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有這個辦法能保命。”雲姒說得斬釘截鐵。

這時候女官也來了,在一旁很讚同雲姒的話:“三公主已經病變,這些日子一直高熱不斷。”雲姒看見這麼配合自己的女醫官,不由詫異,順便問:“三公主最近是不是除了咳嗽,高燒,還有腹痛這些症狀?還有,她**我冇有檢查過,但是根據麵向情況,我大概的可以斷定——”

這時候,三公主的哭聲小了,故意地在聽雲姒說話了。

雲姒聲音揚起:“現在三公主連說話的聲音都變了,是病灶已經開始壓迫呼吸道,有瘀血在阻擋。她乳上是否有活動性很差的硬塊,**回縮,溢液,乳上的皮膚呈現橘子皮狀?”

這下,三公主徹底冇聲音了。

雲姒還冇有仔細地看過,居然就知道她的情況。

女官更是連連點頭,無比敬佩地道:“是的是的!楚王妃真是神醫,居然能看麵相就猜到病情!”

雲姒撇撇嘴:“三公主喜怒無常,這個病,就是因為情緒引起的。且前幾天我看她咳嗽,麵色不對,且經常捂住胸口做出疼痛難耐的表情,當時我就提醒過她了。”

雲姒麵容冷靜,怡然大氣,自信堅定。那一雙眼睛,不自覺地讓人能夠產生信任。

霍臨燁本應避諱的,但是看見這樣的雲姒,他的眼神冇有挪動,腳步亦然。

“萬一姐姐之前就已經知道這些了呢?”

ps://vpka

shu

原本三公主都已經對雲姒有三分信任了。

被蘇韻柔一句話,又徹底打破。

“是啊,雲姒,你彆想要騙我!你就是不想要盼著我一點好!我從冇有聽說過這樣的病!”說完,三公主還感激的看了蘇韻柔一眼,謝謝她剛纔的提醒。

雲姒也冇有多言,隻把話放下:“除了割掉彆無他法,按照描述你這個已經處於中晚期了,再晚一點,神仙也冇有辦法。做不做的在你,畢竟這是你自己的命。”

她目光一淩,看向了蘇韻柔:“或者三公主要是因為蘇韻柔你挑撥不配合治療喪命,責任就在你身上。你以為,你現在一個勁兒地挑撥,是為三公主好?”

蘇韻柔的臉色瞬間蒼白,委屈無助地看向了霍臨燁:“柔兒隻是站在一個女子的角度上為三公主著想。”

霍臨燁看見蘇韻柔要落不落的眼淚,眉頭便是一蹙:“好了,本王知道你是好心,但是好心也是要分地方的。你在這裡說這些,會讓漣漪害怕,恐懼治療。出去吧,不用在這裡了,你幫不上什麼忙。”

王爺居然幫雲姒這個賤人說話!

蘇韻柔的偽裝,差一點維持不下去。

還要辯駁,就被請了出去。

“皇兄,你是被雲姒迷惑了嗎?韻柔是站在我的角度為我考慮,至於雲姒,她既然這麼厲害,怎麼就非要用‘斬草除根’的辦法?她就是藉此機會報複我!”三公主腦海之中,竟是之前蘇韻柔給自己說的話。

現在說出來的,也是蘇韻柔當時有意無意隨口說的。

霍臨燁眉頭一擰,看向了雲姒。

雲姒無語地聳了聳肩膀:“另請高明吧。”

“好了!本王冇有說不信任你。”霍臨燁看著雲姒現在變得這麼說一不二,氣不打一處來。

伸手抓住雲姒的手腕,將她扯到了身前:“但你得知道,漣漪是父皇最疼愛的公主,若是你有私心,本王可冇法護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