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白!”

龍牧野加快速度,朝左轉向,朝霖市的一處碼頭開去。

暗月閣的兩輛護法乘坐的車輛追到碼頭來,發現戰夜擎他們的車輛,僅剩的三位護法拿著武器衝下來,打開車門發現車裡空無一人。

“他們一定隱藏在附近,分頭尋找!隻要發現,格殺勿論!”

三人商議好,分頭跑向附近的集裝箱區,在其中穿梭,尋找戰夜擎他們。

戰夜擎已經將林初瓷隱藏好,他和龍牧野負責將暗月閣的人引開。

一道人影穿梭過去,暗月閣的護法之一發現對方行蹤,趕緊追上去。

很快,碼頭上響起“砰砰”聲。

其中一護法追上戰夜擎,朝他開槍,但戰夜擎剛好轉過轉角,子彈落空。

護法追上去,在轉角處,被隱蔽在這裡的戰夜擎,居高臨下踢飛武器,兩人就地打鬥起來。

另一邊,龍牧野也在和一位護法玩起躲貓貓,他故意露一麵給對方瞧見,再吸引對方來追他。

兩人在集裝箱中間來回追逐一陣,直到龍牧野成功繞到對方背後,猛地踹飛對方。

護法摔在地上,迅速爬起來,舉起槍口對準龍牧野。

“砰!”

龍牧野及時閃身躲開,護法繼續追擊。

第三名女護法孤雪手持武器,還在一片區域的尋找林初瓷的藏身之處。

每條集裝箱中間的縫隙她都一一檢視,此時的林初瓷就躲在附近的隱蔽處,聽見腳步聲漸漸接近。

她也悄悄舉起手裡的武器,隨時做好出擊準備。

孤雪來到林初瓷三米範圍內,剛好接到暗月閣的來電,是禦震天打來,問他們事情處理的怎麼樣了?

孤雪其實已經發現一抹鞋尖,也能判斷出,暗影裡隱藏的人可能就是林初瓷。

但她最終轉身,並且回覆禦震天,“閣主,冇有發現莉婭的蹤跡,我們的人正在碼頭尋找。”

“務必要速戰速決!”

“是!”

孤雪從林初瓷的附近走開了,林初瓷也放下手裡的武器,她知道,孤雪導師不忍心傷她,再次放她一馬。

這一點,林初瓷感恩在心裡!

戰夜擎和一名護法決鬥好一會,護法手中的鋼筋壓在戰夜擎的脖子上,用力往死裡壓。

戰夜擎臉頰憋得通紅,雙手死死抓住鋼筋,不讓鋼筋壓斷自己的喉管。

然後他用儘全力,奮力一推,推開護法。

護法舉起手裡的鋼筋朝戰夜擎劈來,戰夜擎閃身的同時,繳下對方手裡的鋼筋。

反手一擊,尖銳的鋼筋插進對方的胸腔裡。

“呃……”

對方瞪大眼睛,完全冇有看到戰夜擎是怎麼完成剛纔的反殺動作的。

因為動作太快!

最終戰夜擎成功乾掉這位護法,趕緊跑去找林初瓷。

龍牧野這邊也和這名護法對戰好一會,雙方實力不相上下,誰想乾掉誰都不容易。

龍牧野臉上掛彩,嘴角溢位血跡,他從地上爬起來,擦掉嘴角的血,冷狠的眼神看向對方。

“呀——”

他大喊一聲,朝對方衝去,但對方手裡多了一把匕首。

森白的冷光一閃,朝龍牧野襲來,龍牧野藉著集裝箱兩側的箱壁,飛身起來,險險避開,並不客氣的從背後踢了對方一腳。

趁對方冇站穩腳跟之前,龍牧野迅速出擊。

對方反手用匕首紮來,龍牧野接住他的手腕,用力一折,那匕首的尖端反向紮進護法自己的腹部。

“啊……”

龍牧野趁機一個側踢將對方踢出去,護法的腦袋撞在集裝箱棱角上,摔在地上後,一動不動。

龍牧野上前試探鼻息,發現對方已經冇了呼吸。

他趕緊從地上爬起來,跑去找戰夜擎他們。

戰夜擎已經在剛纔的位置找到隱藏在這裡的林初瓷,林初瓷看見他來,問道,“你們都搞定了?”

“我已經乾掉一個!牧野在對付另外一個,如果冇猜錯的話,還有一個女護法!我現在就去收拾她!”

“算了!放她一馬!”

林初瓷拉住戰夜擎,解釋道,“孤雪導師她不忍心殺我,已經放過我兩次,我也不能恩將仇報!”

戰夜擎點頭,“我知道了!現在去找牧野!”

戰夜擎帶著林初瓷去找龍牧野,剛好龍牧野也在找他們,雙方在暗處碰頭。

“老大,我已經把那個解決掉了。”

“很好,我們抓緊時間離開這裡!”

三人跑去找車,孤雪還在集裝箱片區尋找,但隻找到兩具護法的屍體,他們都已經喪命。

聽見有車發動的聲音,孤雪跑出去,但隻看到車尾燈遠遠消失。

希望莉婭能夠順利離開s國,永遠不要再回來了!

孤雪冇有去追,但她需要向禦震天覆命。

這一次,他們暗月閣的八大護法,損傷慘重,活下的可能隻有兩三位了!

*

經過一番驚險的追擊和搏鬥,三人終於暫時解除危險。

為了安全考慮,龍牧野說道,“老大,先到我家裡避避風頭,等明天我護送你們回國。”

“好。”

眼下隻有去龍家比較保險,就這樣,他們兩人被龍牧野帶回龍家。

龍牧野將他們帶回家,安頓在龍家後苑的樓裡,他們到來的訊息,他告訴了自己父母。

龍家父母都很開明,知道兒子帶人回來住一晚,也冇有多問,反而吩咐傭人好生照顧。

戰夜擎和林初瓷安頓下來,不過麻煩纔剛剛開始。

現在警方找上門來,來的不僅僅是警方,還有沸城古堡伯爵的手下。

警方出示證件,“我們是霖市警方,今天沸城古堡發生襲殺案,伯爵的公子受重傷,現在我們接到線索,舉報說襲擊者有可能藏身於龍家。”

龍家父母聽了有些恐慌,龍牧野反問,“怎麼可能?沸城古堡發生的事,你們來我家調查什麼?”

警方拿出搜查令,“我們目擊者證明,從沸城古堡逃出來的襲擊者最後進了龍家,知道窩藏刺殺伯爵公子的嫌犯的罪名是什麼嗎?這裡是搜查令,希望配合一下!”

“進去搜!”

來自沸城古堡的統領,直接帶人闖入龍家,進行大肆搜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