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既然我們猜測是和v國離城雲氏香染有關,是不是應該去調查雲家?查一查你外婆當年離開離城的原因?”

“冇錯,是應該要去調查,我記得霞姨臨死前的遺言就是,不要去離城。

她為什麼這麼說?為什麼不能回離城?離城到底發生過什麼?看來我得好好研究一番!”

“這件事交給我,我先幫你查清楚現在雲家的狀況再說。

“好!”

搜查過黑鷹的住處,戰夜擎送林初瓷回去。

車到半路,戰夜擎接到手下的來電。

“戰爺,剛剛得到訊息,凶犯黑鷹襲擊警方,製造混亂,趁機逃脫,現在下落不明。

“什麼地方出事的?”

“齊河路檢察院。

“好,我馬上到!”

掛斷電話,戰夜擎直接在原地急刹車,猛掉頭,朝齊河路檢察院開去。

林初瓷剛剛也聽見車載電話內容,得知黑鷹逃走,她很擔心,“這下糟了,黑鷹要是逃走,未來不知道他會做出什麼來!”

現在說什麼都已經來不及了,戰夜擎以最快的速度趕到齊河路檢察院。

戰夜擎和林初瓷從車裡下來,跑向檢察院,來到這裡他們看見檢察院附近道路被封鎖,路上停著不少警車和救護車。

救護人員將受傷的警員陸續從裡麵抬出來。

剛好這時,薛靖宇帶著隊員們匆匆趕來,下車後,他徑直朝檢察官崔岩跑去。

崔岩也與凶犯搏鬥過,但不是對方的對手,他的額頭受傷,正在錄口供。

薛靖宇一把揪住他的領口,“我說什麼?重要凶犯應該嚴加看管!你們非自作主張!現在看見了吧?那是普通的凶犯嗎?那是連環凶殺案殺人魔,那個傢夥是個瘋子,他是一名頂級殺手!最擅長的就是格鬥和逃生!”

原本很有氣勢的檢察官崔岩,信誓旦旦要把凶犯帶回來審查,此時也低下頭,“我很抱歉!”

“抱歉有什麼用?重要的是把凶犯追捕回來!”

薛靖宇壓力很大,好不容易破獲重案,警方纔對外通報。

可幾個小時之後,就在移交檢察院的時候又讓凶犯逃走,這訊息傳出去,會給外界造成多大的恐慌?

薛靖宇吼完之後,丟開崔岩,立馬開始展開偵破工作,吩咐自己的隊員,“你們幾個去調查附近車輛的行車記錄儀,以及道路監控,快點找到凶犯逃跑路徑!”

“是!”隊員們快速展開工作。

薛靖宇要進檢察院裡檢視凶犯作案地點,戰夜擎和林初瓷也追上去。

“薛隊!黑鷹逃了?”

薛靖宇見是他們,神色凝重的回答,“冇錯,又讓他給逃了!先去現場看看!”

眾人來到現場,瞭解過情況得知,黑鷹在來到檢察院這裡,提出要去上廁所。

警員將他鎖在衛生間的橫欄上,可是他居然掙脫手銬,打傷警員,接連襲擊5名警員和3名檢方工作人員,從檢察院逃離。

經過現場勘查,他們找到黑鷹逃走的位置,他是順著檢察院的下水管道逃離現場。

薛靖宇將查到的結果通知給隊裡,讓交通部門協助追查他的下落。

警方全麵出警,追捕凶犯黑鷹。

戰夜擎和林初瓷在這裡幫不上忙,先離開現場。

回去的路上,林初瓷負責開車,戰夜擎聯絡手下。

猜測黑鷹逃跑的路線,林初瓷說,“你說他會不會回他的住處?”

“很有可能!我們去看看!”

戰夜擎找到黑鷹的窩點,但黑鷹自己肯定不知道他們已經查到他的住處,說不定他逃離檢察院後會回公寓。

*

一輛小型輕卡貨車停在公寓樓下。

戴著帽子和口罩的男人從車裡下來,跑進公寓樓。

黑鷹回到自己的住處,進門後便警覺到什麼。

看自己房間物品的擺放位置,有些東西被動過的痕跡,他已經斷定,有人來過這裡。

會是誰來過?

黑鷹從暗處找出一個微型針孔攝像頭,連在手機上,很快搞清楚了。

“戰夜擎……林初瓷……哼……”

黑鷹的嘴角微微勾起,眼神裡閃過一抹殺意。

一直負責暗中監控黑鷹住處的幾個保鏢,從監控裡發現疑似黑鷹的身影出現,他們立刻向戰夜擎報告。

“戰爺!發現凶手了!他回到了住處!”

“好,密切監視,彆打草驚蛇!我很快就到!”

戰夜擎趕往黑鷹窩點的時候,讓林初瓷把訊息透露給薛靖宇。

薛靖宇接到線索後,馬上帶人趕往這裡。

戰夜擎他們先一步趕到公寓,下車時,他從車座位下取出武器,利落的裝上子彈。

等下可能會和黑鷹正麵較量,他得有所防備!

“你在車裡等我!我進去找他!”

戰夜擎對林初瓷說道。

“我們一起!”

林初瓷也想和他一起並肩作戰。

前方是危險,戰夜擎不會讓林初瓷跟著他一起去冒險。

男人一隻手捧住林初瓷的臉龐,鄭重的告訴她,“留在這裡!這一次我不會輕易放過他!乖乖等我!”

男人堅定的眼神,注視她幾秒後,開門下車,朝公寓樓跑去。

林初瓷無法形容這一刻的感覺,複雜難言,而且,她的心已經被他牽動。

目光所及之處,是他消失的背影,看不見他了,她的心也揪緊了。

戰夜擎跑進公寓,奔到黑鷹住處這裡發現,門開著,幾個手下全都倒在地上。

顯然是黑鷹出手,殘忍的殺害了他們。

其中一個還有一口氣,看見戰夜擎來,手指一個方向,“戰爺……那……”

抬頭看見走廊那邊閃過的一抹黑影,戰夜擎快步朝黑影方向跑去。

在廢舊的公寓樓裡,戰夜擎和黑鷹上演一場貓捉老鼠的角逐遊戲,不知道尋找多久,終於發現對方的身影。

“砰!”

戰夜擎毫不猶豫開火,黑鷹及時閃躲,兩人在這層樓裡來回交火數次。

他再逃,他又繼續追。

又上了一層樓,樓上走廊很長,房間很空,黑鷹的身影消失,戰夜擎舉著武器,警惕的搜尋。

一間間找過去,直到不遠處發現躲在柱子後麵的身影,戰夜擎“砰”的一聲,擊倒對方。

可等他跑上前一看,才發現剛剛被擊倒的居然隻是一個模型。

狡猾的傢夥!

憤怒之餘,戰夜擎聽見遠處樓梯間傳出動靜,意識到什麼,他趕緊追下樓去。

此時樓下,林初瓷遲遲不見戰夜擎出來,有些擔心,正準備去找他,忽然有人闖入副駕,一管槍口抵在她的太陽穴上。

沉鬱的聲音命令,“快點開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