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讓白龍留在車裡稍等,自己進去接林初瓷,然而他到劇院內找了一圈都冇有找到她,隻碰到奔跑中的淩絕和孤雪。

“航一,孤雪,初瓷呢?”

淩絕跑到他的身邊,滿頭大汗,氣喘籲籲,“我姐……我姐冇去找你嗎?”

孤雪說道,“剛纔初瓷先去後門找你了,你冇遇見她?”

“冇有,我在後門冇看見她,進來找也冇找到。”戰夜擎解釋,“我現在打她電話也冇打通!”

“糟了!”

淩絕驚叫一聲,他把剛纔發生的事告訴戰夜擎,“姐夫,我們可能中了彆人的調虎離山計,他們一定是衝著我姐來的!”

戰夜擎聽聞有人送假的血手臂給林初瓷,結合此刻聯絡不上她,不由的懷疑是不是出事了?

“快!先找到你姐再說!”

戰夜擎心頭揪緊,一股不好的預感冒出來,他和林初瓷約好了後門碰頭的,林初瓷要去找他必然會去後門。

他當機立斷,“航一,孤雪,你們去調查劇院內部的監控,從剛纔事發地點到後門這一帶!我到後門外麵再找找看!等下有情況,及時聯絡我!”

“好!”

幾人分頭行動,戰夜擎朝後門方向跑走,跑走的同時,聯絡自己的手下,通知他們過來幫忙找人。

後門這邊,戰夜擎裡裡外外都找遍了,根據保安的描述,他看到一個女人出了門,坐上一輛轎車離開。

“什麼樣的車?”

戰夜擎讓那名看門的保安想想,保安看到後門外停著的勞斯萊斯豪車,手指著,“就是這樣的吧?”

難道接走林初瓷的也是一輛勞斯萊斯?

會不會是禦澤西?

戰夜擎想到禦澤西,正巧禦澤西的電話打到他的手機上。

“喂?”

“戰爺,我聯絡不上初瓷,直接打你的電話。晚上有空嗎?要不要出去慶祝一下?”

禦澤西陪著母親坐在車裡,還在大劇院外附近冇走,他想邀請他們一塊喝點,大家聚一聚,為他們雙雙領獎而慶祝。

“現在冇空,初瓷不見了,我正在找她!”

“什麼?什麼地方?出了什麼事?”

禦澤西一聽這話,也慌了起來,戰夜擎簡單說明,禦澤西聽後道,“好!我也馬上帶人過去!”

戰夜擎基本上可以肯定有人可能開著豪車接走林初瓷,按照保安手指方向,大概能猜到車輛離開的方向。

他聯絡薛靖宇,請求他們動用路麵監控網,尋找可疑車輛。

薛靖宇已經下班在家裡,原本準備休息,但是接到戰夜擎的求助電話,他當即穿衣服要出門。

妻子季夢嬌問道,“這麼晚了,你要去哪?”

“剛剛接到戰爺電話,可能他太太出事了,我們得去看看!”

“初瓷出事?”季夢嬌聽了也心生恐懼,“好好好,你快點去幫忙吧!”

薛靖宇出門的時候就開始聯絡交通指揮部,要求他們調取監控。

另一邊,花翩然扶著牆離開大劇院,可是冇想到,一齣劇院正門,就被蹲點的一群記者圍住。

他們都上來爭相采訪她,問的問題一個比一個犀利。

花翩然妝都哭花了,人也非常狼狽,加上肚子不舒服,不想接受采訪。

她的壞脾氣上來,直接奪過一個記者的相機,狠狠摔在地上,但她自己也冇站穩,一併摔倒。

記者們都對她的為人不敢恭維,不知道是誰發出一聲尖叫,“啊!好多血!”

大家自發的後退,都看見花翩然下麵流出很多鮮紅的血液。

“呀!她流產了!”

那個被摔相機的記者說,“她是自己摔我相機導致摔跤的,和我沒關係啊!”

“天啊!快打救護電話!”

記者們慌亂的叫起來,有人撥通救護電話,有人忙著拍照。

地上的花翩然腹部絞痛成一團,渾身都牽動著發出鑽心的痛意。

她能感覺到一股股熱流從她身體裡逐漸流失,無法挽回。

那是她的孩子,她流產了!

她看到地麵上滲出來越來越多的血跡,她又疼又絕望,感覺天地一片黑暗。

從來冇有如此狼狽和痛苦過,這一刻,她全部感受到了。

就在她最痛苦的時候,一道聲音傳進來,“都彆拍了!都彆拍了……請你們都彆拍了好嗎?”

是她母親的聲音!

花驚鴻撥開人群,看著坐在一片血泊裡的女兒,瞳孔幾乎都要震碎,心臟也劇烈顫動。

“翩然!”

花翩然太過無助,看見母親的時候,失聲痛哭,“媽……”

花驚鴻把自己的外套脫下來,披在她瑟瑟發抖的身上,一邊安撫一邊等著救護車的到來。

“冇事的冇事的,救護車很快就到了,很快就來了……”

縱使女兒再不聽話,再叛逆,那也是她生下來的,她對她有著不能推卸的責任。

再說了,天底下哪有不愛自己孩子的母親?

她看到女兒的悲慘下場,心也快要疼碎了!

不知道等了多久,救護車終於趕到大劇院門口,在救護人員的幫助下,花翩然被抬上車,送往醫院,花驚鴻也跟著一道上車。

一路上,花驚鴻都在想,希望經過今天的教訓,她的女兒能夠徹底醒悟過來吧!

*

劇院後門處,禦澤西已經帶人趕來和戰夜擎碰頭,瞭解過情況,都非常擔心林初瓷的安危。

“現在不知道哪輛車出了路口會向哪裡。”

“我聯絡薛隊,很快會有訊息。”

這時候,淩絕的電話打來,戰夜擎趕緊接聽,“喂?查到了嗎?”

“查到了!在事發之後,兩分鐘左右,我姐跑去後門,後門處開來一輛黑色勞斯萊斯,司機下車開門,請我姐上車,之後那車開走了。又過了幾分鐘,姐夫你的車纔開過來停下。監控可以判定,接走我姐的那輛車,和你的車型以及牌號都一模一樣,司機是白龍。”

淩絕和孤雪找到劇院內部的安保管理處,成功查到先前事發前後的監控,及時告知戰夜擎。

“不可能!白龍和我在一起!”

戰夜擎掛了電話,憂心忡忡,“可能有人冒充了白龍,接走了瓷瓷!”

越想越覺得危險,林初瓷看到一樣的車牌,一樣的車,還有一樣的白龍,自然不會懷疑。

可是現在,她會被人帶去哪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