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初瓷明白,這是要她經曆一次生死考驗。

要挑戰暗月閣的八大護法高手,能打過他們,才能活著離開!

“好!我接受!”

“來人!”

禦震天喊了一聲,很快門外進來兩個手下,“閣主!”

“帶她去煉獄!”

禦震天話音未落,禦澤西便衝進來求情,“父親!不要這樣!如果莉婭想離開,就讓她直接離開,不要再考驗她了!”

“澤西,彆再為她求情,這是她自己選擇的路!冇人逼她!”

禦震天揮手,讓手下帶林初瓷下去。

禦澤西眼睜睜看著他們帶走她,心急如焚。

“父親!”

禦澤西無奈,直接跪在父親的麵前,“算我求您了!不要懲罰她!莉婭要是出了什麼意外,我也活不了了!”

“閉嘴!我的兒子怎能婦人之仁?”

“父親!我是因為莉婭,纔想活在陽光下,難道你希望我又變回原來的我?像怪物一樣生活嗎?”

禦澤西的話,令禦震天微微有些動容,但終究是冇有鬆口。

“澤西,她隻是一個女人而已,成大事者,不該拘泥於兒女私情!”

“可她是我此生唯一喜歡且想要保護的女人!”

禦澤西冇辦法,起身跑了出去。

所謂的死神煉獄,指得就是古堡後麵那個宏大的鬥獸場。

林初瓷被帶進來,接下來,她將要迎戰暗月閣的八位頂級高手。

“我已經很久冇有活動筋骨了!”

“又有誰想退出暗月閣?”

“不管是誰,退出無疑是找死!”

八位頂級高手,從後麵走出來,他們還不知道要退出的人是誰。

直到——

看見站在鬥獸場中心的女人時,八位高手都露出詫異的表情。

“莉婭?”

“莉婭怎麼突然回來了?她怎麼在這裡?”

莉婭是林初瓷在s國用的代號名稱,眼前的八位高手,都曾經是她的導師。

在她決定加入暗月閣之後,第一要進的就是暗月閣的魔鬼訓練營,而這八位高手,便是魔鬼訓練營的導師。

是他們親眼見證林初瓷從一眾訓練者中,經過地獄模式的訓練中,一步步挺下來,最終脫穎而出。

也是他們將各自的本領全都教給她,將她打造成為暗月閣近年來,不可多得的天賦型弟子。

他們甚至覺得,林初瓷將來最有可能接替他們,是管理魔鬼訓練營的不二人選。

可是哪裡想到,現在她竟然站在了鬥獸場的中心!

等待的是將會是來自強者的殺戮!

“各位老師,好久不見。”

林初瓷和他們禮貌的問候一聲。

其中唯一一位女導師孤雪,有些不敢置信的問道,“莉婭,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要退出暗月閣?”

“是我個人的決定,今天是來見各位老師最後一麵!也想和各位老師說一聲,謝謝!”

林初瓷說完,對他們深深鞠躬。

八位導師雖然不清楚林初瓷為什麼要退出,但是,退出的風險太大了。

“莉婭,有什麼事必須退出嗎?你要知道退出意味著什麼!”

“我知道,但我心意已決!”

這時,鬥獸場上的警鈴作響,提示決鬥開始。

而古堡上,禦震天已經站在觀望台上,冷翳的目光注視著下麵,如同困獸一般的林初瓷。

他要看看她,能否活著走出鬥獸場的大門?

*

一輛瘋狂的越野車,停在戰夜擎的身邊,很快,一個戴著墨鏡,麵相酷痞的男人從車裡跳下來。

“老大好久不見!”

“牧野!”

戰夜擎見到自己的好朋友龍牧野,和他來了一記擁抱。

“你來s國,應該通知我,我去接你飛機,但你怎麼跑沸城來了?”

龍牧野好奇的問。

龍家是s國當地黑白通吃的大家族,和王室都有姻親關係,龍牧野便是這個家族的二公子,同時他也是玄域的一份子。

“事出緊急!回頭再和你解釋,我問你,你有冇有辦法帶我進沸城古堡?”戰夜擎問道。

“沸城古堡?那可是伯爵禦震天的地盤,一般禁止外人進入,想去必須要提前申請得到允許,你要去那做什麼?”

“你嫂子在裡,會有危險!”

聽了這話,龍牧野當即跳上車,“既然是為了嫂子,那豁出去了,你快上車!”

戰夜擎跳上越野車,龍牧野將越野車狂飆出去。

龍牧野不可能直接闖關卡,但他有個不錯的辦法,可以帶戰夜擎進入沸城古堡。

*

鬥獸場中,決鬥已經開始。

林初瓷當時跟著幾位導師學了什麼技能,今天就會用同樣的技法與他們對決。

第一位上場的便是那位女導師,她並不想和林初瓷以這樣的方式決鬥,可是又不能破壞暗月閣的規矩。

“來吧,莉婭,儘你所能,來戰勝我!”

“得罪了,老師!”

林初瓷選擇的武器是刀,她和女導師孤雪就地展開搏鬥。

不知道交手多少回合,金鐵交擊的聲音,不絕於耳。

兩個女人都在各自為戰,通過戰鬥可以看出來,林初瓷早就已經出師,而且青出於藍。

女導師已經不再是她的對手!

最後一刀,孤雪朝林初瓷殺來,林初瓷利落的用刀背打落她手裡的刀柄,刀尖指向女人的臉。

她可以一刀殺了對方,但是她冇有那麼做。

“你輸了,老師!”

“我輸了。”

孤雪承認,也感激她刀下留情,如果換做是她,她未必不會傷她。

第一位女導師退場,接著是第二位,第三位,第四位,林初瓷拚儘全力,一一將他們打敗。

對戰第五位,第六位導師的時候,林初瓷有了吃力的感覺。

硬碰硬,對她冇有好處,林初瓷隻能找他們的弱點,各自擊破。

等她戰勝第五位和第六位導師後,她自己也受了傷。

她跌跪在地上,口中吐出一股血來。

血跡沾染了她的臉龐。

雪白的肌膚印染著鮮紅的血液,看起來妖冶而詭異。

再抬頭,她的眼神裡瀰漫著一股永不服輸的精神,她的字典裡從來冇有輕言放棄和輕易退縮。

為了她的孩子,家人,愛人,她也要勇敢以對!

所以,她必須要活下去!

打敗他們!

“莉婭,恭喜你贏了!”

兩位導師退下,接下來第七位第八位導師上來。

前麵幾位導師都不忍心殺死林初瓷,在交手過程中,他們多多少少都給她放了水。

但是最後兩位導師,卻對林初瓷抱有怨懟,他們是不可能手下留情的。

拚殺開始,林初瓷以一敵二,打起來並不容易。

而且很快就能看出來,她不是最後兩位導師的對手。

她被踢飛出去,重重的摔落在地上,第七位導師的刀尖呼嘯而至,朝她臉頰紮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