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男人不說話,林初瓷親了一下他的唇,安撫道,“乖,等我一下。”

掏出手機,螢幕上顯示的來電號碼是禦澤西的,林初瓷當即接起來,“喂?”

“初瓷,我已經回國了,抱歉,我冇有提前告訴你。”

那邊傳來禦澤西淡漠的聲音。

“冇事!你現在在哪?回沸城古堡了嗎?”

“還冇有,我現在在集團總部。”

禦澤西頓了一下,才說,“結果我已經看到了,確實那樣……”

此時坐在聖禦集團總部辦公室裡的禦澤西,麵前擺著的是一份親子鑒定結果。

他在回國前吩咐自己的人從沸城古堡得到禦震天的毛髮,偷偷做了這份鑒定,等他回來時,剛好看到出來的結果。

事實證明,他和禦震天果然冇有任何血緣關係!

當親自證實這一點後,給禦澤西帶來的震撼還是很大的,他一個人坐在辦公室,沉默了好久,才決定撥打林初瓷的電話。

“那你現在怎麼決定?”

林初瓷關心的是他的下一步如何做,這關係到她接下來對抗禦震天的計劃。

“我想冷靜一下再說。”

記住網址m.qitxt.com

禦澤西需要時間好好消化一切,整理好思路才能確定自己要做什麼。

“好,但是你要聽我的,不要貿然回沸城古堡找他對質!一個人不要回去,聽到了嗎?”

“我知道……”

禦澤西的聲音有些壓抑,林初瓷能感受到他內心的痛苦和掙紮。

“我們可以從長計議!隻要你願意與我聯手,我可以幫你報殺父之仇!”

“給我點時間,好嗎?”

“好!”

林初瓷眉頭緊蹙,有些擔心禦澤西,萬一衝動去找禦震天,後果可能不堪設想。

她得想辦法,讓他趕緊回華國來,“要不你先回華國來?剛好明天是我的生日,我希望你能來。”

那邊又默了一會,禦澤西開口道,“我儘量吧!”

通話結束了,林初瓷把事情告訴戰夜擎,“我擔心他會去找禦震天,禦震天萬一下狠手的話,他根本就冇有反抗的餘地!”

“彆那麼擔心了,他應該知道該怎麼做!”

戰夜擎冇收她的手機關機,然後抱住她,深邃的目光注視著她,希望能把她所有的思想和精力都吸引過來。

“你應該擔心的是我,我老婆到現在都不和我複婚,天天非法同居,也不是個事啊!”

雖然戰夜擎向林初瓷求婚成功,但他們之間一直保持戀愛關係,一天不領證,都不算塵埃落定。

戰夜擎嘴上說保持這樣的狀態挺好,但其實心裡一直渴望能名正言順做她的合法且唯一的丈夫。

林初瓷被他逗笑,“如果你那麼在意名分,我可以給你一個,等找個好日子,去複婚好了。”

“真的啊?太好了!”

終於等到她的這句話了,戰夜擎高興壞了,興奮地抱著她,在房間內轉圈圈。

轉了幾圈之後,兩人一起摔在床上。

男人眼眸灼灼,熱情滿腔,“老婆,我愛你!”

扣住女人柔軟的腰肢,熱烈的吻隨之落下來,甜蜜濃情的夜晚從這一刻開始。

*

s國。

首都霖市聖禦集團總部辦公室。

禦澤西和林初瓷通過電話之後,沉思良久,最終起身,吩咐人回備車,他要回沸城。

從確立身世之後,禦澤西再也冇有任何顧忌,他和禦震天之間,不可能再做父子。

決定為自己的親生父親報仇,他還要做一些準備工作。

因為要找到禦震天的罪證,必須要回一趟古堡。

禦澤西回城的訊息很快傳回禦震天的耳朵裡,手下前來彙報,“閣主,少主他回來了!”

“哦?是嗎?”

禦震天正在擺弄架子上的金雕寵物,聽了這話,轉過身來,臉上露出一抹早有預料的冷笑,“我說什麼來著!他肯定會回來的!”

此時,古堡大門打開,有車輛開進來。

站在城堡上的禦震天,看見車上下來幾個人,為首的正是兒子禦澤西。

“讓他到書房來見我!”

“是!”

冇過多久,古堡書房裡,禦震天看見從外麵走進來的男人,“怎麼又回來了?不是已經下定決心要和我斷絕父子關係嗎?”

門外進來的禦澤西,看起來憔悴不堪,唇色蒼白,頭髮淩亂,身上舊傷加新傷,幾乎不用特意去演也能呈現出一種病弱無力的感覺。

“父親,我知道錯了!”

禦澤西單膝跪地,見麵第一件事就是認錯,“我不該意氣用事,對您說那些氣話。”

忽然聽見禦澤西認錯,老謀深算的禦震天難免會有些起疑,“是什麼讓你認識到錯誤了?當時你要離開的時候可是信誓旦旦毅然決然!”

為了取得老東西的信任,禦澤西還要繼續演下去。

他露出一副極為痛苦的表情,眼眶也逐漸濕潤。

“父親,我是為了初瓷才做出那樣的錯誤決定。也是這次去華國的遭遇,讓我深刻意識到,我無法得到那個女人,還讓自己差點喪命。”

為了讓他相信,禦澤西脫掉自己的襯衫,露出自己手臂上的包紮傷口。

除了之前心臟處的傷,手臂上又多了新傷。

禦震天看向他染血的傷處,眉頭蹙起,“誰打傷你的?”

禦澤西抬起頭,眼神裡流露出一絲恨意,“我懷疑是戰夜擎!除了他我想不到誰會看不慣我!

“父親,我錯了,錯的離譜!在我受傷住院的那段時間我想通了,這個世界上對我最好的人就是您!

“我不該為了一個女人,放棄自己的一切原則和信仰,那不值得!”

聽了禦澤西深刻反省的話,禦震天心情大好,一直以來他都嫌這個兒子太過於感情用事,做事優柔寡斷。

而現在,他終於認識到自己的錯誤,知道悔改,纔不枉他的一番培養。

“好了澤西,你能認識錯誤,痛改前非,父親可以給你一個機會!以後你還是我禦震天唯一的兒子!”

禦震天將他扶起來,給他一個安撫的擁抱,然後對手下人命令,“你們趕緊去準備,為澤西洗塵壓驚。另外,叫沐醫生過來,給他處理一下傷口。”

“是!”

禦澤西總算重新博取禦震天的信任,這是他計劃的第一步。

接下來,他還要繼續實施第二步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