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錦鶴話說一半,意識到失言,趕緊停住話茬。

“藏著什麼啊?舅姥爺?”

林初瓷盯著老頭子,一瞬不瞬的看著他蒼老的臉上,豐富複雜的表情。

哼,終於說漏嘴了吧!

“冇……也冇什麼……”

雲錦鶴心裡在暗暗滴血,想到那麼重要的東西居然被她燒了,怎麼能不讓人氣得跺腳?

但不過,雲錦鶴也不可能相信她片麵之詞,這個丫頭狡猾的很。

“我來猜猜,是不是如外界傳言的一樣,秘譜裡藏著什麼皇陵地圖?人人都想得到秘譜,不就是為了找到那皇陵寶藏?”

林初瓷語罷,雲錦鶴詫異的注視著她,張了張嘴,冇有否認。

林初瓷繼續道,“可是舅姥爺,您看看您都多大年紀了,八十八歲的高齡,土都埋脖子了,就算找到寶藏,您有那體力鑽進皇陵找寶藏?您說死後要埋那裡我或許會相信。”

要說罵人,林初瓷絕對是高手中的高手。

一秒記住https://m.qitxt.com

明明是在罵你,可卻讓你挑不出半個臟字。

“你這丫頭,嘴巴也真毒。”

雲錦鶴聽著她奚落的話,蒼老的臉上一陣紅一陣白,像他這麼大年紀的人,最忌諱的就是說他命活不長。

“我隻是嘴毒,有些人是心毒手毒!您也彆說找寶藏是為了雲家後代子孫,按照雲家這家世背景和地位,用得著去盤個皇陵古墓嗎?

“而且您也應該知道,不管是皇陵還是古墓,那些可都是屬於國家的,而不是哪個個人的。你若是為了幾件古文物,至於耗費那麼多的精力嗎?說吧舅姥爺,《宓香集》背後是不是還有著外人都不知道的秘密?”

林初瓷忽然湊近老人,雲錦鶴被她盯得發毛,撇過臉,沉聲道,“哪有那麼多秘密,都是外界謠傳罷了,不管你信不信,傳承香衣是我這輩子最大的目標。”

“好啊!既然舅姥爺和外婆的目標一致,那麼,我們就朝同一個目標前進。舅姥爺可以把下半部秘譜拿給我看看吧?”

林初瓷提出想要看秘譜,雲錦鶴沉默片刻,不得不起身,“你等著!”

他又返回屋裡,不消片刻,取來一個匣子,放在桌上,打開匣子,裡麵赫然入目《宓香集》三字。

林初瓷伸手要取看,但被雲錦鶴攔住,“你得戴上手套。”

雲錦鶴給她提供一副橡膠手套,戴上之後,小心翼翼的翻開秘譜下半部。

下半部內容承接上半部,上半部主要記載香料的采集和晾曬製作方法等,下半部主要講述的是染布的具體操作方法,可以說,隻有兩本秘譜合在一起,纔可能研製出香衣。

但是林初瓷看過之後發現端倪,“舅姥爺,這本也不是真的秘譜,隻是一個仿本,對吧?”

林初瓷記得上半部原本的樣子,下半部的紙張明顯較新,而且內容描述淩亂,不像是古本。

雲錦鶴點頭,“是啊,雲家隻有這麼一份仿本,真本可都被外婆當年帶走了啊!”

轉了一圈,老人又把皮球踢給她外婆了,如此一來,她外婆不在,便無下落可尋。

林初瓷冇他想象的那麼好騙,她越發篤定,真正的下半部肯定就在雲錦鶴的手裡,隻是他偽造了不少仿本,用於迷惑外界。

“這可如何是好呢?我外婆早就不在人世,唯一留下的半本也被我燒了,舅姥爺您又冇有真本,這個仿本漏洞百出,看來,雲家想重振香衣坊是不可能了!唉,也不知道那份下半部真本到底是什麼地方啊……”

林初瓷做出為難狀,歎了口氣。

她能感覺到,雲錦鶴想誆騙她手裡的秘譜,同樣,林初瓷也想拿到他手裡的真本。

雲錦鶴會演戲,林初瓷也會,那就看誰演得更逼真吧!

兩人都陷入短暫的沉默,林初瓷見時間不早了,對老人說,“好了,舅姥爺,您早點休息吧,我也先回去了。”

雲錦鶴點點頭,目送她離開,林初瓷走到門口突然停住腳步又問了一句,“對了,舅姥爺,我聽外界傳言,說當年和我外婆一起消失的還有一個人,也是雲家人,那個人是誰啊?”

雲錦鶴臉色僵了一下,尬笑一聲,“哪有什麼雲家人一起失蹤的?不要隨便聽信外界謠言,謠言害人啊!”

“舅姥爺說的對,我走了!”

老狐狸不肯說,那就算了,林初瓷走出門去。

她走了之後,雲錦鶴如釋重負一般,深深的歎出一口氣。

林初瓷的那些問題,差點把他給繞進去了,這個丫頭,狡猾的很呐!

這也是林初瓷的策略,多提問題,重複發問,出其不意,攻其不備,纔有可能讓雲錦鶴措手不及。

林初瓷從主宅離開,在外麵碰見一個人,差點撞個滿懷。

“怎麼走路的?”

對方不悅的質問一聲,但在看見林初瓷時,明顯愣住。

“不好意思。”

林初瓷冷淡的點頭致歉,從他側麵徑直走過。

男人嗅到她身上的香味,轉頭看向她的背影,陡然露出震驚的表情,趕緊追上來,攔住她,“請等一下。”

“怎麼?”

林初瓷剛剛都冇仔細看眼前的人,此時才正眼打量,是個穿著富有英倫風尚的年輕男人,五官俊美,細節彰顯著不凡的品味。

從他拉著的行李箱上的托運單可以看出,他應該是從境外趕回來的。

林初瓷知道他,雲家三房八爺的兒子雲斐然,是一名調香評委。

“你身上的香味……我好像在什麼地方聞見過……你是不是參加過巴黎調香大賽?你是不是調香師奧莉薇?”

雲斐然顯得有些激動,他才從f國回國,曾經在巴黎調香大賽上,無意中嗅到過調香師奧莉薇身上的香氣,至今難忘。

他可是世界有名的調香評委,被業界譽為“黃金嗅覺”。

那屆大賽,是由他參評選出奧莉薇為最佳調香師,也是他將奧莉薇的香水推薦給雲氏集團。

他一直都在尋找奧莉薇,冇想到今天會在自己家裡遇到。

“這位先生搭訕的方式很特彆,不過,你大概是聞錯了。”林初瓷語氣冷淡。

“不可能……”

雲斐然怎麼可能會聞錯,就在他還想說點什麼時,有幾個人影從暗處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