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想到孩子早晚要被他知道,林初瓷也冇有再做阻攔,“好吧,可以帶你的去。

但我想問問,你去了又怎樣,能看得見嗎?”

戰夜擎:“……”能不能彆專門往他傷處捅刀?

前麵的邢峰快要憋瘋了,這句話也是他想問的啊!

戰爺,您這個樣子,能看見啥呀?

“雖然我看不見,但我可以摸得著。

戰夜擎就是想要打入他們的內部,融入她和孩子們的生活,至少讓他感覺一下,他有兩個兒子的感覺是什麼樣的?

林初瓷冇有反對,戰夜擎趕緊吩咐邢峰開車。

車剛回到市區,林初瓷忽然接到蕭默的來電。

“喂?蕭默?找我有事?”

“初瓷姐,你能來一趟嗎?我在整理我爸的遺物時,發現了一些東西。

“好,我馬上過去。

林初瓷掛了電話,把情況告訴戰夜擎,戰夜擎當即吩咐司機,去蕭家。

來到蕭家,戰夜擎等在車裡,林初瓷進去見蕭默,“你發現了什麼?”

蕭默把一個袋子遞給林初瓷,“這個是我從我爸屋裡一個暗格子裡發現的,我見是一個冇有拆封過的大信封,寫著你的名字,所以我想著拿給你,看看有冇有什麼幫助。

“蕭叔叔寫給我的?”

林初瓷接過袋子,拿出檔案袋來看上麵的字跡,看過之後,露出詫異的神色,“這是……這是我母親的字跡……”

她驚訝的看向蕭默,蕭默想了想,“會不會是唐阿姨轉托我爸爸交給你的?”

“有可能!”

林初瓷拿著檔案袋,感覺裡麵有點份量,心裡很是激動,母親留給她的,為什麼她在世的時候不直接轉交給她?

“謝謝了蕭默,我先走了,有什麼需要幫助的,直接和我聯絡。

林初瓷拿上東西,和蕭默道彆,走出蕭家大門。

回到車裡,戰夜擎問道,“蕭默給你什麼東西?”

“一個檔案袋,可能是我母親留下來的,托蕭叔叔保管的。

“拆開看看裡麵有什麼?”

豪車上路,林初瓷深吸一口氣,撕開袋口,從裡麵抽出東西。

裡麵有個比較厚的本子,像是日記本,還有個書本大的長方形的木匣子,雕刻著精美的花紋。

日記本的封麵已經發舊泛黃,林初瓷翻開來看,扉頁是娟秀的字體寫著她母親的名字。

確實是她母親的日記!

內容很多,時間跨度也很長,大概是從她母親年輕時候開始記錄的。

林初瓷需要回去好好細細的讀一讀。

收好日記,林初瓷又打開雕花木匣子,看見裡麵是一層油紙包著的東西,小心翼翼的展開,她看見上麵是一本書的封麵。

赫然寫著:

【宓香集】

看到這三個字的時候,林初瓷腦子一炸,恍然覺得心中像是響起一麵驚鑼。

嗡——

嗡鳴聲,持續作響很久,久到戰夜擎問她,“看到什麼了嗎?怎麼不說話?”

林初瓷又輕輕的翻動裡麵的書籍,但是發現,這個《宓香集》隻剩個半本上卷,還有後半部不知道在哪。

但是在她母親的東西裡發現了這個《宓香集》,太令人不可思議了。

“戰夜擎,你聽說過v國離城的雲氏香染坊嗎?”

“我聽說過,怎麼了?”

“關於雲氏香染坊有個傳說你知道嗎?”

“說是得到雲氏香染秘譜《宓香集》就有機會讓雲氏香衣重現於世,我對這個也挺感興趣,稍有研究。

怎麼了?為什麼突然問起這個?”

“我懷疑我母親離奇消失的事,和雲氏香染秘譜肯定有著很大的關係,到底是什麼,等我研究研究再說。

林初瓷收起木匣子的秘譜殘頁,一時間心裡複雜至極,想了很多。

如果她母親和雲氏香染秘譜有關,那麼她的失蹤就好理解了,一定是有人想要得到這個秘譜,才暗中動手腳,抓走了她也有可能!

也許,隻有搞清楚這雲氏香染秘譜隱藏的秘密,纔有可能揭開真相了!

豪車最終開進玉瀾莊園,戰夜擎的心情開始激動起來,馬上就要和另外一個兒子正式見麵了。

想想都覺得開心啊!

豪車停在彆墅前,邢峰下車先為林初瓷開車門,然後又過來把戰夜擎接下車。

“這裡是玉瀾莊園嗎?”戰夜擎問道。

“是的,戰爺。

已經到了!”

“嗯,難怪空氣這麼新鮮!”

戰夜擎深深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氣,覺得肺葉好像都舒展開來。

邢峰心裡吐槽,戰爺,您這是因為愛屋及烏啊,林小姐家的土吃起來都是香的,信不信?

此時樓上的三個小傢夥聽見引擎聲,從窗戶看下去,看見他們媽咪回來了。

“是美瓷瓷!”

“媽咪回來了!”

三個小傢夥都很高興,不過林景墨和林景川看見渣爹也來了,馬上拉響警報。

“不好!渣爹也來了!墨寶,快準備!”

林景川直接從桌子上跳下來,跑去找自己的裝備了。

“曜哥!怪物來了!你也快點加入我們!一起戰鬥!”

林景墨也趕緊去找防禦裝備,戰淩曜看著兩個弟弟對他爹地成見那麼大,心裡歎氣。

他很想告訴他們,他的爹地不渣的,也不是怪物,是個好爹地!

林初瓷先一步走進彆墅,冇看見孩子,客廳是空的,她猜測孩子們可能在樓上。

回頭見邢峰扶著戰夜擎到門口,林初瓷說道,“邢峰,你先扶你們戰爺坐下等等,我上樓去一下。

林初瓷得把拿到的東西先妥善保管好才行。

“好的,林小姐。

戰夜擎手裡撐著導盲杖,在邢峰的攙扶下走進彆墅來。

然而,就在這時,從樓上跑來兩個小孩子。

邢峰瞧見了,說道,“戰爺,是兩個小少爺,他們都下來了!”

“是嗎?”

戰夜擎看不見,但是可以聽見孩子們跑過來的腳步聲。

兩個小傢夥從樓上跑下來,全都戴著麵具,裝扮成小奧特曼,個個抱著超大號的水槍,朝戰夜擎衝過來。

“戰爺,您要當心啊!”

邢峰看見兩位小少爺來者不善,瞧那架勢,估計今天夠戰爺吃一壺的!

“什麼?”

戰夜擎不知道邢峰說的什麼意思?

讓他當心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