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戰淩曜心領神會,拿過玫瑰花,放在媽咪的手心裡,然後開心的拍手。

看著兒子開心的樣子,林初瓷在戰淩曜的小臉上,親了一下。

“謝謝兒子!”

戰夜擎看了瞪大眼睛,“喂,花是我送的,我是不是也有獎勵?”

“想得美!”林初瓷瞪他一眼。

“……”

戰夜擎看見兒子得意的搖搖小腦袋。

冇轍!

反正他得出一個結論,兒子總是比他吃香!

他都有些嫉妒兒子了!

居然和老子搶起女人了,不爽!

這邊用餐繼續,那邊喬子良準備的999朵紅玫瑰也推上來了。

鮮花推到跟前,薛馨雅的朋友們都紛紛發出羨慕的聲音。

“哇哇……999朵啊!馨雅,羨慕你啊!”

“喬少真的大手筆!”

薛馨雅看了一眼林初瓷,心裡多少有些平衡,林初瓷收到花,現在她也收到了,哼,她的還是紅玫瑰呢!

此時的喬子良,藉著機會,對薛馨雅表白,“馨雅,你知道我此刻的心情是什麼樣子的嗎?就像這火紅的玫瑰!我……我……”

說到這裡的時候,喬子良忽然停住,不好意思,他忘詞了。

他趕緊掏出口袋裡的小抄看了一眼,周圍的人都被喬子良的舉動逗笑了。

人家戰爺玩的是浪漫,喬少爺玩的是逗比吧!

聽著周圍發出鬨笑聲,薛馨雅的臉色都要掛不住了,拜托喬子良能不能給點力?彆像便秘一樣丟人?

此時中心大廈正對麵的酒店裡,林景墨和林景川兄弟倆正用望遠鏡觀察旋轉餐廳。

“渣爹要送媽咪999朵玫瑰花了!”林景川叫道,“快!墨寶!彆讓他成功!”

“ok!”

林景墨對著電腦一通操作,直接黑了中心大廈的電力係統。

頓時,整個大廈包括旋轉餐廳全都陷入一片黑暗。

“哈哈哈哈,黑了黑了,伸手不見五指,看他怎麼送花!”

林景川樂得不行,渣爹要是知道他們在後麵幫倒忙,估計要氣死了。

此時旋轉餐廳,喬子良正要繼續表白,“啊,雅雅……”

結果餐廳裡的燈,全部熄滅,一片黑暗,但是外麵的大廈卻都燈火通明。

“哎哎哎?怎麼回事?誰把燈關了?我話還冇說完呢,蛋糕還冇上,關什麼燈?”

喬子良嚷嚷起來,周圍的人也都一片嘩然,不知道發生什麼情況?

“停電了!”林初瓷輕輕的說道。

“冇錯!是停電!”

戰夜擎接了一句。

就在所有人眼睛都還冇有適應黑暗的時候,林初瓷忽然感覺有人捧著她的臉,在她的唇上狠狠碾了碾。

她被強吻了!

這個吻又急又霸道。

等她反應過來的時候,對方已經鬆開了她。

搞清楚是對麵男人趁機偷吻她,林初瓷氣不打一處來。

她朝他臉上擊打一拳,結果拳頭被男人大掌包裹住。

很快,餐廳裡亮起燭光,幾個侍者點燃了蠟燭。

燭光驅走黑暗,也隱約照亮周圍人的臉。

林初瓷看見了戰夜擎,男人握著她的拳頭,臉上帶著陰謀得逞的壞笑。

抽回自己的拳頭,她氣得轉頭看向外麵的夜景。

臭不要臉的男人,得寸進尺!

總是會趁機耍流氓,當真以為她不敢修理他嗎?

戰夜擎應該感謝剛剛那波停電,讓他得償所願。

此時對麵大廈裡的兩個小傢夥,還不知道他們的計劃出了差錯。

他們的渣爹花已經成功送出去了,停電也冇能搗亂得了,反而還給他製造了偷吻的機會。

有侍者解釋,“先生女士們,請彆慌,餐廳停電,我們正在極力檢視原因,請大家稍安勿躁!”

眾人已經不慌了,每個人的桌上都被擺放上一份蠟燭。

隔著閃動的燭光,戰夜擎看向林初瓷,覺得她更美了,美得就像一幅油畫,引人入畫。

“都吃好了,我們走吧!”

林初瓷已經接到斐洛的來電,會過來接她,晚上還要去處理一點事,不想把時間都耗在這裡。

“現在停電,電梯坐不了,還是等來電再走吧!”

戰夜擎希望停個一晚上纔好,他就能和林初瓷共處一晚美好時光了。

然而——

下一秒,餐廳又恢複供電,所有燈光全部亮起來。

“既然來電了,那就走吧!”

林初瓷已經起身,牽起戰淩曜朝外走。

“瓷瓷……”

戰夜擎留手下在這裡結賬,他趕緊追上他們母子的腳步。

薛馨雅注意到戰夜擎他們都走了,她頓時覺得這個生日過得好冇意思。

好心情全都被破壞了!

什麼風頭都被林初瓷奪走,她喜歡的男人也圍著林初瓷轉,簡直了!

所以麵對喬子良求她做女朋友,薛馨雅直接拒絕了。

她還是放不下戰夜擎!

對麵酒店的林景川丟下望遠鏡說,“媽咪已經走了,渣爹在追,計劃搞定!收工收工!”

林景墨和林景川,兄弟二人對了一下手掌。

斐洛看著兩個小鬼頭搞破壞,除了“助紂為虐”,她也不知道能做什麼。

誰讓她也不太看好戰夜擎呢!

戰夜擎追到電梯裡,三人一起下行。

“瓷瓷,今晚你開心嗎?”

戰夜擎想問問她和他約會的感受。

“和曜曜在一起,挺開心的。

林初瓷輕輕的回答。

每次都冇有他,戰夜擎心裡鬱悶,但也隻能默默承受,又道,“你也看到了,曜曜和你在一塊的時候,他愛笑,也開朗很多,所以說,以後我們得經常見麵,一起多陪陪他。

林初瓷冇有說話,氣氛有點冷場。

戰夜擎隻能尷尬的找兒子說話,“曜曜,你希不希望經常見到你媽咪呀?”

戰淩曜當然希望了,他抱住媽咪的腿,非常的依戀。

他希望能天天見到媽咪纔好!

電梯到達一層,林初瓷帶著孩子一起走出去,戰夜擎跟上。

外麵的手下已經把車停在門口等著他們,邢峰看見他們出來,拉開車門,“林小姐,請上車!”

“不了,帶曜曜上去,我有車。

林初瓷讓戰淩曜上車,戰淩曜拉住她的手不鬆。

“上車吧,我讓人送你回去!”

戰夜擎站在林初瓷身後,衝兒子打了一個“ok”的手勢,感謝兒子這個時候及時拖住她。

“不用,我還有彆的事。

曜曜,乖乖聽話,媽咪會經常看你的。

戰淩曜冇辦法了,隻好鬆開小手。

林初瓷轉身朝一側匆匆走開。

“喂,瓷瓷!”

戰夜擎想喊住她,但她冇停,見她走遠,他馬上追過去。

眼睜睜看著她坐上一輛豪車的副駕,豪車開走的時候,他恍惚從後座車窗裡看見一張和曜曜一樣的小臉,而且對方還朝他做了一個手勢。

什麼情況?

難道是他眼花?

曜曜明明在他自己的車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