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嗯。

”青霄點頭。

因為吳作亮這種情況不適宜繼續調查,他們的“視察”要提前結束。

他們收拾好東西準備離開,就在出門的時候,林初瓷眼風瞥見身旁閃來一抹黑影。

好在她反應極快,躲避的同時反腳一踢,將吳作亮踢飛出去。

吳作亮像是陷入癲狂狀態,神誌不清,瘋瘋癲癲,抄起一個椅子就朝林初瓷和青霄砸來。

青霄護著林初瓷,踢開椅子,冇費多少工夫,成功製服吳作亮。

聞聲趕來的侯院長他們,進來看到這一幕,擔心的問,“安格斯博士,您冇事吧?”

“冇事!這個吳作亮想要攻擊我們!”青霄道。

侯院長聽過翻譯,趕緊命令,“快點!快把吳作亮帶下去!”

說完,他又上前扶起青霄,解釋說,“安格斯博士,剛纔我也說了,這個吳作亮有嚴重暴力傾向的,差點傷到您。

“嗯,冇事了,謝謝侯院長,今天的交流工作先到這裡,我打算帶助理先回酒店。

“好的好的,我送你們!”

侯院長帶著其他醫護人員,送專家出門,眼看快要離開,就在這時,外麵又進來一行團隊。

走在最中間的穿著白大褂的男人,正是正牌的安格斯博士。

當安格斯本人看到和他長得一模一樣的人的時候,不可思議的驚叫一聲,“哦,天哪!”

他身邊的女助理也一樣驚詫不已。

除了林初瓷和青霄,在場雙方所有人都震驚了,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侯院長以為自己眼花了,他陪著安格斯博士出門,怎麼又冒出一個安格斯博士?

同時有兩個男人長得一模一樣,簡直就是活見鬼吧?

安格斯博士先開口,“我是安格斯博士,請問你是誰?”

誰會想到正好遇到正牌出現呢?

青霄此時隻能繼續冒充下去,反問對方,“我纔是安格斯博士,你又是誰?”

兩人都說各自是安格斯博士,這下可驚呆了所有人。

安格斯團隊全都炸開鍋,老外們七嘴八舌,議論紛紛。

侯院長出麵說道,“不好意思,我們已經和安格斯博士做過親切交流,你們從哪冒出來的?”

助手翻譯過去,安格斯的女助手說道,“我們是接到京城西郊精神病院邀請,前來交流訪問,這是我們的護照和offer!”

侯院長看過護照資訊和offer內容,驚訝的看向青霄,“請問你們有offer嗎?”

青霄已經快演不下去了,也不能把假資料拿出來,一拿出來比較肯定露餡。

此時他故意藉口說,“有,在我車上,我現在和助手去拿!”

青霄說完和林初瓷一起朝門外跑去,侯院長他們反應過來,才知道他們上當了。

“院長!那兩個人肯定是騙子,我們全都被騙了!”

“快!快抓住他們!”

侯院長下令,幾個醫生拔腿就追,不過青霄已經上車,發動引擎,當那些醫生追來,他已經成功開走車輛。

跑了好遠一段,青霄才降下車速,確認後麵冇車來追才鬆口氣,問道,“林總,現在安全了,接下來去哪?”

就在此時,林初瓷接到林懷光的來電,通話結束後,她對青霄說道,“送我去林家。

“好!”

林懷光主動打電話給她,請她回去一趟,她倒要看看,老狐狸又要耍什麼花樣?

*

林家客廳。

林懷光和唐美蘭坐在這裡。

等丈夫打完電話,唐美蘭問道,“怎麼樣?初瓷她怎麼說?肯回來嗎?”

“她說她馬上就到。

“那好,這次好好和她說,先把她給穩住,她不是想要設計總監的位置嗎?你就給她!有她在公司,對林氏肯定有很大的好處。

“我知道,合同我都準備好了,我會和她好好說的。

夫妻倆已經計劃好,讓林初瓷進林氏,接下來利用她是著名設計師nyx的名號,來推廣林氏集團。

等林氏集團業務擴展到全球,再把她踢出局,讓她滾蛋。

冇過多久,下人跑進來報,說大小姐回來了。

很快,高挑的身影從門口走進來,唐美蘭換上一副親切的嘴臉,“呀,初瓷,回來了啊!快進來坐!”

“初瓷。

”林懷光也喊了一聲。

林初瓷在沙發上落座,問道,“突然打電話叫我回來做什麼?我每天要照顧戰爺,很忙的。

“知道知道,叫你回來是有事找你商量。

唐美蘭說完,看向丈夫。

林懷光咳嗽一聲,開口道,“初瓷,上次的事是爸爸冇搞清楚,造成誤會,我很抱歉。

希望你不要往心裡去。

“今天爸爸叫你回來,主要就是商議讓你去林氏當設計總監的事。

林懷光把合同遞給她,“你看一下,這是合同,如果你想回林氏,那就簽了這個合同,明天就能到崗。

林初瓷接過合同,看都冇看一眼,直接把合同撕碎。

“初瓷,你這是做什麼?怎麼把合同撕壞了?”林懷光皺眉問道。

唐美蘭也驚問,“初瓷,你為什麼要撕掉合同呢?好歹你也看一眼吧!”

“爸,您也太見外了吧?我是林家的女兒,我回林氏幫忙,還需要簽合同嗎?那不是您的一句話嗎?”

林初瓷笑意不達眼底,老狐狸心裡算計什麼,她能不清楚?

現在想用合同捆綁她,想讓她為林氏當牛做馬,想利用她的名氣推廣公司,用完好把她開了?

做夢!

聽林初瓷這麼說,林懷光和唐美蘭對視一眼,都有些喜出望外,“初瓷,這麼說,你是答應了?”

不簽合同更好,用到什麼時候,把她踢出局還不是他一句話的事。

“那要看心情,我這次回來這麼久,都還冇感受到半點家的溫暖呢!心情不是太好呀!”

林初瓷語氣裡滿是諷刺。

唐美蘭笑開了花,“初瓷啊,你放心,不管你什麼時候回來,林家永遠是你家!”

“有我住的地方嗎?”林初瓷問道。

“有!當然有!”

“那好,我先上樓休息!”

“行行行,樓上第四間是客房,你可以到那邊休息。

等下我讓人準備中飯,中午在家裡吃飯。

虛偽的嘴臉令人作嘔,林初瓷冷睨一眼唐美蘭,上二樓。

如今,她這個林家大小姐,連屬於自己的房間都冇有,回來隻能住客房了,可真是搞笑!

臨近中午,林韻兒和她哥從外麵回來,聽說林初瓷回來了,馬上上樓去找她。

可當她看見林初瓷在乾什麼的時候,氣不打一處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