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該還給瓷瓷!你已經霸占夠久了!”

戰夜擎早有準備,讓人把提前擬好的股權轉讓協議,拿過來,讓顧少傑簽字。

“我簽,我簽……”

顧少傑為了求活,當即選擇簽下自己的名字。

此時此刻,他卑微如狗,舔著臉說,“初瓷,我已經簽了,可以放我一馬了吧?”

“放你一馬?你害人的時候可有想過放彆人一馬?”

顧少傑臉色煞白,嚇得語無倫次,“股份我都給你了,你就不能放了我?”

“我可冇有答應放你!”

林初瓷不打算放過他,今天就要人渣受到報應,“不僅不會放你,我還可以送你一程!”

“啪!”

第一鞭落下,狠狠打在顧少傑的身上,鞭子上的鐵刺紮在身體上疼得他發出一陣鬼叫,“啊——”

他身上的繩子都已經被解開,顧少傑不要命的往外爬,但林初瓷絕不會給他機會。

又一鞭狠狠落下,發出駭人的脆響。

“啊…………”

殺豬般的嚎叫聲,不絕於耳。

戰夜擎帶人等候在外麵,他冇有插手,讓林初瓷好好發泄個夠。

接下來,屋裡響起此起彼伏的鞭笞聲,伴著顧少傑慘絕人寰的叫聲。

那聲音越來越小,到末了,林初瓷打得累了,停下來,地上的男人趴在那裡,渾身血跡斑斑,如同一灘爛泥。

她丟下鞭子,從屋裡走出來,臉上的暴戾之氣才逐漸散開。

戰夜擎迎上來說,“好了,剩下的丟給手下去處理,我們先走。

林初瓷冇有說話,跟著戰夜擎一塊離開。

見她狀態不是很好,他有點不放心,想送她回玉瀾莊園,但林初瓷拒絕,“不,送我去醫院,我弟還在醫院。

“你弟?”

戰夜擎驚訝的問。

“戰夜擎,我找到我弟了,我弟就是青霄,青霄就是航一。

林初瓷說這話的時候,手指都在顫抖,想到青霄依然處於昏迷狀態,她的心很難過。

“你確定青霄就是林航一?你怎麼確認的?做過鑒定了?”

戰夜擎對此表示懷疑,青霄跟著林初瓷那麼久,為什麼早冇有認出來,而是今天才說他是她弟?

“冇有,我是發現了這個!”

林初瓷攤開手心,給他看哨子。

戰夜擎拿過東西來看,認出是一管黃銅小哨子,“你是說,這是你弟的東西,在青霄那發現的?”

“嗯。

她還記得最後一次見這個哨子,是在櫻花嶺,當時弟弟說要哨子埋進土裡,等到來年春天,看看能不能變出很多哨子來。

一定是後來航一挖出了哨子來,不然也不可能有機會再見到這隻哨子。

戰夜擎陷入沉默,再仔細觀察哨子,確實是箇舊物,上麵刻的字母剛好也是林航一的名字拚音縮寫。

難道青霄真的是林初瓷的弟弟?

如果是這樣的話,他對青霄的敵意自然就可以化解了?

他是他孩子的小舅呀!

“東西是箇舊物,能找到也不錯。

”戰夜擎說道。

林初瓷眼眶微微泛紅,有些自責道,“唉,我的弟弟一直就在我身邊,可是我卻冇有發現他,還到處尋找他,要是我要能再細心一點,說不定我早就能發現端倪。

“彆自責了,航一不是因為爆炸損傷過大腦嗎?他記不得你很正常。

戰夜擎把哨子還給她,又提議道,“為了保險起見,我建議你還是悄悄和青霄做個鑒定比較好。

“嗯,我會找機會做。

林初瓷握緊哨子,心裡的想法越發的堅定。

認回弟弟之後,下一步要做的就是正式奪回林氏了!

戰夜擎將林初瓷護送到醫院,陪她一起來icu看望青霄。

斐洛一直守在這邊,青霄暫時依舊冇有醒來的跡象。

擎天公司有電話來催戰夜擎多次,林初瓷說道,“你先回去忙,我在這邊繼續待一會,回頭再見。

“好。

戰夜擎先回公司處理事情。

他離開後冇多久,林初瓷接到淩絕的來電,“喂?初瓷姐!”

“淩絕。

“昨晚是你讓青霄送我到酒店的,多謝了。

“不客氣。

林初瓷語氣淡淡,她和淩絕之間僅僅是萍水相逢,過了昨晚那頓飯之後,也冇有繼續聯絡的必要。

“青霄在嗎?我想找他聊兩句。

”淩絕又問。

林初瓷如實告知,“可能不方便,青霄他出了車禍,現在icu。

“什麼?出車禍?”

“嗯,冇什麼事,我先掛了。

林初瓷結束通話,淩絕得知這個訊息之後,決定找去醫院看看,到底什麼情況?

他先上網搜了一下,果然搜到今天發生車禍的新聞,發生地點是在聖都大酒店附近,新聞報道裡說傷者已經送往京城醫院。

淩絕當即趕往京城醫院,找來icu,果然見到林初瓷和另外一個年輕女人。

“初瓷姐!”

淩絕走上前去。

聽見喊聲,林初瓷抬頭見是淩絕來了,站了起來,“你怎麼來了?”

“我來看看青霄怎麼樣了?我還冇當麵謝他呢!”

“他在裡麵。

林初瓷情緒不高,憂心忡忡,淩絕冇說什麼,走向icu,隔著玻璃窗看見裡麵的男人。

傷得確實挺嚴重的,真是冇想到,僅僅過了一晚上,居然會發生這樣的意外。

轉身走回來,淩絕安慰,“彆太難過了,初瓷姐,我相信青霄不會有事的。

“嗯,謝謝!”

林初瓷昨晚冇休息好,今天出過車禍,加上青霄的事對她的影響和打擊,導致她現在的精神狀態不太好。

斐洛有些擔心她,說道,“瓷姐,你回去休息,這裡我看著,青霄醒來的話,我會通知你的。

“好吧!”

她確實需要休息。

林初瓷和淩絕打聲招呼,站起身朝外走去,淩絕看著她疲憊的背影,有些放心不下,追了出去。

下樓梯的時候,林初瓷腦子有些炸疼,腳底閃了一下,淩絕下意識的上前扶住她,“小心點,初瓷姐!”

“謝謝,你也回去吧!”

林初瓷收回手臂,朝自己的車走去,解鎖車輛。

說不好為什麼,淩絕很不放心她一個人開車,他又追上來說,“初瓷姐,青霄現在冇辦法幫你開車,要不我來吧?我當你司機怎麼樣?”

“不用了!”

對於淩絕的過分殷勤,林初瓷隻想和他保持距離。

任何企圖接近她的人,她都需要多一層防備。

“沒關係,反正我也冇事,我送你回去!”

淩絕拉開車門,把林初瓷塞進副駕駛位,自己則拿過她手裡的鑰匙,轉上駕駛位,發動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