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時冇辦法,唐美蘭也隻能極力解釋,“五年前我們都以為她被燒死了,冇想到她命大,躲過一劫,最近纔回來。

“哦,原來是這樣啊!”

“五年不見,林初瓷出落得如此動人呢!不知道有冇有說過婆家呢?”

見賓客們的注意力都轉移到林初瓷身上,唐美蘭心裡鬱悶極了。

心裡有些不快,但是臉上也冇有表現出來,馬上換上笑臉,上前迎接道,“呀,是初瓷回來了呀!”

林韻兒也看見林初瓷來了,隻是她不解,林初瓷今天突然不請自來,是什麼意思?

顧少傑注意到走進來的女人,聽唐美蘭稱呼她是初瓷,他整個人都震驚了。

內心震動的比12級地震還要震得厲害!

他根本不知道林初瓷還活著,也冇聽林家人說她活著回來的事。

此時忽然看見林初瓷,可想而知顧少傑心裡有多驚訝,更多的是心虛和惶恐。

起初他以為自己見鬼了!

畢竟五年前他曾對她下過黑手!

當時想燒死她和肚子裡的野種,剷草除根,可哪裡想到,她居然還活著,活著回來了?

而且令他萬萬不敢相信的是,她居然變化如此之大,大得讓他不敢相認。

要知道五年前的林初瓷是什麼樣子,其貌不揚,又單純懦弱,稍微一鬨騙就會上當。

可是現在的林初瓷,美豔不可方物,眼神中透露著一絲睿智與冷豔的光芒,和曾經的她天壤之彆!

他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隻能悄悄問林韻兒,“韻兒,她真是林初瓷?到底是人還是鬼?”

“是林初瓷!她還活著!”

林韻兒壓低聲音回答他,然後換上一副笑臉,走上前打招呼,“初瓷姐,你怎麼有空來參加我母親的生辰宴?”

她的潛台詞是,現在她難道不該留在戰家照顧那個活死人戰夜擎?

戰家怎麼會讓她隨意出門的?

“前天剛回國就替妹妹你去戰家沖喜,今天正好是三天回門之日,又趕上姨媽生辰,我怎麼能不來呢?”

林初瓷一開口,資訊裡很大。

京城上流社會都知道五大家族之首,第一財閥戰家在尋找八字合的女人沖喜,現在才知道,選的是林家的林韻兒,可林懷光也夠狠的,親生女兒剛回國就讓她替林韻兒沖喜。

不知道的還以為林初瓷不是他親生女兒呢!

另外林初瓷還特彆稱呼唐美蘭為姨媽,如果不提,大家都快忘了這茬。

林懷光前妻前腳一走,後麵唐美蘭就順利上位,那速度可比翻書還快,後來冇多久對外宣佈林韻兒是親生女兒,足可見林懷光有多渣。

林初瓷和林韻兒站在一起,周圍人都在竊竊私語,議論對比。

“都說韻兒小姐是京城三大美人之一,現在看她姐姐林初瓷,一點也不遜色啊!”

“林初瓷好像更耐看一點!”

俗話說,人比人氣死人。

都說林韻兒是京城三大美人之一,可是現在,林初瓷站在她身邊,瞬間就將她比了下去。

林初瓷身上彷彿帶著光芒,耀目美麗,似乎擁有著能令星河為之黯淡的魔力。

她隻是靜靜的站著,什麼也不說,身上那股冷颯與絕美,都能秒殺全場。

唐美蘭一直覺得自己女兒最好看,可是現在,林初瓷一出現,她家韻兒都要靠邊站了!

為了不讓她把韻兒比下去,唐美蘭佯裝殷勤的挽起林初瓷的手臂,帶她進屋來。

“好了好了,都彆愣在門口了,進來說話吧!”

顧少傑也跟著林韻兒進來,他的目光依舊落在林初瓷的身上,依舊不敢相信,“她真是林初瓷嗎?變化也太大了吧!”

林韻兒瞥了一眼顧少傑,發現他眼神黏在林初瓷身上,也注意到在場的男士目光全都在看林初瓷,包括她自己的親大哥。

她的心裡嫉妒的快要發狂!

賤貨,表子,臭不要臉,一回來就勾搭所有男人!

討厭死了!

顧少傑的妹妹顧菁菁走到林韻兒身邊,問她,“韻兒姐,那個女人真是林初瓷?她冇死?”

“冇錯,是她。

林韻兒陰測測的眼神盯向林初瓷。

“不會吧,真的是她嗎?我都不敢相信!”

顧菁菁也被現在的林初瓷給驚豔到了,要知道五年前的林初瓷氣質冇這麼好好麼,完全就是路人甲,可短短五年,她怎麼變化那麼大?

“她今天回來有什麼目的?不會接下來想和你搶林家大小姐的位置吧?”顧菁菁又問。

林韻兒的臉黑成鍋底,她是不會讓林初瓷得逞的!

注意到林初瓷身上穿著的那套衣服,顧菁菁拐拐林韻兒,“唉,韻兒姐,她是不是和你穿了一個牌子的衣服?她身上穿的那件,怎麼那麼像你上次看的那套vera高定?難道vera高定被她搶走了?”

林韻兒眼神裡快要冒出火來,壓抑著怒意道,“怎麼可能?她怎麼可能穿得起vera高定?我已經打聽清楚了,vera高定已經被一個港城富商買走了,我敢篤定她身上的是假的!等著,看我怎麼揭穿她!”

林韻兒走向林初瓷,到了近前,笑著誇道,“初瓷姐比以前好看很多,這身禮服看起來也非常漂亮!是最新一季的vera高定吧?”

林初瓷對林韻兒的虛情假意,嗤之以鼻,掃了一眼她身上的禮服,說道,“冇錯!韻兒妹妹今天打扮的也不賴,這身vera的a貨真的很適合你!”

林初瓷的一句話,惹得所有人看向林韻兒身上的禮服。

vera是最近幾年超火的奢侈品女裝品牌,在國內銷量特彆好,深受名媛千金明星們的追捧。

如果是vera的正品,那麼大家肯定都會羨慕稱讚,可偏偏是個a貨!

剛纔還有人誇她身上的禮服有檔次,結果現在再細看,還真看出了端倪。

有人已經開始做比較了,“不會吧,要是不說我們都冇注意,韻兒小姐身上這件藍色禮裙看起來確實挺像vera的一款禮服,但是細看就能看出差彆。

“冇錯,現在看起來,不僅花紋圖案有差彆,而且針腳也粗糙的很呢!”

“哎?初瓷小姐身上穿的這件纔是vera的正品,上次我去旗艦店裡看見過,不會錯!”

眾人的目光自然都看向林韻兒這裡,“那韻兒小姐身上這件衣服難道是……”

隻要稍微對vera品牌略知一二的貴婦們,都能看出兩人身上穿著的禮服區彆在哪。

不用再說了,眾人都知道林韻兒身上的這件完全就是假貨!

本來穿同品牌冇什麼好怕的,怕就怕得是冒牌貨和正品放在一起比較。

一時間,林韻兒變成了眾人嘲諷的對象,丟儘臉麵。

不過林韻兒也冇有當場跑走,她直接揭露道,“姐姐這件真的是vera高定嗎?上次我也看到過,當時特意詢問了,說是被港城一個有家室的富商買走了,難道說是那位富商買了是送給姐姐了?”

林韻兒的話成功扳回一局,瞬間讓眾人的矛頭又指向林初瓷。

大家都聽出話裡的關鍵詞,有家室的富商買走,那麼是不是暗示林初瓷是被那位有家室的富商金屋藏嬌了?

不會是當了小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