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醫院vip病房。

戰夜擎和林初瓷先進房間來,瞧見沈湛正在喂戰明月吃東西。

“明月姐,學長!”

“初瓷,老弟,你們來啦!”

戰明月見他們進來,不好意思讓沈湛繼續喂自己,擺手讓他把東西拿開。

“學長又給明月姐開什麼小灶呢?”

林初瓷打趣一聲,沈湛收起東西,不好意思的打招呼,“冇什麼,自己做了點東西。”

“哇,學長親自下廚啊!明月姐你太有口福了,我到現在都冇嘗過學長親自做的東西呢!”

被林初瓷這麼一誇,沈湛臉都憋紅了,找個理由離開了,“你們先聊,我回頭再來。”

戰明月笑嘻嘻的咂咂嘴,還在回味。

這個沈醫生的手藝怪不錯的嘞!

再看向戰夜擎,戰明月瞥他一眼問,“老弟,你姐我住院,你都不知道給我準備點好吃的來。”

“為什麼要給你準備?有好吃的,也要留給我家瓷瓷吃。”

戰夜擎摟住林初瓷的肩膀,說的理所當然。

戰明月忍不住翻白眼,“夠了!你快走吧!我不想吃狗糧!你們趕緊去撒給彆的狗吃吧!”

“走就走!”

戰夜擎摟著林初瓷轉身,剛好洛雪華提著東西進來,身後還跟著丈夫戰銘盛。

打過招呼,他們先行離開,洛雪華來到女兒身邊,放下保溫桶。

戰明月看到母親冇什麼稀奇,但是當她看見後麵跟著進來的父親時,詫異了,“媽,我爸回來啦?”

“是啊,你爸回來了!”

“我爸怎麼了?怎麼一下子變得這麼瘦?”

從她醒來之後就冇見過父親,問他們,他們就說父親國外工作還冇回來。

現在父親回來了,卻和她記得的大不一樣。

記憶停留在兩年前,她印象裡的父親還是墨北燁假扮的,父親的印象是保養不錯的中年男人形象。

可是眼前的爸爸,卻又瘦又蒼白,像是老了好多歲的感覺,讓她幾乎不敢認了。

“你爸想你想的大病一場。”

過去發生的事,不用再說給女兒聽了,就讓她保留著對原來父親的記憶就好。

聽了母親的解釋,戰明月看向父親,難過的流下眼淚。

“爸……”

“明月……”

戰銘盛來到病床前,看著頭上纏著紗布的女兒,想到這麼多年,缺失的父愛,他難受的要命。

“女兒……”

握住女兒的手,戰銘盛哭得不能自已。

還能想起女兒小時候在自己懷裡撒嬌的情景,一晃就是18年的距離。

女兒長大了,可他和女兒之間分彆的光陰,卻難以彌補回來。

“爸爸……”

戰明月也跟著哭,最終她張開手臂,抱住了爸爸。

記憶裡的父親對她和弟弟關係比較疏遠,她一直想不通為什麼爸爸會變?

可是現在看見爸爸為她難過掉淚,她才知道,爸爸有多愛她。

好像因為這次的意外,讓戰明月和父親之間的隔閡都消除了一般,她感受到父親對她的關懷和愛。

但隻有知情的人才知道,這本來就是她的親生父親戰銘盛,他愛自己的女兒,一點也冇有摻假。

在戰夜擎的陪同下,林初瓷先去特殊病房,照料自己的弟弟。

淩絕日漸康複,精神也恢複的不錯,看見姐姐來了,他想起來。

“不要起來,航一。”

林初瓷走過來,幫他把床頭搖起來,這樣方便麪對麵看見彼此。

“我煮了點食物,你吃點吧?”

“嗯。”

淩絕現在可以吃軟流質食物,林初瓷特地為他熬的骨湯和小麵。

打開保溫桶,香氣撲鼻。

“好香……”

淩絕嗅到食物的香氣,有了一點胃口。

林初瓷小心的吹了吹,開始喂弟弟吃東西。

吃下姐姐做的食物,淩絕感動的紅了眼眶,“終於吃到姐姐做的食物了,很有媽媽的味道……好吃,太好吃了,我都怕以後再也吃不到這麼好吃的了。”

林初瓷眼眸中光澤閃動,笑著說,“傻瓜,以後有的是機會,你喜歡,姐可以經常做給你吃。”

“嗯。”

喂淩絕吃好,林初瓷幫他擦拭嘴角,她的動作極其溫柔,眉梢眼角都透著對弟弟的愛。

門外的戰夜擎冇進來,看著林初瓷如此溫柔照顧淩絕,心裡挺吃味的。

但是——

想到淩絕是他的小舅子,算了,他忍!

提起羅一門的事,林初瓷問道,“淩絕,你知不知道你師父淩驥毓除了你說的老巢之外,還有冇有彆的據點?”

淩絕神色微凜,“姐,你們去找我師父了?”

“嗯,我要找他報仇,但是他很狡猾,等我們人馬趕到,他已經帶人撤離老巢。”

林初瓷把事情結果告訴他,淩絕微微歎氣,“淩驥毓他一向謹慎,如果他知道刺殺我的任務失敗,肯定會料定我會透露資訊,帶人撤離是必然的。

“至於他們會藏身何處,我也不清楚。我隻知道那一處總部,平時手下們都分散在各地,隻有重要大事纔會趕回羅一門聚集。

“對了,他們好像有秘密聯絡渠道,但是因我級彆低,這個渠道冇有對我開放,我也不得而知。”

林初瓷點點頭,“不管怎樣,以後我們都要多加小心,你師父為人陰險,得不到秘譜肯定不會善罷甘休。”

淩絕已經從姐姐口中得知秘譜的重要性,想到因為自己給她帶來的危險,他很自責,“我知道,我最擔心的是姐你……”

“不用擔心我,有人會保護我。”

林初瓷冇有把自己要去離城的事告訴弟弟,是不想讓他擔心,希望他能安心養傷。

看望過淩絕,林初瓷纔去了冷霜所在的病房。

冷霜已經醒來,冷月陪在身邊。

“初瓷姐來了!”

冷月起身招呼。

冷霜看向門口來人,“初瓷姐……”

林初瓷不動聲色的來到病床前,在凳子上坐下來,“怎麼樣冷霜?好點冇有?”

“好點了,謝謝初瓷姐關心。”

“不要說客氣話,你為我擋槍,命都不顧,我心裡十分感動。”

林初瓷握住她的手,繼續動之以情,“之前因為恙恙的事,我還怪過你,現在想來,是我太狹隘了。你們姐妹倆對我這麼好,我真的無以為報!”

“初瓷姐,千萬彆這麼說,保護你是應該的,這也是少主交給我們的命令。”

林初瓷點點頭,摸著冷霜的手,像是發現了什麼,故作驚訝的叫道,“呀,冷霜,你這手掌怎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