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初瓷順著地麵翻滾,險險避開,但男人又追擊而來,每一招都想致她於死地。

林初瓷已經想到要如何擊破他的弱點,就在第七位導師朝林初瓷捅來時,不等林初瓷出招,一道人影護在她的麵前。

“哧——”

刀刃劃過男人的手臂……

第七位導師發現自己劃傷的不是林初瓷而是他們少主,手裡的長刀嚇得掉落在地,“少主!”

“禦澤西!”

林初瓷瞪大眼睛,驚呼一聲。

“少主!”

第七位導師驚慌的上前,想要攙扶禦澤西。

禦澤西轉過身來,一把揪住男人,同時手裡的匕首捅向對方。

“我不準你……傷她……”

他切齒,喉嚨裡吼出這句狠話。

第七位導師做夢也想不到,他會以這樣的方式終結自己的一生。

——死在少主的手裡!

禦澤西不顧手臂上的傷,衝著第八位,也是最後一位導師大喊,“來吧!最後一場較量,我替她打!”

“少主!”

第八位導師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他不可能傷害他們少主的。

“禦澤西!這是我自己的選擇,不用幫我!”

林初瓷從地上爬起來說。

禦澤西冇有理會林初瓷,抓起地上的長刀,衝向第八位導師。

他主動出擊,第八位導師開始避讓,但隨著進攻加強,第八位導師不得不防禦反攻。

他和禦澤西在現場打了起來,但受傷的他,並不是第八位導師的對手。

他的胸前很快被砍了一刀,有血迸出。

“呃……”

禦澤西因為受傷過重,緩緩的跌跪在地,刀尖插在地上。

忽然衝進鬥獸場,擾亂決鬥,導致第七位導師死在現場,現在他自己也負傷。

“禦澤西……”

林初瓷看著渾身帶血的男人,這一刻她心情複雜至極。

她真的不願再欠他任何人情!

“莉婭!決鬥還冇結束!來吧!”

禦澤西已經不足威脅,第八位導師朝林初瓷襲擊而來,林初瓷與他對打起來。

過招十多次,受傷的她已經處於下風。

男人一記重拳擊中林初瓷的腹部,她被打得五臟六腑都震動起來。

飛出一道拋物線後,摔滾下來。

“莉婭,這是你自己找死,我成全你!”

此時的林初瓷疼得還冇緩過勁來,第八位導師舉起沾血的長刀,朝她狠狠砍下去。

“不!”

禦澤西不顧一切的衝上來,抱住導師,阻止他殺林初瓷。

“少主得罪了!”

第八位導師甩開禦澤西,想要殺掉林初瓷時,禦澤西再次拖住他的腳步。

“砰!砰!”

就在這時,鬥獸場的門口出現一道人影,對方快準狠的開槍,打向現場的男人。

第八位導師中槍,但中槍的不止他,另外一槍打中禦澤西。

兩個人幾乎同時轟然倒地。

“禦澤西……”

不知道是什麼人開槍,但看著禦澤西也倒下,林初瓷很著急,心裡不希望他為她而死,否則她餘生難以心安。

看向開槍的地方,她看見一個男人朝她跑來,對方穿著暗月閣的衣服。

直到男人狂奔到近前,林初瓷才認出來,是戰夜擎來了!

剛剛也是他及時開槍,射殺了第八位導師,但也打中了禦澤西。

“瓷瓷!”

戰夜擎看見女人躺在地上,衣服沾染鮮血,他快心疼死了。

“戰夜擎……”

“快!我帶你離開這裡!”

將女人從地上扶起來,背在背上,戰夜擎朝大門跑去。

此時,禦震天在古堡觀望台上目睹整個過程,親眼看見他的兒子為了林初瓷衝進鬥獸場,又看見一個男人射殺第八位導師和他兒子,並且將林初瓷從鬥獸場帶走。

“快去鬥獸場!攔住他們!”

禦震天下令,自己也從古堡下來,趕往鬥獸場。

鬥獸場裡,禦震天看見躺在地上的兩個人。

“閣主,護法已經死了,少主還活著!”

禦震天當即命人,“快!快送他去搶救!”

“是!”

手下抬走禦澤西的同時,禦震天再次下令,“把擅闖鬥獸場的人,還有莉婭全都抓回來!”

“是!”

暗月閣的人手紛紛追擊戰夜擎他們,戰夜擎揹著林初瓷跑出鬥獸場後,外麵有龍牧野接應。

等他們上車後,龍牧野開車逃離現場。

暗月閣的人從裡麵追出來,子彈在後麵飛。

砰砰砰……

龍牧野車技出神入化,成功躲過襲擊。

可古堡外的吊橋正在緩緩的斷開,向上收起。

“老大坐穩了!”

龍牧野大喊一聲,鉚足馬力,猛地朝吊橋上衝去。

有侍衛接到通知,阻攔他們,但根本攔不住狂野飛馳的車輛。

車輛從吊橋上飛出去,在空中劃出一道長長的弧線,彷彿特技慢鏡頭一般,車輛淩空飛出一段距離後,最終落在對麵的路上。

他們順利逃出來了,身後關閉的吊橋,反而為他們攔截住追擊的暗月閣人馬。

一路飛馳,直到離開沸城古堡勢力範圍,返回s國的首都霖市境內,龍牧野才放慢車速。

男人回頭,興奮的臉龐上飛揚著痞帥的神采,“老大,現在安全了。嫂子冇事吧?”

林初瓷已經聽戰夜擎介紹過開車的男人叫龍牧野,是他在s國的一個好兄弟,她在s國生活的時候,也聽說過這個龍家二少爺。

戰夜擎一直抱著林初瓷,把她護在懷裡,低頭看一眼女人,“怎麼樣瓷瓷?”

林初瓷冇有明顯的外傷,受的是內傷,內臟被擊打的很痛,但她可以承受,搖搖頭,“我冇事,謝謝你們來救我,你們怎麼混進去的?”

“牧野想的好辦法,我們喬裝成古堡的人,跟著送物資的車混進去。”

戰夜擎把女人往懷裡緊了緊,“還好我們去了,不然今天後果不堪設想。”

林初瓷告訴戰夜擎,“不管怎麼說,從今天起,我和他們,再無瓜葛!”

林初瓷冒著死亡的風險,隻是為了得到自由,從今往後,暗月閣若是再來傷她,可彆怪她出手無情!

龍牧野開車回到霖市,先送他們去醫院。

戰夜擎堅持要帶林初瓷去檢查一下才放心。

經過醫生檢查,拍過片子,確認林初瓷冇有筋骨方麵的問題,主要是內臟有些內傷,服藥配合靜養才能康複。

從醫院出來,龍牧野安排他們住在霖市的一處私人公寓裡。

“老大,你們先住下,有什麼需要的可以聯絡我,我安排人送過來!”

“好!”

送走龍牧野,戰夜擎抱著林初瓷去浴室。

將女人放進浴缸的溫水裡,幫她清洗身上的血跡。

看著女人白皙的皮膚上遍佈很多瘀傷,心口緊了緊,“是不是很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