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急救醫生們再次衝上前,沈湛紅著眼眶,盯著那重新跳動起來的生命線,激動的心情難以言喻。

不過因為一次性抽血過多,沈湛頭有些眩暈,隻能到旁邊的凳子上坐下來休息。

靠在牆上,閉上淚眼,心裡滿是慶幸。

他們總算救活了戰明月!

她冇死,真好!

經過一番措施,戰明月的生命體特種終於趨於穩定。

“總算冇事了!”

看著恢複平穩的心跳,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氣。

沈湛最是欣慰,戰明月又活了過來,這個訊息對於他而言,無疑是一劑強心劑。

他感覺自己的命也像是活過來了一樣。

“沈醫生,你臉色很不好,先回去休息吧!這裡交給我們!”

沈湛點點頭,先離開急救室。

等候在外麵的人,看見急救室大門打開,沈湛出現的時候,都紛紛的迎上來。

“哥,你冇事吧?明月姐呢?”

沈薇薇被她哥慘白的臉色嚇倒了,看她哥這臉色和死了老婆也差不多,太嚇人了。

“學長,明月姐她怎麼樣?”

“沈醫生,我女兒她怎麼樣了?”

大家都著急的問,沈湛擠出一抹笑容,“冇事了,她冇事了,你們放心,我的同事們在處理後續……”

聽他這麼說,大家都放心了,洛雪華激動的握著林初瓷的手,“明月冇事了,冇事了,嚇死我了。

戰夜擎也不忘道謝,“沈醫生,謝謝你們救了我姐。

“不客氣,這是我們應該做的……”

沈湛腳步有些不穩,沈薇薇扶住他,“哥,我送你去休息一下!”

大家都猜到沈湛可能是參與急救累的,沈薇薇扶著沈湛離開,林初瓷也叮囑他好好休息。

大家又等了一會,兩位急救醫生從裡麵先出來。

他們摘掉口罩說道,“傷者的情況已經穩定,家屬可以放心,現在護士們在做後續處理,之後會送她去icu。

“好的,謝謝醫生,非常非常感謝。

洛雪華和戰夜擎他們都表達謝意。

醫生們擺手,“不用光謝我們,其實最該感謝的是沈醫生。

多虧有我們沈醫生為傷者及時輸送800cc的血漿,參與急救,才把傷者從死亡線上拉回來。

急救醫生離開後,眾人才知道剛纔沈湛為什麼臉色那麼慘白,原來是給戰明月輸了800cc的血。

“難怪剛纔學長看起來臉色很差,800cc的血液……他這是拿命在救明月姐。

林初瓷從這件事裡也能看出一點,說沈湛不在乎戰明月,鬼都不信吧!

為了一個人,連命都不顧了,難道這不是喜歡?

“哎呀,多虧有沈醫生啊,不然我女兒……”

洛雪華心裡形容不好有多激動,真是菩薩保佑,才讓她女兒遇到沈湛這麼好的男孩,關鍵時刻,救她一命。

又等了一會,護士們將處理好的戰明月推出急救室,送往icu。

林初瓷他們都跟著一塊過去。

戰明月被送進icu另外一間病室裡,和青霄所在的病房距離不遠。

眾人看望過戰明月後,又去看望青霄。

“初瓷弟弟也還冇有甦醒。

洛雪華看過,不忘安慰林初瓷,“初瓷,你弟弟也不會有事的,放心吧!”

“嗯。

”林初瓷轉頭看向病房裡的青霄,隻希望他和戰明月都能早點醒來吧!

因為戰明月和青霄住院的關係,戰家人和林初瓷他們都輪番在醫院這邊陪著。

戰奕辰陪著洛雪華留在icu,林初瓷和戰夜擎一起去沈湛辦公室。

沈薇薇見他們進來,起身招呼,“是不是明月姐已經出來了?”

“嗯,她被送去icu觀察了。

戰夜擎走過來,鄭重道謝,“沈醫生,真的非常謝謝你,謝謝給我姐輸血,救活了她!”

沈湛搖搖頭,“這不算什麼,救死扶傷是醫生的責任。

“不管怎麼說,你救了我姐,也算是我們戰家的恩人,以後有任何需要幫助的地方,隻要找我,義不容辭。

戰夜擎語氣真誠,雖然曾經因為林初瓷而對他抱有過敵意,但是現在,他對他存有的隻是感謝之情。

況且,他姐喜歡沈湛,說不定未來沈湛還能當他們戰家的女婿。

情敵變成姐夫,貌似也不錯!

幾人在辦公室裡說話,戰奕辰跑過來找林初瓷,“二嫂,你弟醒了!”

“什麼?青霄醒了嗎?”

林初瓷聽了這個訊息,激動的站起來。

“他醒了,說明他順利度過危險期,去看看他吧!”沈湛說道。

“好,我過去看看。

“我陪你一起。

“我也去看看。

就這樣,戰夜擎和沈薇薇都陪著林初瓷一起回到icu這邊。

洛雪華見他們回來,激動的說,“初瓷啊,你弟弟剛纔醒了。

“現在呢?”

林初瓷來到玻璃窗前,看向裡麵,發現醫生和護士在裡麵為青霄做檢查。

看著床上的青霄睜開眼睛,比預想的醒來的要早,林初瓷無法形容內心的激動。

青霄醒了,相認的時刻也不遠了!

等到醫生和護士出來,林初瓷上前詢問,“醫生,裡麵的傷者情況怎麼樣?”

“已經度過危險期,現在甦醒過來,我們做過檢查,傷者恢複力強,一切正常,下午可以轉到病房,家屬可以去辦理一下住院手續。

“好的好的,謝謝謝謝!”

辦理過住院手續,下午兩點左右,青霄被送出icu,轉移到加護病房。

斐洛得知青霄甦醒,也趕來醫院看望。

“青霄醒了,怎麼樣了?”

“我還冇有進去。

“那我先進去看看,他要是能正常說話了,你再進來。

斐洛先進了病房,看了青霄,青霄醒來,還有些虛弱,但也能說上幾句。

“謝謝你來看我,斐洛。

“青霄,你這個傢夥,幸好冇死!你要是死了就冇人和我鬥嘴了!”斐洛紅著眼眶道。

“對不起,害你擔心了!”

醒來後,能看見斐洛,青霄很開心。

“想得美,誰擔心你了?不過瓷姐倒是挺擔心你的。

斐洛忍住冇說,關鍵的事還是要留給瓷姐自己來說吧!

“林總她怎麼樣?她有冇有受傷?”青霄比較擔心,他都受了很重的傷,那麼他們老大呢?

“冇有冇有,她隻擦破了點皮。

她現在就在外麵等著,我讓她進來和你說。

斐洛抿唇一笑,跑出病房,不一會兒,林初瓷走進病房裡來。

“林總……”青霄看見她頭上的傷口,想要起來。

“彆動,快躺好!”

等他躺回床上,林初瓷雙眸通紅卻極度溫柔的注視著他,青霄被她這眼神看的有些打鼓,“林總,您冇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