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初瓷帶著孩子們坐在一處花藤編織的搖籃椅上,看向舞台。

當巨大的幕布拉開之後,所有人都能看見舞台中心的白色鋼琴,以及坐在鋼琴前麵的男人。

一束燈光從頂端落下,照在男人的身上。

金色的髮絲被打亮,男人的雙手幾乎透著光芒,輕輕的落在琴鍵上,動聽的音符便跳躍而出。

隨著他的演繹,悠揚的鋼琴聲緩緩迴盪在整個宴會廳。

已經有人認出那個人是誰了,驚呼聲連連。

“啊!那是國際著名的鋼琴王子kyson!”

“是凱森!天啊,居然把凱森都請來了!”

“凱森來了,那麼歐洲皇家樂團肯定也來了吧?”

林初瓷和其他人認真地聆聽鋼琴聲。

她的目光落在彈琴的男人身上,確實人如其名,之所以凱森會被稱之為鋼琴王子,也是因為他生來就具有著高貴的瑛國王室血統,而且長相也特彆像精靈王子奧蘭多。

瞭解凱森的人都會知道他這些年都和歐洲皇家樂團合作,國際上的每場演出,他都會以鋼琴獨奏的方式出場。

他在國際音樂界的人氣,如日中天,紅遍全球。

能聽他的音樂會,有時候都會一票難求。

一秒記住https://m.qitxt.com

今天能夠有幸現場欣賞,當真是花了大手筆的。

陸南玹看著演出,湊過來悄悄問戰夜擎,“老大,這國際版的演出不錯吧?”

“嗯,不錯!”

戰夜擎讚賞的點點頭,感激兄弟的幫忙,請來了國際有名的鋼琴王子還有皇家樂團,讓今晚的生日宴會錦上添花。

當凱森的鋼琴獨奏結束,緊接著一束束燈光隨之亮起,黑暗的地方被照亮,歐洲皇家樂團的成員們正式亮相。

穿著燕尾服的指揮家,攜帶所有人向林初瓷他們這裡彎腰致意,接著,隨著指揮棒的揮舞,樂團的演奏正式開始。

或雄渾壯闊,或唯美浪漫,或感人至深,都在音樂裡儘情體現。

不愧是全球有名的歐洲皇家樂團,他們的演出總能用最動聽的音樂洗淨人們的心靈。

整場演出非常的成功,等到樂團的演奏結束,所有賓客們都起身鼓掌叫好。

樂團的指揮帶著成員們起立謝幕,鋼琴王子凱森也站起來。

之後,誰也冇有想到,凱森從鋼琴的另一端,取出一束鮮花,然後手捧著鮮花,朝林初瓷走來。

大家都以為他是代表皇家樂團前來為壽星送祝福的,但凱森來到林初瓷的麵前時,親切地開口。

“親愛的莉婭,好久不見,生日快樂!”

“好久不見,凱森!”

凱森很自然的執起林初瓷的手,並且親吻了她的手背。

一個小小的吻手禮,卻讓戰夜擎感受到一絲莫名的敵意。

再看鋼琴王子,他目不轉睛地盯著林初瓷,眼眸裡的深情和愛意,藏都藏不住。

戰夜擎華麗麗的醋了!

什麼情況?

這個鋼琴王子難道和林初瓷以前早就認識?

“你怎麼會在這裡?這麼久以來,我一直在找你,你知道嗎?莉婭!”

凱森的眼裡隻有林初瓷,彷彿旁邊所有人都不存在,見到林初瓷時,他迫不及待的想要傾訴自己的相思之苦。

“對不起啊凱森,當時回國並冇有和你聯絡,我很抱歉。不過今天你能來華國,參加我的生日宴,我很感謝你,也很高興。”

林初瓷表達了歉意,也歡迎他的到來。

凱森紳士地搖搖頭,“你的意思是,我可以參加你的生日宴會?”

“當然!你們樂團的人都可以留下來參加!歡迎你們!”

“謝謝!”

凱森很激動,忍不住輕輕的擁抱了林初瓷一下。

但這時,戰夜擎從後麵擠上前來,站在林初瓷的麵前,摟住她的肩頭,宣誓主權的同時,和凱森打招呼。

“你好凱森先生,我是莉婭的未婚夫。”

戰夜擎眼神透露著威懾,但又不失大度,凱森明顯露出吃驚的表情。

當時凱森認識林初瓷的時候,瞭解過她,知道她是一個特彆獨立自強的女人,她不接受他的追求,他也尊重她的選擇,說過願意等她。

但現在他震驚了,看看林初瓷又看看戰夜擎,“哦,莉婭,你什麼時候有了未婚夫?你不是說過不結婚的嗎?”

“此一時彼一時,現在我遇到那個想讓我結婚的人了。”林初瓷轉頭看了戰夜擎一眼。

凱森似乎有些難以接受,“但是我也愛你啊!”

外國人的愛意表達的總是那麼的直接又猝不及防,凱森覺得如果給他機會,他也會成為一個很好的男友或丈夫。

周圍的人聽見鋼琴王子向林初瓷表白,都非常吃驚。

誰能想到世界有名的鋼琴王子居然愛著林初瓷呢?

沈薇薇忍不住嘀咕一句,“哇,要是鋼琴王子向我表白,我一定馬上嫁給他!”

身後的季少白直接拍了她的腦袋一下,低低的威脅,“你敢!”

沈薇薇無辜捱了一下,回頭瞪了一眼季少白,怎麼哪哪都有他?她的事要他管啊?

“靠,什麼情況啊這是?我弟有危險了!”

戰明月他們有些擔心戰夜擎了,明顯的是情敵來了啊!

戰家的父母看到這一幕也替戰夜擎捏把汗,兒子你要加油啊!

“老大,你完了,情敵當麵挑釁你呢!”

季少白在戰夜擎耳邊嘀咕一聲。

戰夜擎聽了這話都要炸裂了,他甩眼看向旁邊的陸南玹,想問問他出的什麼餿主意?

好好的給他招了個情敵來!

這不是存心讓他難堪嗎?

陸南玹做夢也冇想到,自己居然好心辦了一件壞事,給他們老大又捅了一個簍子。

這可怎麼辦?

人家這位鋼琴王子要顏值有顏值要才華有才華,除了血統人種不同,一點也不輸給他們老大。

麻了麻了,陸南玹現在就想找個地方藏起來,免得被老大興師問罪。

凱森依舊沉浸在與林初瓷的重逢情景當中,又道,“你不知道這些年我是怎麼過來的?無時無刻不在思念你!我一直在等你!”

“抱歉凱森,我們可以成為很好的朋友的。”

林初瓷婉言拒絕,不想把氣氛搞砸。

“你是說你願意給我一個機會嗎?我們可以先從朋友開始瞭解彼此,我的一切都可以和你分享。”

凱森越說越激動,他不懂她的話是拒絕的意思。

戰夜擎臉色不對,眼神也逐漸變得陰鷙,垂在身側的手不禁握成拳頭,就在戰夜擎忍不住要發飆時,有人攔住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