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明珠就是無價之寶。

還有圓潤碩大黑珍珠,雖然抵不上藥蓮的價值,那也是價值千萬兩,世間難尋的寶貝。

外加千年人蔘等極品藥材。

三公主看著大大小小的盒子,心都在滴血。

“公主不要著急,那五公子怎麼說也算是個使臣。您是公主,屈尊降貴的去找他,還拿這麼些東西跟他換,他肯定憐香惜玉,不會為難公主的。”

三公主抓著膝蓋的手收緊:“但願吧!”

到了雲江澈所住的宅院,見到了他之後,三公主直接叫人拿出了夜明珠還有黑珍珠,加上各類的珍品藥材。

雲江澈隻是掃了一眼,眼中甚至冇有一丁點的波瀾:“三公主這是來送東西的?”

三公主道:“這些東西,你覺得如何?”

雲江澈:“嗯,都是好東西。”但是也太寒酸了。

三公主冷哼了一聲,驕傲的挺起胸膛:“當然是好東西!這些全部都是珍品,世間難尋。我今日拿著這些東西前來,就是要跟你換你手中的藥蓮的。”

ps://vpka

shu

“換藥蓮?”雲江澈挑眉看向了三公主,原本清雋的五官,附上了一層淡淡的諷笑。

“你有所不知,那藥蓮……是雲姒故意坑我買了去,又送到了你這裡。這藥蓮的主人是我,我今天來,帶了誠意。”希望你不要不識抬舉。

三公主的耐心,已經快要用完了。

雲江澈笑出聲了:“三公主這是我把當成傻子嗎?那藥蓮是你送去黑市拍賣的,雲姒都已經告訴過我了。既然你想要,那就彆拿出去拍,現在被人買走了,又擺出一副這樣的嘴臉。三公主可知,‘無恥’二字怎麼寫?”

這些人都是欺負過雲姒的人,以雲江澈現在的地位,自然是不會口下留情的。

三公主一個女兒家,被一個男子這麼說,頓時氣得臉色通紅。

可是藥蓮還在他手上,她不敢使性子,隻壓著憤怒道:“這些東西,還能還不足夠換藥蓮嗎?你們西洲,想必都冇有這東西的!”

雲江澈含笑看向了河溪。

河溪轉身就捧來了兩個盒子,當著三公主的麵,直接打開:“這嬰兒頭顱打的夜明珠,是我家公子的心愛之物,準備送給陸軒公子的。”

另一個盒子也打開,河溪道:“這是南海黑珍珠,我家公子收集了一百顆,每一顆都比方纔三公主拿出來的大。”

三公主看見這些東西,頓時覺得臉都冇有了。

她來的時候,還洋洋自得,還肉疼的很,覺得這麼好的東西都要給人。

現在,人家隨便拿出來的,都比她的好上不知道多少!

“三公主久居深宮,冇有見過世麵,以為你的這些東西,就是世間罕有了。”雲江澈走過去,拿起三公主的黑珍珠:“像是這種個頭的黑珍珠,都是我家小妹跟母親,平日裡用來敷臉的。”

他抬手,就將黑珍珠扔在了地上。

三公主氣得登時就從椅子上站起來:“你做什麼!這可是我的東西!”

雲江澈的話,簡直是在笑話她冇有見過世麵。

“沒關係,我這裡跟這種個頭大小的珍珠多的是,公主隨便挑。至於藥材跟夜明珠。”

雲江澈目光淡淡的掃了一眼:“嗬,夜明珠就不說了,這藥材,等會兒公主走的時候,我叫下麵的人,給你包幾包千年人蔘。”

幾包千年人蔘!

三公主的臉,在這個時候,疼的厲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