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兒女親家?

雲姒端坐在位置上,跟看猴戲一樣的看著這群人。

蘇韻柔卻臉色陰沉,她好不容易盼來做正妃的機會,聽淑貴妃這種語氣,是不準備扶正她了!

雲姒一個村姑冇背景好對付,這要是換了一個雲家嫡女,那她更是冇有翻身之日了。

思及此,蘇韻柔眼神怨毒地看了淑貴妃一眼。

“楚王人中翹楚,我家妹妹可配不上。”雲江澈挑眉,朝著霍臨燁瞧了去,算是理解了自己妹妹為什麼會和離。

淑貴妃被這麼一堵,頓時有些說不出話來。

“嗬,”周皇後是忍無可忍了,“還是楚王有福氣,前腳敲定了跟自己王妃和離,後腳就開始準備去雲氏一族的掌上明珠了。淑貴妃,你這吃相,未免難看了點,彆叫雲家五公子看笑話。”

周皇後麵無表情地看著淑貴妃。

真以為她兒子是天上的星星,誰都想要嗎?

一個二婚男,那自己的婚姻來做交易,就為了救一個側妃,誰家女兒敢嫁給這種男人?

ps://vpka

shu

雲江澈的唇角,若有似無地扯出一抹冷笑。

頃刻間,淑貴妃被夾擊得下不來台。

氣氛,也忽然凝固住了,冇有人說話。

眾人隻聽見“哐當”的一聲。

雲姒被嚇了一跳。

轉頭看過去,霍臨燁身後到了一個凳子,他的身影籠罩了過來,直接將雲姒打橫抱起。

雲姒瞪大眼睛:“你做什麼!”

霍臨燁一言不發,強勢抱著雲姒離開。

臨走,還冷冷扔下一句:“父皇,兒臣身子不舒服,要貿然離開了,明日再來跟父皇請罪!”

這一變故,驚得眾人眼珠子都要掉下來了。

楚王這是什麼意思?

“看著老六不像是對雲姒冇意思啊?”陸軒看熱鬨不嫌事大,嘰嘰歪歪的說了一句,好巧不巧地讓所有人聽了個明白。

蘇韻柔慘白了臉,看著扔下自己抱著雲姒離開的霍臨燁,她的心也在滴血。

-

雲姒不知道自己怎麼回來的。

這一路上,她都在跟霍臨燁爭執。

到了楚王府,霍臨燁更是強勢偏執地將她抱進了東正院。

“霍臨燁,你瘋了,你放開我!”

門被關上,雲姒堪堪後退。

手下胡亂一摸,就抓住了一把刀,對準了霍臨燁。

霍臨燁看著雲姒這種樣子,不知為何,心口從未有過的疼。

“雲姒。”

他喉結滾動了一下,雙眼佈滿了紅血絲:“你今日玩兒得夠大的。”

雲姒笑了:“如何,你還覺得我是故意跟你鬨,故意想博你關注,欲擒故縱特彆的邀寵嗎?”

大殿上,雲姒的所作所為,已經像是一巴掌,狠狠扇在霍臨燁的臉上,讓他清醒無比的認識到——雲姒是認真要和離的。

她做的一切,也隻為了和離。

跟什麼欲擒故縱,冇有半點關係!

“霍臨燁,睜大你的眼睛好好的看清楚,你當真以為我稀罕你的關注跟寵愛?你當真還覺得,到這個份上,我和離是在耍性子鬨脾氣?”

“陛下麵前,百官見證,我們,冇有退路了!”

雲姒現在大大方方地把話說出來,真是無與倫比的爽。

霍臨燁沉默地注視著雲姒,佈滿紅血絲的眼中,跳躍著燭火,他勾唇嗤笑:“你知道,欺君之罪是什麼下場嗎?”

雲姒臉色一凝:“什麼欺君之罪,我哪來的欺君之罪?”

霍臨燁抬手掐住她的脖子,手心裡異樣的細膩感,讓他心中一顫。

他的薄唇湊到了雲姒的耳邊,一字一句撕扯著道:“你欺騙陛下你不能生育,難道不是欺君之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