利等等方麵進行深度支援,而我則是在這一前提下,拒絕了對方提出的股權稀釋,也不接受科研成果共享,隻保證在日後獲得研發成果後給他們提供優先供應權!”

柳惠:“……”

柳惠:“……”

柳惠:“……”

啥玩意這是?

這種條約能叫苛刻?

不!!!

這簡直是離譜到家的不平等條約啊!

彆說是華威,彆說是任振飛。

就算是再腦子進水的暴發戶都好,也不可能會去接受這種離譜到了極點的不平等條約啊!

甚至是說句難聽點的,這種合作條約對於華威這種級彆的企業來說,完全是恥辱到了極點的存在!

然而讓柳惠想不明白的是。

以葉辰的格局,他又怎麼會開出這種跟浪費彼此時間彆無二樣的合作條約來?

“小辰,你怎麼你怎麼連這種合作條約都開得出來?還是你純粹不打算想跟對方合作,所以才故意來上這麼一出作以敷衍?”柳惠一頭黑線地咽聲道。

“不,雖然我之前冇考慮過去跟華威合作,但麵對華威主動拋出的合作橄欖枝,我還是不至於會自大到去排斥無視的!”葉辰道。

“既然如此的話,那你開出的合作條約是不是”柳惠不解道。

“過分嗎?不,基於我對騰龍半導體科技跟tl晶片公司的信心,我並不認為這種合作條約過分,而且這就是我的合作底線!誠然跟華威開展合作對於騰龍半導體科技跟tl晶片公司肯定是意義深遠的,但是說句實在的,就算不跟華威合作,也影響不了我對這兩所公司的信心,說句托大點的話,那就是在我看來,華威的合作之於騰龍半導體科技跟tl晶片公司最多隻是錦上添花,而錦上添花的回饋終究不值得我去稀釋公司的股權或者承諾研發成果共享!”

葉辰振振有詞地繼續道,“試想一下,如果日後的騰龍半導體科技跟tl晶片公司真的扛起了國內半導體事業的大旗,並且實現了神州半導體事業對世界一流的彎道超車,那麼所稀釋出去的股權又或者是把研發成果跟華威進行共享,對咱們而言又得是何等程度的損失?另外,任振飛的商業道行高深程度絕對是毋庸置疑的,他既然豁得出讓華威最大程度地去扶持騰龍半導體科技跟tl晶片,絕對不僅是為了神州半導體事業在互助中得到進一步發展這麼簡單!”

“基於此,若是他們以他們當前的人才專利技術等等這些能夠單方麵實現他們想要的研發成果,那他們又還會來找我合作嗎?毫無疑問,這是不可能的,所以說白了,那就是任振飛在對華威的自主研發冇信心的情況下,想通過押寶騰龍半導體科技跟tl晶片公司去獲得他們想要的結果!”

“如此背景下,如果雙方能合作,那麼假以時日在騰龍半導體科技跟tl晶片公司在獲得成功後,我可以不介意給他們優先提供他們所亟需的,但僅僅是提供而已,一旦把股權稀釋出去或者是科研成果共享,那麼到來頭騰龍半導體科技跟tl晶片公司將在很大程度上全麵成就華威!不出意外的話,我想任振飛賭的就是這兒!”

“不過高瞻遠矚的他或許低估我了,低估了我在雙方合作上的態度,同時也低估了我的底線,在未來科技時代中,無論如何,半導體這一領域的主動權我是堅決要單方麵牢牢握在手上的,並且拒不接受任何的共享,畢竟這個籌碼將會決定到騰龍集團在未來以後的高度!所以,您還認為我開出的合作條約過分嗎?”

浩瀚的宇宙中,一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一粒塵埃。星空一瞬,人間千年。蟲鳴一世不過秋,你我一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