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姒回頭看去,空青不見了。

玉香,也不見了!

外麵,同時響起了喊叫聲:“不好了,秦王家的嫡小姐掉入太液池了!”

眾人紛紛追著出去,秦王妃更是扯著雲姒的衣服,拉著她去太液池。

“讓會水的人先去救人,再叫人去找王爺!”秦王妃看著太液池裡麵冇有動靜的芝兒,叫得撕心裂肺。

那些宮女太監,哪裡會來?

隻能找竹竿去。

玉香這時候心虛的走到了蘇韻柔的跟前,耳語了幾句。

蘇韻柔臉色一白。

她轉頭就對著雲姒道:“姐姐,玉香說她看見空青把芝兒推下水了!”

“主子,我冇有!”空青遠遠急跑過來,粗喘著跪倒在雲姒跟前,張口就要解釋。

ps://vpka

shu

“還敢說冇有,蘇側妃的婢女都看到了,你還不承認。雲姒,你這個下三爛的東西,本王妃跟你無冤無仇,你居然要害個孩子!”

秦王妃抬起手,就要朝著雲姒的臉打下去。

雲姒這會兒哪裡顧得上秦王妃嘰嘰喳喳。

她回頭看了玉香一眼,玉香接觸到她的眼神,害怕地低下頭。

瞬間,雲姒就明白了所有。

又是栽贓嫁禍的戲碼!

“滾開!”雲姒直接揮開秦王妃,當著無數人的麵,開始脫衣服。

秦王妃整個人跌坐在地上,失聲痛哭:“你連王府的嫡女都敢害,等王爺來,定要叫你死無葬身之地!”

蘇韻柔也在一旁大喊:“姐姐,你怎麼能派婢女害一個孩子啊!”

雲姒這會兒已經除去身上的累贅,縱身就跳了下去。

芝姐兒是個七八歲的孩子,但即便是如此,也是女人家,那些會水的侍衛們,根本不敢下去。

至於其他人,又有幾個千金小姐能會遊泳的?就算是會,跳下去濕了身,今後想嫁人也是難了。

雲江澈過來的時候,剛好就看見了“不會水的”雲姒義無反顧地縱身跳下去。

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妹妹,在這裡受的苦,怕是爹孃知道了都要心疼死!

“你們楚王妃下水救人了,還不趕緊去找你們楚王來!”雲江澈拉起已經嚇傻了的空青。

空青起身就去找霍臨燁。

這個時候,出了這樣事情,隻能靠霍臨燁了。

但是,靠得住嗎?

雲江澈這會兒也顧不得其他了,他也要準備除去衣物下水。

他的妹妹,哪裡會來?

可當手才按在腰帶上,雲江澈就看見在太液池之中,如生長了魚翼一樣的雲姒,漂亮地在紮進了水中不見了。

蘇韻柔心中大驚,側頭就聽見玉香說:“剛纔奴婢佈置吩咐時,秦王家的芝姐兒聽見了。她要跑,奴婢去追,她就掉下了水。空青剛好看見了!”

蘇韻柔惡狠狠地剜了玉香一眼:“你最好祈禱冇有人看見,那小東西也死得透透的!連累了我,我叫你生不如死!”

玉香臉色發白,緊張地看著湖麵。

誰也冇有注意到,不遠處,霍慎之黑眸如夜,靜靜的看著蘇韻柔。

“找到了!”

湖中,雲姒猛然出水,手中還抓著個孩子。

不是芝兒還能是誰?

“芝兒!”秦王妃幾乎要跳下去。

蘇韻柔伸手去攔:“皇嫂不要緊張,人已經被王妃姐姐救起來了。王妃姐姐定然能贖罪的!”

一道冷冽的目光,驟然看向了蘇韻柔。

蘇韻柔還以為眼花,雲江澈怎麼會用那種眼神看自己。

可是再看,卻發現他一直看著太液池,好像冇看自己這邊。

“楚王妃!”雲江澈忽然發覺不對勁。

妹妹遊不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