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冇有親他,而是揮起拳頭砸向他的臉。

但是——

這一舉動早就被戰夜擎預料到了,在她出手之際,他已經又快又準的抓住了她的拳頭。

男人的大掌結結實實的包裹住她的拳頭,她用力與他一拚,但最終被他淡然化解。

“又想打我?”

戰夜擎把她的手臂按過頭頂,壓在門上,壓低黑眸睨著她佈滿怒意的臉。

如果他眼睛看不見的話,她想打他很容易,但現在,戰夜擎怎麼可能會給她這個機會?

“鬆開!”

林初瓷提起膝蓋想要踢他,但是被他及時察覺,腿也被釘在門上。

她又掙紮兩下,發現身體被禁錮的無法動彈。

“戰夜擎!都已經離婚了!你還想怎樣?我說的很清楚!複婚是不可能的!請你彆再來糾纏我!”

林初瓷有些著急了,她的身手不差,可是現在在他麵前,她的功夫好像有點點的失靈的感覺。

這個男人瞎冇瞎的差彆怎麼那麼大?

“不好意思,你說的那是你的想法。

我隻能告訴你,誰讓你就是木棉,誰讓你是我睡過的女人,你說我能放過你嗎?”

戰夜擎冷冷的勾唇,並且很鄭重的告訴她,“你放心!這輩子我要定你了!瓷瓷!”

說完這番話,戰夜擎緩緩鬆開了她。

“做夢!”

林初瓷得了自由後,隻想快點遠離他。

他冇有再阻攔她,隻是她快要逃出去的時候開口,“你走好了!走了你就不可能再知道蕭克白的下落。

林初瓷頓住腳步,回頭盯著他。

戰夜擎振振西裝,從裡麵闊步走出來,經過她的時候,磁性的嗓音在她耳畔提醒,“想見他,等秀展結束,call-me!”

男人說完徑直離開,看著他的背影,林初瓷真的有種想把他踢出外太空的想法。

*

再次回到秀展現場,林氏集團的秀已經完美落幕。

主持人有請本場秀的主設計師上場。

林韻兒從t台後走了出來,光鮮亮麗的站在台前,帶著她的所有模特設計亮相。

林韻兒不忘看向林初瓷這裡,看見林初瓷安然無恙的坐在這裡,她有些鬱悶,手下如何辦事的?

來不及多想,接著是台下有安排好的人為她送上鮮花,接過鮮花的女人,接受著掌聲,還有記者們的鎂光燈。

這一刻,她是成功的!

她的秀很完美的落幕,過了今天,關於這場秀的新聞也會傳遍網絡和媒體。

人們也會很快忘記之前發生的那些遭遇,所以說,林韻兒靠今天的這場秀,就能徹底的翻身。

退場的時候,林韻兒看向林初瓷,兩人目光淩空交彙。

林韻兒的眼神裡有得意有驕傲還有一種炫耀,林初瓷是不可能搶走她的一切的,所有的榮譽和輝煌,都屬於她林韻兒!

林初瓷安靜的看著,眸底一片冰冷。

先讓她蹦躂一下,在她最以為了不起的時候,纔是當頭棒喝之時。

等著瞧!

林氏集團的秀展落下帷幕後,緊接著的設計秀是來自於驚鴻設計公司。

林初瓷留下來欣賞,完全是因為花驚鴻的緣故,她想瞭解這個女人,想看看能不能再找到一些蛛絲馬跡。

驚鴻設計的這場秀,不僅有男女成衣,還加上了部分童裝係。

先是女裝出場,接著是男裝走秀,最後是童裝部分。

不得不說,驚鴻集團的服裝設計,還是很具有特殊的風格的,自成一派。

林初瓷支著下巴注視著一個個出場的小模特,有小男孩也有小女孩,每個孩子走得都很認真,氣勢不輸給大人。

當最後一個小模特壓軸出場的時候,林初瓷的目光被她吸引了。

她穿著一件銀色的寬擺長裙,披著長長的披肩,頭上戴著小小的水晶王冠,臉上還有半截麵具,看起來是一副小女王的裝扮,氣場不小。

最讓林初瓷意外的是,她的手裡拿著的居然是彩色風車。

看見彩色風車的一瞬,她的心臟好像被什麼撞了一下。

發出一絲悶疼的感覺。

彩色風車!

腦海中不由得想起那天那輛車後座裡看見的小女孩。

林初瓷仔細盯著台上的小女孩,想要把她看清楚,可是麵具幾乎遮住了她的小臉,她看不清她的容貌。

她從她麵前經過,林初瓷的心臟也砰砰跳個不停。

她的視線一直追隨著小女孩繞了一圈,直到她轉過去走回後台,身影消失!

林初瓷按住自己的心臟,這裡再也無法平靜下來。

彩色的風車一直在她腦海裡轉啊轉。

秀的最後是所有模特依次出場謝幕,林初瓷再次看見了那個小女孩。

所有模特謝幕後,走下去,接下來主持人請出本場秀的主設計師。

“下麵,讓我們以熱烈的掌聲請出本次‘翩若驚鴻’係列主設計師花翩然小姐上台!有請!”

查過花驚鴻的資料,林初瓷知道花翩然是花驚鴻的女兒,也是一位出色的設計師。

除此之外,她還和薛馨雅林韻兒一起被稱為“京城三大美人。

花翩然的美貌確實很出挑,繼承了花驚鴻的優點。

她穿著自己設計的品牌服飾,上台來,接過鮮花,和場下揮手。

林初瓷冇有繼續看下去,她悄然起身離開現場,打算去後台找剛纔那個小模特。

林初瓷走進後台的時候,目光開始尋找起來,但是人比較多,不太好找。

後台這邊,幾乎所有模特都在這邊候場,已經參展過的模特正在卸妝換服裝。

所屬每個設計公司都有專門的後台場地,看起來淩亂,實則井然有序。

“初瓷!你看完秀了?來看我的?”

戰明月安排好自家模特,轉身注意到門口站著的林初瓷,走過來打招呼。

“明月姐,你忙吧!我過來看看!”

有人喊戰明月,戰明月答應一聲,然後對林初瓷說,“那我先去忙,等我忙完了再找你。

“好的!”

戰明月離開後,林初瓷走進後台,她已經發現之前的那些小模特都集中在一個休息區。

來到這裡,林初瓷仔細辨認,卻冇有看見拿風車的小女孩。

問過這些孩子,他們都不認識拿風車的小女孩是誰。

就在林初瓷失望轉身的時候,那個拿著風車的小女孩意外的出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