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淑貴妃的臉色,頓時大變。

“你什麼意思?”

她不信。

完全不能信不敢信。

就連那些滿臉不屑的宮女太監,臉上都掛滿了驚訝。

霍臨燁的臉更是半點不好,定定的看著雲姒,仔仔細細的在雲家四個公子跟雲姒臉上來回看。

雲家四個公子模樣多多少少像雲霆風。

雲姒的眉眼跟蔣淑蘭年輕的時候很像。

但是蔣淑蘭這一年憔悴蒼老,消耗了不少的精神,兩人已經看不出相似了。

此刻在局外的霍慎之,垂眸淡淡一笑,深吸一口,又緩緩一歎。

霍影也是有些愁了。

ps://vpka

shu

這些雲姒是翻身了。

可是她跟自己主子……

唉!

“大周陛下不是讓我們去接我雲家的嫡女麼?”

雲承祖抬手揮開淑貴妃,眉眼之中皆是不屑。

他走到雲姒身邊,以守護者的姿態看著淑貴妃:“我雲家的嫡女,就、在、這!”

日光之下,雲姒一點點地抬起下巴。

他們幾個齊齊看著自家妹妹。

一年不見,六妹妹比之前,多了堅韌更鋒芒,絲毫不是以前那需要人保護的兔子花模樣。

他們的妹妹,長大了!

“不!”

淑貴妃先叫出聲。

她甚至滿臉的驚恐,狠狠地在自己手腕上掐了一把。

“她怎麼可能是雲家的嫡女?你們胡說八道!莫不是拿了個假的來騙我們?”

“‘雲家撐西洲半壁江山,的雲家嫡女的西洲一半’,為著這樣的戲言,你們居然好意思找這個一個人來冒充雲家的嫡女?怎麼,是害怕你們的六妹妹在大周,還有人強娶了她不成。要找,也要找個乾淨的,這可是個棄婦!”

淑貴妃不信,其他人更不信。

就連霍臨燁,也不信。

雲姒看著他們眼中的質疑跟冷笑,暗暗驚歎父親雲霆風作為家主的決斷力。

當初他們要是直接說出自己是他們的女兒,隻怕比現在好不得哪裡去。

現在好了,宗族耆老來了,所有人都能給她證明,她,是雲家的嫡女。

“淑貴妃,你要為你現在說出的每一句話,詆譭我雲家嫡女的每一個字,付出沉重代價!”

雲承祖抬手,吩咐其他人:“帶著姒兒上大殿,咱們雲家跟西洲皇族的有些理不清的事兒,現在應該整理清楚了!”

雲姒的紫色華服在日光下閃起耀目的光彩。

轉身之際,她甚至冇有看霍臨燁一眼。

霍臨燁看著雲姒的背影,搖搖頭:“九皇叔?”

淑貴妃也隨著朝著霍慎之看去,著急的話衝出口:“九王爺,陛下吩咐你把災星送進宮,現在災星跑了,你還不快去追回來!”

霍慎之甚至都不耐看她一眼。

霍影道:“我家主子可不是淑貴妃你一介貴妃能命令的。”

看著霍慎之也跟著離開,淑貴妃搖搖頭,又像是想明白什麼,臉上的著急之色慢慢退去,拉住霍臨燁,眼中全是堅定。

“我知道了,這雲家的真是好手段。弄毀了你皇妹的婚事,現在可能是聽見了我想要撮合你跟雲家嫡女,故意弄了個假的來哄騙我們。雲姒充其量隻是認的義女,不可能會是什麼嫡女!對,就是這樣的!”

霍臨燁定定看著淑貴妃。

他也難以相信。

可是……

“若她當真是呢?”

“怎麼可能!”

淑貴妃叫起來:“雲家的嫡女,何等尊貴,如何會以一個平民百姓的身份,嫁到大周來,給一個丞相府庶出的蘇韻柔做藥人給她喝血,甚至,彆你皇妹,乃至於被你楚王府的家丁欺負,都不敢言語一聲的?”

“她圖什麼?”

“圖每天一碗血,圖吃不飽飯,圖你對他冷眼,圖你打她?圖好日子過得太多,想要找點不一樣的?”

淑貴妃越說越覺得自己有道理。

而霍臨燁的臉色,卻越聽越難看。

“冇錯,我說的肯定冇錯!”

淑貴妃自我安撫著。

霍臨燁已經走出去了老遠。

隻有他霍臨燁自己知道,雲姒到底是圖什麼,才能在楚王府,在自己眼皮子下麵受罪一年。

如果她真的是雲家嫡女的話……也好!

這樣,父皇就不會阻礙他們在一起了。

霍臨燁腦中有萬千思緒。

短短的一路,走得長的他似乎都看不到儘頭。

他希望雲姒是雲家嫡女。

又希望她不是。

-

大殿之上,當雲姒踏入的那一刻,所有人聲音都安靜了下來。

朝臣們,貴女們,乃至於穩坐高位的武宗帝,都定定地看向雲承祖圍護的紫色華服女子。

“這就是雲家嫡女麼?”

離得太遠,武宗帝看不清。

雲姒低垂著頭,兩邊都有哥哥們護著,兩旁的那些朝臣,更是看得不太明白。

“真是我家六妹妹。”雲承祖的聲音,在大殿之中響徹。

在武宗帝身邊的德勝公公先笑道:“果然是雲家的嫡女,當真是通身的貴氣,老奴這麼一看,真覺得她像是陛下的嫡公主呢!”

坐在邊上的蔣淑蘭,臉都皺了起來。

武宗帝卻道:“確實是矜貴無比,雲霆風啊,你這女兒,隻怕是要把朕的公主,乃至於,把這大周的貴女們,都要比下去了。”

蔣淑蘭的臉,直接扭曲變形。

雲霆風隻淺淺一笑,朝著雲姒看去。

“雲家小子,你們且讓你們的妹妹上前來。”

雲承祖朝著雲霆風看了一眼,便讓開了一條道。

“姒兒,去吧。”

雲姒垂著頭,心中帶著些許冷笑,一點點的往殿前走進。

武宗帝看著她的輪廓,隱隱覺得熟悉。

直到雲姒一點點地抬起頭——

“雲家幺女雲姒,叩見陛下!”

“雲……姒?”

武宗帝挑眉。

周圍的所有人,在看清楚眼前的人是誰時,皆是一片驚恐。

“災星!這不是那個災星嗎?”

“她怎麼穿著雲家嫡女的衣服,跟雲家的嫡公子們在一起?”

“她現在,不應該被淑貴妃帶去斬首了嗎!她怎麼可能,是雲家的嫡女啊,是不是弄錯了?”……

議論夾雜驚恐,一聲高過一聲。

武宗帝抬起手,所有人安靜下來。

他目光發寒,緊緊看著雲姒的臉:“雲姒,雲家嫡女?”

雲姒一點點抬頭:“是,我就是陛下說的災星,雲家嫡女,雲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