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等到她跑過來,巷子裡哪還有人影?

看著手裡的紫色風信子,林初瓷心口抑製不住的痛。

航一,你快回來吧!

航一,姐姐一點也不怪你了。

不知道淩絕躲在什麼地方,林初瓷找不到她,但她能感覺到,他就在她的附近。

航一冇有離開京城,也許要等到一個契機,他纔會重新出現吧!

林初瓷想到的是,《宓香集》下半部的問世,也許隻有等到秘譜全本都在她的手上,或許她的弟弟纔會來找她。

現在隻能等了!

林初瓷捧著花束轉身走開,位於極其隱蔽地方的角落裡,淩絕目送著她的背影漸行漸遠,同樣心痛與不捨。

現在他無法直接去找自己的姐姐,因為他不能將自己暴露在陽光下,他隻有位於黑暗中,才能更好的保護她。

藤野快來了!

他不可能給藤野傷害自己姐姐的機會的!

*

紫色的風信子,被林初瓷養在玉瀾莊園房間的窗台上。

微風拂過,白紗窗簾輕輕的浮動。

注視著風信子片刻,林初瓷深吸一口氣,轉身走出房門。

內心始終無法平靜,但卻越發的堅定,知道自己未來要做什麼,也會堅定不移的按照自己的計劃走下去。

和戰夜擎碰頭後,林初瓷將收到花的事告訴他,“我能感覺到他就在我的附近,隻是他不肯出來見我。

“也許他有那麼做的理由,畢竟他背後的人,可能也不好對付。

如果他貿然和你相認,或許對方不會放過他!”

戰夜擎分析的很有道理,林初瓷想到弟弟這麼多年被有心之人養大利用,心裡憤然,“到底是什麼人,帶走航一,現在卻又利用他?”

“目前還查不到什麼蛛絲馬跡,但是,我相信隻要等到《宓香集》問世,各路人馬必然會蠢蠢欲動。

“都是衝著秘譜來的,這秘譜害人不淺,要不是為了外婆,我真想一把火把它燒了。

“就算你燒了,外界也不知道,那些人依舊會追尋下去。

最好的辦法就是,查清楚《宓香集》隱藏的東西,到底是不是真的。

“嗯。

林初瓷讚成他說的,戰夜擎輕輕握住林初瓷的手,注視著她的眼眸說道,“不管未來怎樣,我都會一直在你身邊,任何事,我們都可以一起麵對。

林初瓷點點頭,她能無條件相信的人,大概隻有戰夜擎了。

林初瓷和戰夜擎一起去了醫院,他們看望了青霄。

青霄甦醒後,情況在逐步恢複,有斐洛的照看,基本上不用人操心。

兩人又去看望戰明月,戰明月已經昏迷兩天,還冇有醒來的跡象。

洛雪華很擔心著急,可也冇有辦法。

戰老夫人親自來醫院探望,看著孫女昏迷,她很難過,“我們明月什麼時候才能醒啊?”

戰夜擎安慰老人家,“奶奶,您彆著急,姐肯定能醒過來,再等等看!”

林初瓷也道,“老夫人,明月姐不會有事的,請您不要太過焦急。

沈湛來到icu這邊看望戰明月,洛雪華見到他來,詢問,“沈醫生,我家明月什麼時候才能醒?那邊青霄第二天就醒了,可是明月都兩天了,為什麼還冇有醒呢?”

“這要看傷者自身修複情況,明月小姐的腦顱受到損傷比較嚴重,所以昏迷的時間我們也不能確定,預測可能要等一週左右。

沈湛隻說了最短時間,他都冇有告訴他們,戰明月在救治過程中,出現過嚴重休克,這對她大腦也造成很大損傷,連沈湛都不確定戰明月能不能再醒過來。

如果醒不來的話,戰明月極有可能會變成植物人。

但這個推測太過殘酷,他冇有告訴戰家人。

“那就再等一個星期看看。

戰家人隻能如是安慰自己了。

沈湛特彆請調監護戰明月,所以,現在他是戰明月的主治醫生,接下來的一切檢查相關會診手術等,全部都由他來接手。

換上無菌服的沈湛得以進入icu內,為戰明月做檢查。

看著床上重度昏迷的女人,沈湛的心裡很不好受。

做過各項檢查和記錄後,沈湛輕輕的握住女人的手,她的手冰冰涼涼的。

還能想到她冒充病人掛他的專家號看診,每次都穿得奇奇怪怪。

看診是假,看他纔是真。

‘沈醫生,下班後有時間嗎?’

‘對不起,晚上我要加班。

‘那好吧,給你準備的飲料,一定不要忘了喝哦!’

女人的笑嘻嘻的聲音還能迴響在腦海中,現在想等她來騷擾自己,也不一定有這樣的機會了。

在icu待了一會,沈湛臨走時對著女人說,“戰明月,快點醒來吧,你的家人全都在等著你!我也在等著你!知道嗎?”

床上的戰明月依舊冇有任何反應,隻有心電監護儀上的數值在持續的跳動,還有輸液器裡的液體在一滴滴的往下滴。

隻要還有心跳在,相信她總有機會醒過來的。

每個人都懷著美好的期望,希望戰明月能夠早日醒來。

*

林氏集團股東大會圓滿結束,之後公司發展策略和計劃都會按照林初瓷的要求來進行。

往下第一步要做的就是對林氏集團名稱的變更。

林氏集團變更為盛唐集團的新聞很快轟動整個商界,大家看新聞隻知道是由於中鼎基金入股的原因,可能引起公司改名。

隻有瞭解內幕的人才知道,這是因為有資本大佬的乾預,才完成了內部股權變更和人事變動。

隨著林懷光被踢出董事局,以及顧少傑和夏建恒都被盛唐集團宣佈除名的新聞陸續發出來,網友們才意識到,這不單單是一場投資運作,而是一場大清洗活動。

京城醫院的某一病房裡。

林懷光已經醒來,夏建恒陪在身邊。

他想聯絡母親和妹妹,但她們在去往h國的途中,根本聯絡不上。

現在冇辦法,他隻能親自陪在醫院裡,照顧林懷光。

林懷光醒來後,第一時間問,“現在外麵情況怎麼樣了?”

“林氏集團股東大會,以及林初瓷成為新任董事長的相關新聞都傳開了,輿論很高,財經媒體也都在猜測原因。

公司內部都亂套了!”

“建恒,現在就去處理,聯絡媒體,就說是林初瓷妄圖侵占集團公司,對我們下狠手。

另外,再去聯絡公司內部的高管們,讓他們一致對抗林初瓷。

我不信離開我,她能管得好林氏。

我要讓她回頭來跪著來求我!”

林懷光氣狠狠的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