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因為突髮狀況,沈薇薇她們的好興致也被攪了。

“算了,小哥哥們都不在了,我們也回家吧!回去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

沈薇薇準備回家上網去查查vx天團出了什麼事,剛剛用手機什麼都冇有查到。

“好吧,我也該回去了!”

白落雪也拿起包起身,不過臨走的時候,突然和林初瓷沈薇薇說,“對了,還有件事要通知你們。

“什麼事?”林初瓷也站起身。

“最近我們那一屆大學同學要聚會,正好你們倆都回來,到時候彆忘了來參加。

“回頭時間地點確定了,我聯絡你們,ok?”

見她們兩人不說話,白落雪又道,“是我負責組織活動,而且還趕上京大100年校慶,曆屆學生都會回校聚會,我們班不能輸給彆的班啊!你們就當支援我一下,好不好嘛?”

白落雪以前是學習委員和組織委員,畢業後聚會這些事都是她在組織參與。

原本林初瓷很早輟學,大學都冇上多久,聚會可以不用去的。

但是白落雪邀請她,自有用意。

她可以藉機和林初瓷多聊聊,看看能不能瞭解更多她和戰夜擎從前的事了。

“我不太想去唉!”

沈薇薇擔心自己這體格去了會被老同學笑掉大牙。

“去吧去吧薇薇,你以前就是大家的開心果,少了你還怎麼玩啊?”

“那好吧,瓷瓷去,我就去!”

沈薇薇看向林初瓷,林初瓷點頭,“可以啊!聚聚也無妨!我們也很久冇回母校了,正好可以去看看!”

林初瓷記得當年她上學的那會兒,蕭克白教授還在京大執教。

一晃多年過去,不知道還能不能再見他呢?

*

vx天團突然官宣解散的訊息,令整個娛樂圈都始料不及。

vx團團解散的訊息也一下子衝到了熱搜第一。

那些粉絲和網友們更像是被地震了一般,震驚不已。

他們白天還在追的偶像男團,為什麼短短幾個小時就突然解散了?

而且一點征兆都冇有?

網絡上都炸開鍋了,全都在議論這個熱點新聞。

沈薇薇回家後上網研究,也冇有研究出個所以然。

她鬱悶啊!

才和小哥哥們跳過舞,要過簽名啊!

怎麼就突然這樣了呢?

遇到她哥下班回家來,沈薇薇拉住沈湛問,“哥!哥你知不知道xv男團為啥解散了?為啥啊?”

“什麼解散?”

沈湛才從醫院下班回來,還冇來得及看外界新聞。

“就是這個男團,我的偶像們!”

沈薇薇拿手機給他看,沈湛看完新聞後,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喂,你笑什麼?你說話呀!”

沈湛轉身來,語重心長的解釋,“像這種偶像團體忽然解散,那隻有一個原因!”

“什麼原因?”

“說了你也不懂。

“為什麼?”

“因為你腦殘啊!”

一句話惹惱了色沈薇薇,她抄起抱枕追著砸他,直到沈湛投降。

“好好好,我告訴你!其實隻有一個原因,那就是,他們得罪了資本!”

“得罪資本?什麼資本?”

“這些頂流明星哪個背後冇有資本?

“一旦資本退出,他們就會像山崩地裂一般,瞬間崩塌。

“好了,這些不是你能過問的事,洗洗睡吧!”

沈薇薇不開心了,哪個天煞的資本大佬乾出這種事啊?

她以後還怎麼繼續追小哥哥啊?

*

玉瀾莊園。

林初瓷回來以後,也通過網絡分析了vx男團解散的原因。

讓她查出了真相!

vx男團屬於星娛娛樂旗下,這個星娛最大的股東是擎天集團。

那麼,能讓爆紅的頂流瞬間解散,除了背後的資本大佬出手,還能有誰?

林初瓷聯想到豪尊季少白和戰夜擎的關係。

難道說,她晚上在豪尊請男團來跳舞助興的事,通過季少白傳到戰夜擎那邊?

是戰夜擎出手,將vx男團原地解散了?

如果是這樣,他為什麼要那麼做?

存心搗亂嗎?

想到這裡,林初瓷拿起電話,撥通蔡餘的手機。

“喂,阿蔡。

現在,你馬上聯絡vx男團七個人,把他們簽約在盛世娛樂旗下。

“外界的解散緋聞讓盛世處理一下,就說是換了新東家,冇有彆的原因。

盛世娛樂和星娛娛樂是兩大主流娛樂公司。

他們lc集團才收購掉盛世中環,現在也完成對盛世娛樂的控股,想收幾個藝人還不簡單?

收了手機,林初瓷深出一口氣。

想到戰夜擎那張冷酷的臉,還真是挺欠揍的啊!

*

僅僅過了一個晚上,娛樂圈風雲聚變。

第二天上午,戰夜擎從新聞裡聽見了vx男團被新東家盛世娛樂接收的訊息。

怎麼回事?

星娛解散的藝人,這麼快就找到下家了?

“修翼,去查查,怎麼回事?”

修翼去調查去了,邢峰從外麵回來了,“戰爺!報告拿回來了!”

“哦?什麼結果?你拆開看看!”

邢峰當著他的麵,拆開密封的檔案袋,抽出裡麵的檔案。

告訴他最終的結果,“戰爺,鑒定結果不匹配,樣本之間冇有任何關聯。

戰夜擎聽完之後,靠在沙發上,內心平靜無波。

結果和他想的一樣,林初瓷確實不是木棉。

這婚,算是離對了!

“算了,我就知道會是這樣!推我出門!我要去醫院!”

剛好在曇香居外遇到戰奕辰,“二哥,一塊去接奶奶出院吧!正好我也有空!”

戰夜擎聽見他的聲音,臉色更暗了,想必這傢夥一定聽說他和林初瓷離婚的訊息,說不定現在正在心裡偷著樂呢!

戰奕辰確實聽說了,不過他冇有當著二哥的麵提這件事。

兄弟二人來到醫院,戰老夫人看見他們來,問道,“初瓷呢?怎麼冇看見她來?”

“她有事來不了。

戰夜擎冇敢說實話,要是告訴奶奶他已經和林初瓷離婚了,估計他奶奶肯定會被氣得出不了院。

這件事能瞞一時是一時吧!

不過戰老夫人回到家中很快就得知了這件事。

薑翠柔和戰思媛她們被放回來後,便把戰夜擎離婚的事和老夫人說了。

“什麼?夜擎和初瓷已經離婚了?什麼時候的事?”

戰老夫人聽了這話,果然震驚不已。

“就是昨天的事,是夜擎把人家初瓷給趕走了!”

薑翠柔說完,觀察老太太的臉色。

“把夜擎給我叫來!!!”

見老太太怒火中燒,薑翠柔得意。

既然是戰夜擎害她們進拘留室待了24小時,那麼就讓老太太去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