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戰夜擎眉心一蹙,“說!”

“曜曜小少爺跑了!他比我們想象的要厲害!騙我們做遊戲,結果把我們捆起來,現在他不見了!”

屋漏偏逢連夜雨!

林初瓷消失不見已經夠他抓狂了,現在連兒子戰淩曜也不見了。

如果冇猜錯的話,一定是曜曜那小子的餿主意,擺脫白龍他們,去找林初瓷了!

亦或者說,是林初瓷蓄謀已久,離婚之後,想要帶走兒子也說不定!

為今之計,隻有找到林初瓷纔有可能找到兒子!

“都去找林初瓷!一定要找到她!”

想到什麼,戰夜擎又下令,“封鎖機場和各出口,決不能讓林初瓷出境!”

他最怕的就是林初瓷再來一次玩失蹤,帶著兒子遠走高飛,又讓他找不到,可怎麼辦?

*

lc集團,總裁辦公室。

林初瓷一襲黑色禮服,靠在窗邊,左手擔著右手肘,右手輕輕搖晃著紅酒杯。

陽光落在她的頭頂,她沐浴在光裡,光照得她的髮梢彷彿都在發光。

她側目看著某個方向,正在出神的思考。

直到有男人的聲音,打斷了她的思路。

“林總,李曉梅向你道歉的視頻已經在京大論壇上釋出了,現在被加上火熱標誌,位居第一。

評論區都被踩爆了,都在爆罵李曉梅!”

“這是她應該承受的!”

“還有,林總蔡總你們快上網,那個林韻兒上新聞頭條了!標題是,京城三大美人之一林氏千金校慶典禮上震驚全場。

打開新聞網頁,第一頁出現的就是林韻兒的新聞。

新聞內容其實很正統,隻是在描述當時發生的事情。

但是,神回覆都在評論區。

[噁心啊,彆叫什麼三大美人了,改名叫京城第一屎人吧!]

[這大概是有屎以來,最屎情畫意的一屆校慶!]

[被屎包圍的林韻兒:我看不見我什麼都看不見,爾康你在哪裡?]

[哈哈哈,這次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吧!]

……

網友們都挺毒舌的,吐槽起來,毫不嘴軟。

林初瓷並不關注林韻兒的新聞,她終於想到什麼,美麗的臉龐上露出一絲驚訝。

“青霄,阿蔡!我想到了!霞姨當時臨終前口中說的那個詞,也許有可能就是離城!查離城!”

蔡餘馬上切換網頁,搜查一番,“老大!你看!”

林初瓷走過來,看著滿屏的藍花楹,勾畫出一幅藍紫色的夢幻場景。

“這些都是藍花楹!”

“對!離城的市花就是藍花楹!你說的雲氏香染坊在離城,他們用藍花楹做衣服圖案也很正常。

“我母親骨灰的失蹤,有冇有可能和v國離城有關?不然我收到的藍花楹代表什麼意思?”

蔡餘也不知道具體代表什麼,他又查到了和雲氏香染坊有關的內容。

“老大,我查到了這個,關於v國離城雲氏香染坊,有這樣一版傳說。

“什麼傳說?”

“相傳雲氏香染坊傳承了上百年,一百多年前,雲家的染坊也不過是個很小的手工作坊。

“據說雲氏香染當時可以出品一種帶有神奇香味的布料,隻要用這種布料縫製成衣。

“衣服上的天然香味,可以吸引蝴蝶。

“當時皇宮內一位不受寵的娘娘,便是在雲氏香染坊定製了一件衣服。

“那位娘娘在王宮宴會上跳舞,引來蝴蝶圍繞,從而被皇帝看中,重得聖恩,寵冠六宮,後被封為貴妃。

“而雲氏香染也被列為貢品,專為宮廷禦製。

“但到後來近現代,戰亂導致雲氏香染的冇落。

“後來,雲家丟失了祖傳的香染秘譜《宓香集》,再也製作不出那種神奇的香衣。

“不過雲氏香染坊現在依舊從事服飾設計,名氣還是不小的。

蔡餘說完看向林初瓷,林初瓷似乎沉浸在自己的回憶裡。

她小的時候,好像也聽過母親說過這個傳說故事。

年幼的林初瓷,也曾好奇過,這個世界上,真的有帶著香味的衣服嗎?

能夠吸引來繽紛的蝴蝶,該是多麼神奇的景象?

蔡餘還在科普,“《宓香集》就是雲氏香染坊的香染秘譜,傳說隻要集齊《宓香集》就有可能讓香衣重現世界,不知道真假。

林初瓷對那虛無縹緲的香衣並不太感興趣,她要知道的是,她母親和這些事物之間到底有沒有聯絡?

同學聚會時看到的那個送藍花楹的男人背影,還有校慶典禮上見到的花驚鴻身上穿著的藍花楹旗袍。

這些到底有冇有關聯?

還是在暗示她什麼?

到末了,林初瓷對蔡餘說,“想辦法安排人去一趟v國離城,看看能不能查到些什麼。

“好的!”

青霄看過手機說,“林總,斐洛已經把曜曜送來了,現在去賽馬場嗎?”

“嗯!走!”

林初瓷今天要親自教兒子騎馬。

京城近郊最大的賽馬場。

林初瓷拉著兒子戰淩曜的小手,邊走邊問,“曜曜,你會騎馬嗎?”

戰淩曜搖頭。

“今天媽咪親自教你騎馬,等下我們一起去選合適的小馬。

林初瓷摸摸兒子的腦袋,戰淩曜心裡很開心,今天是她和媽咪的二人世界。

冇有墨寶和小川,他可以單獨和媽咪在一起相處啦,太好了!

他們來到馬廄,林初瓷幫戰淩曜選了一匹棗紅色的小馬,戰淩曜很喜歡。

馬術教練幫戰淩曜綁好馬鞍,把他抱上馬,林初瓷先帶他適應適應。

教了半個小時左右,戰淩曜已經學會獨立騎馬了。

他的小臉上全是興奮的笑意,心裡在對媽咪喊:

媽咪你看,我學會騎馬了!

“我的曜曜真棒!等著媽咪!媽咪來追你咯!”

林初瓷跨上一匹白馬,打馬追去。

戰夜擎得知林初瓷在賽馬場的訊息,風馳電掣趕來這裡。

一行車隊停在賽馬場外,戰夜擎大步走進賽馬場。

來到這裡就聽見賽馬場上,傳來陣陣馬蹄聲。

循聲望去,隻見遠處一匹白馬飛奔而來,騎在馬背上的女人,一身紅裝,黑靴禮帽。

女人光彩奪目,英姿颯爽。

一騎絕塵!

認出對方就是林初瓷的時候,戰夜擎的心臟猛地漏跳一拍。

再一次的被這個女人驚豔了!

難怪戰奕辰會對騎馬時的女人一見鐘情,因為她的身上真的帶著一種致命的吸引力。

等白馬呼嘯而過,戰夜擎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的心,快步朝馬場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