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衛生間裡的冷氣被開到最低,冷氣不停的往裡冒。

馬桶裡還在繼續往外噴臟水,顧少傑渾身濕透,噁心的想吐。

衝到水龍頭前想洗洗,但水龍頭裡冒出來的都是鮮紅的血水,頂上的吸頂燈也在這時候忽明忽暗,牆上的電子鏡麵裡出一個披頭散髮滿臉是血的女人像。

“啊……”

顧少傑被嚇得跌在地上,冷氣凍人,汙穢刺鼻,鏡麵裡的女人還在不斷的流血。

“啊啊啊……”

顧少傑被嚇得腿軟,爬也爬不起來,肚子絞痛的厲害,還被凍得慘到不行,這可能是他人生中最恐怖最噁心最難受的時刻。

他真想死了算了!

此時,小機靈鬼林景川在衛生間門口擺了一個“故障維修”的牌子,然後跑回房間裡。

“墨寶,怎麼樣了?”

林景墨的電腦監控,已經把顧少傑在廁所裡的難堪一幕全都拍了下來,包括宴會現場的精彩畫麵,全都錄好了。

他把這些資料都打包好,一鍵新增多家媒體郵箱,點擊“發送”。

“ok!全都搞定!”

冇人知道今天的整蠱破壞計劃,都是林景墨和林景川兄弟倆想出來的傑作。

他們要幫媽咪好好教訓教訓那些混蛋傢夥!

林景川手錶電話接到訊息後,戴上鴨舌帽說,“媽咪已經在下麵等我們了,快點走吧!”

“嗯!”

林景墨收拾好東西,和弟弟一起離開房間。

樓下豪車裡,林初瓷看見兩個小傢夥從酒店裡跑出來,青霄已經幫他們打開車門,讓他們上車。

坐上車後,林景川笑嘻嘻的說,“媽咪,我們棒不棒?”

“棒!我的兩個寶貝兒子棒極了!”

林初瓷笑著摸摸小川和墨寶的腦袋。

青霄已經把車開出去,笑著說道,“今天可有林家人受的了,有我們兩位小少爺出手,保準讓他們死得難看!”

“冇錯!很快就能看到他們的醜聞的!”

林景川說完,想到什麼,問道,“對了,媽咪,你說找到我們的哥哥了,他在哪?”

“他在戰家。

林初瓷把存在手機裡的戰淩曜的照片給兩個兒子看,林景川和林景墨都湊過小腦袋來。

“哇哦,他和我們長得好像。

林景墨道,“不是好像,是一樣。

“媽咪,我們什麼時候能和大哥見麵?”林景川問道。

“再等等,等我和他建立起信任,才能帶他出來見你們。

相信媽咪,很快就能做到的!”

兄弟倆點點頭,心裡都很期待,等他們三兄弟合體,一定所向無敵。

接下來,林初瓷和兒子們聊天,青霄將車停在京城城西骨灰堂門口。

“到了林總!”

青霄下車後,幫林初瓷他們打開車門,林初瓷帶著孩子們下車。

抬眼看向骨灰堂的莊嚴肅穆的大門,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今天來這裡是專門來請母親的骨灰的。

當年她出事之後第二個月,母親便去世了,林初瓷一直冇能得到訊息,也不能趕回來送母親最後一程。

林懷光有多冷血無情,在她母親去世之後,竟然連一塊墓地都捨不得買,就這麼把她的骨灰寄放在骨灰堂裡,一放就是五年。

他們自己卻住著寬敞的大彆墅,一家人享受山珍海味,隻要想到這裡,林初瓷心裡都是恨意。

林景川和林景墨兄弟倆一起先跑進去尋找他們外婆的骨灰了。

“媽咪!我們找到了!外婆在這裡!”

孩子們看到骨灰堂上麵小格子裡的照片,認出了唐詩音。

林初瓷和青霄一起走過來。

看向母親的遺照,再見熟悉的麵孔,林初瓷鼻頭一酸,落下淚來。

媽媽,瓷瓷回來了!

回來看您了!

對不起對不起,是女兒不孝,害您一個人在這裡受冷落至今。

再看向裡麵骨灰盒,林初瓷意外發現,在小格子裡竟然擺放著一小支鮮花。

淡紫色的花,她認出來,是藍花楹。

這是她母親生前最喜愛的一種花。

林初瓷拿起藍花楹看了看,發現花枝很新鮮,應該是放進來冇多久。

“這是誰來祭拜過我母親?”

林初瓷轉頭看向青霄,青霄猜測道,“會不會是伯母的朋友?”

“我母親的朋友?會是誰呢?誰會知道我母親喜歡藍花楹?”

林初瓷想了片刻,也冇想到什麼頭緒,先帶著孩子們祭拜母親。

“小川,墨寶,快給外婆鞠躬!”

林景墨聽話鞠躬,林景川大聲喊,“外婆,我是小川,您的外孫,初次見麵,請多關照!還有我的哥哥墨寶,他嘴巴笨,我替他說了!我和哥哥一起給您鞠躬!”

原本悲沉的氣氛一下子被林景川給打破了,這小傢夥就是嘴巴超會說。

祭拜完,林初瓷取出母親的骨灰,用衣袖輕輕擦拭上麵的灰塵,說道,“媽,女兒已經給您找了一個合適的地方,今天就帶您離開這裡。

林初瓷紅著眼眶抱著骨灰離開骨灰堂,一路上,沉默不語,兩個孩子也默默的陪著她。

內心有多悲痛,隻有她自己能體會。

如果當年冇有那場火災,她冇有離開京城,也許她的母親後來也不會死。

媽媽,我走了之後,到底發生了什麼?

是誰害死了您?

是唐美蘭還是林韻兒?

林初瓷眼神冷冽,不管是誰,女兒一定會為您報仇的!

青霄安靜的開著車,一直開到一片繁花似錦的地方。

“林總,這裡就是京城風水最好的櫻花嶺,已經按照您的吩咐,全部買進,現在這塊地皮就在lc集團的名下。

林初瓷先走下車,站在高崗上,看著眼前的櫻花花海,腦海中彷彿回到小時候。

母親帶她和剛會走路的弟弟一起來這裡野餐,他們在落英繽紛間,一起拍照,歡笑,捉蝴蝶,這裡有著最美好的回憶。

林初瓷選好最佳位置,說道,“青霄,讓人在這裡給我母親安葬。

“好的,林總!”

青霄一個電話通知工人來到這裡,挖掘出一個大小合適的墓穴,放了一口小棺材在其中。

林初瓷準備取骨灰來,林景川一片好心,幫忙抱著外婆的骨灰跑來。

見兒子抱著骨灰盒腳下滑倒,林初瓷趕忙叫道,“小心!小川!”

很不幸,林景川摔了一跤,骨灰盒摔落在地上,裡麵的骨灰也撒了一地。

看著灑落的骨灰,林景川小臉一白。

完蛋了!

他死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