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憑什麼讓我們離開?這玉熙堂你家的?”

戰明月覺得薛馨雅就是這點討厭,仗著自己家世背景,就想對彆人指手畫腳的。

“不是我家的,但是我媽咪和玉熙堂的老闆楚總是好朋友,所以呢,我們先來,你們就彆再硬著頭皮往裡擠了!”

“不好意思!我們今天還就在這裡做定了!”

戰明月一把推開薛馨雅,拉著林初瓷到沙發上坐下來。

薛馨雅氣不過,端起桌上的果汁杯,朝戰明月潑來。

林初瓷眼疾手快,反手一打,果汁全都潑在薛馨雅自己的臉上和衣服上。

“啊——”

薛馨雅驚叫一聲。

“哎呀,你們乾什麼?”

薑麗婉看著女兒被弄了滿身果汁,氣不打一處來。

“明月,好歹薛家和戰家有些交情,你怎麼能這麼對我們小雅?”

“我怎麼她了?她自己潑自己一身還想來怪我?”

剛剛林初瓷出手太快,快到周圍的人都冇看清楚怎麼回事。

薛馨雅都快哭了,拉她母親的袖子說,“媽咪,你聯絡楚總,把她們弄走,我一點也不想看見她們!”

“知道,我來打電話。

薑麗婉氣憤不已,去電給楚玉熙,說有人在她玉熙堂搗亂,讓她安排人把人轟走。

楚玉熙念在交情份上,答應通知保安過來處理。

不多時,門外進來五六個保安,保安們個個氣勢沉沉,“誰在玉熙堂搗亂?”

“是她們!看她們把我女兒潑的,讓她們離開這裡!”

保安隻是奉命行事,過來請人,“兩位,請離開這裡!”

戰明月看不下去,起來理論,“你們有冇有搞錯?果汁不是我潑的好麼!我們什麼時候搗亂了?監控看冇看就讓我們走?”

“還用看監控嗎?你們害我這麼狼狽!我不想看見你們!我媽咪是這裡的最高等級鑽石卡會員,有權利要求你們無條件離開!”薛馨雅蠻橫道。

“嗬,鑽石卡會員又怎麼樣?我也是這裡的金卡,憑什麼不能來?我們今天就是不走了,能拿我們怎麼辦?”

戰明月要不是看在兩家世交的份上,早就上手揍薛馨雅了。

“金卡算什麼?也得給鑽石卡讓路!保安!把她們轟走!”薛馨雅氣急敗壞道。

“慢著!”

就在保安要上來時,林初瓷開口問道,“是不是隻要會員卡的等級越高,說話的權利就越大!鑽石卡比金卡要厲害是吧?”

薛馨雅抬起下巴,傲慢道,“那當然!鑽石卡就是玉熙堂最高級彆!”

“是嗎?我怎麼聽說,玉熙堂還有黑金卡呢?黑金卡纔是最高級彆的會員卡吧!”林初瓷說道。

“傳說是有黑金卡,但那是給玉熙堂榮譽會員的,而且,限量,全國不超過5張。

不是什麼人想辦都能辦到的,得看身份和收入!黑金卡的收入要求,至少要過百億身價!你有嗎?”薛馨雅冷嗤一聲。

林初瓷聽完之後,不緊不慢的從包裡掏出一張玉熙堂的黑金卡。

“剛好,我這裡有張黑金卡!”

林初瓷忽然拿出黑金卡,讓周圍的人都驚訝起來。

戰明月都冇有想到林初瓷居然擁有黑金卡,驚訝的看了看她,她發現她家弟媳深藏不露啊!

“什麼?你有黑金卡?這是真的假的?”

薛馨雅和薑麗婉母女二人都震驚的叫起來。

薑麗婉否認,“不可能!那肯定不是真的!彆想來忽悠我們!”

“是不是真的,讓服務員查下便知!”

林初瓷將卡交給服務員,服務員在係統上查,查過說道,“冇有!我們這裡係統冇有會員資訊。

“哈哈,弄個假卡來冒充!保安,你們還不趕緊把這種招搖撞騙的騙子抓起來?”薛馨雅幸災樂禍道。

保安猶豫,林初瓷又道,“查不到資訊很正常,你可以聯絡你們楚總求證一下!”

服務員聽了馬上撥打楚玉熙的電話,果不其然,得到了證實。

“對不起林小姐,我們怠慢了,您確實是我們玉熙堂的黑金卡會員!二位可以到貴賓室休息!”服務員過來請她們。

“什麼?卡是真的?”

薛馨雅的笑容僵在臉上,此時內心形容不好有多震撼。

林初瓷居然能辦得到玉熙堂的黑金卡,難道她真的身價百億,還是說,那卡是戰夜擎送給她的?

“既然我的卡已經被驗證為真卡,那麼現在,可以請她們離開了吧!”

林初瓷看向保安,保安明白,直接來請薛馨雅和薑麗婉,“不好意思,薛夫人,薛小姐,請配合!”

到了這一刻,薛馨雅和薑麗婉母女二人再也冇有剛纔的囂張氣焰。

可是她們依舊不肯離開,最終被保安趕出玉熙堂。

兩個煩人的女人被趕走了,戰明月直呼痛快,不忘朝林初瓷豎起大拇指,“初瓷,你也太厲害了!”

林初瓷輕輕一笑,跟著服務員走進貴賓室,接下來玉熙堂會給她們提供最好的服務。

做spa之前,林初瓷提出要求,“麻煩幫我問問你們楚總,她什麼時候有空?我想見她!”

“好的,我們馬上幫您約!”

等林初瓷和戰明月做完spa出來,服務員過來請她,“林小姐,我們楚總過來了,我帶您過去!”

“好,謝謝!”

戰明月在外麵等她,林初瓷跟著服務員去了辦公室。

在玉熙堂的辦公室裡,林初瓷見到精明強乾的楚玉熙。

一身寶藍色職業套裝,職場女強人的裝扮,看起來保養的也很不錯,是個雷厲風行的女老闆。

“lc集團蔡總推薦的那位神秘客戶就是你,林初瓷小姐?”

“幸會,楚總。

林初瓷伸手與她握手。

“我知道你,你如果冇離婚,我還應該叫你一聲戰太太。

但不知道你想見我,是有什麼事?”

楚玉熙在打量林初瓷,對她比較好奇,以她敏銳的商業眼光來看,林初瓷的身份絕不簡單。

拋去她和林家的關係來看,她背後的靠山一定非常的強大,竟然能讓lc集團蔡總為她做引薦,不得了!

“無事不登三寶殿,我來找楚總是有個不情之請,我希望在林氏的股東大會上,楚總能夠投我一票,支援我!”林初瓷表明來意。

楚玉熙聽完,抱起手臂,一副置身事外的態度問,“嗬,原來你想要回林氏,所以想拉攏股東,但你應該知道我和林夫人關係,你認為我會幫你?我隻能說,你求錯認了,請回吧!”

楚玉熙下了逐客令,但林初瓷的字典裡從冇有“退縮”二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