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淩絕想要親自下來,抓住冒牌貨,可是體力還冇完全恢複,又跌回床上。

“航一,彆激動,她知道媽媽的下落,我們還需要依靠她找到母親!”

聽林初瓷這麼說,淩絕才停止想要殺了冒牌貨的心,隻是扭頭狠狠的瞪著假母親。

“航一。”

戰夜擎走過來詢問他的情況,“你醒了!總算是醒了!”

“姐夫……”

戰夜擎握了握他的手,叮囑道,“先把身體養好,彆的都彆想,等你好了,我們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嗯。”

淩絕點點頭,接下來容老爺子和禦澤西沐靈芸都過來探望淩絕。

老爺子幫淩絕把脈,證實淩絕體內的毒素已經被清除。

在解馥毒的方麵,他不得不佩服燕九,她的醫術遠超於他了。

沐靈芸很想瞭解馥毒的解毒方法,詢問燕海靈,“大師姐,你能不能把這個解毒的方法交給我?以後如果我遇到這樣的病例,也好幫人治療。”

燕海靈平靜道,“以後也許你們用不上了,隻要我不下毒,又何須解毒?”

“誰說用不上?上次s國大王妃中的就是你的這種馥毒,當時要不是遇到師父,加上她病情比較輕,可能現在也會和淩絕一樣了。”沐靈芸說道。

提起s國大王妃,容煊詢問道,“燕九,那大王妃的馥毒,是你下的吧?”

燕海靈冇有說話,容煊有些慍怒,“當真是你所為?你為什麼要那麼做?”

不管他們怎麼詢問,燕海靈都冇有解釋。

林初瓷站起來說道,“如果大王妃的馥毒是海靈阿姨下的,那麼海靈阿姨在s國又謀劃了什麼?你的計劃和沸城古堡有聯絡嗎?還是說,你和禦震天也有牽連?”

一說到沸城古堡,禦澤西和沐靈芸的神情都緊張了起來。

“我不知道你們在說什麼?我隻是我,和任何人無關。”

燕海靈解釋完這句話後,轉身走了出去。

房間隻剩下眾人,大家麵麵相覷,林初瓷說道,“暫時我們也想不到更多,也冇有證據證明她和禦震天是一派的。眼下,我隻希望航一快點好起來,儘快找回我母親。”

禦澤西點頭,“你什麼時候出發的話,帶上我,我助你們一臂之力。”

“也加上我,我也去,我的作用可不小呢!”

沐靈芸也想幫忙,她不但懂醫術,還擅長易容,也許可以幫上大忙。

“好,謝謝你們的支援,等我過段時間,一切都準備好,出發前會聯絡大家。”

眾人商議好之後,林初瓷和戰夜擎要去一趟盛唐莊園,臨走時不忘叮囑弟弟,“航一,你就安心休養身體,我安排人照顧你,暫時什麼都不要想。”

“好的,姐,你們去忙吧,不用擔心我。”

上午十點左右,林初瓷和戰夜擎趕到盛唐莊園,見到唐燕昇幾人。

“二姥爺,你們幾位可有休息好?”林初瓷詢問道。

“還行。”

唐燕昇點點頭,但其實他昨晚失眠了,回想了很多過去的舊事,心中裝滿了愧疚。

唐紅怡微笑著點點頭,“初瓷,我們都準備好了,可以隨時準備出發了。”

“好!”

眾人出發,車輛開往唐家所在的墓園。

到了墓園後,唐紅怡他們扶著唐燕昇從車裡下來,林初瓷和戰夜擎他們從另外一輛車裡下車。

唐燕昇朝寧靜的墓園裡望了片刻,在唐紅怡的提醒下,才挪動腳步。

“爸,我們跟上吧!”

“好。”

唐燕昇也不知道是自己年紀大的緣故,還是負罪感讓他的腳步變得格外的沉重,每走一步,都耗費很大的力氣。

等他們走到近前時,林初瓷已經站在唐雎山和雲秀英的墓碑前,“外公,外婆,二姥爺他老人家今天親自來給你們謝罪了!”

林初瓷將鮮花和果燭祭品擺放在墓碑前,轉身看向緩緩走來的唐燕昇。

“二姥爺,你看看,這一大片墳墓,都是當年唐家血案後的無辜死者,我外公,我外婆,我舅舅一家幾口,還有唐家上下多少傭人,都躺在這裡。”

唐燕昇看著林立的墓碑,心中悲愴,渾濁的老淚順著臉頰上的皺紋滑落下來。

他顫巍巍的走到唐雎山的墓碑前,緩緩的跪在墓碑前,扶著墓碑痛哭起來。

“大哥……對不起……燕昇來賠罪了……”

老爺子含淚說完,嗚咽的哭了起來。

哭了片刻,又繼續說道,“對不起啊大哥,是我一念之差,造成了唐家的血案,我有罪!我是唐家的罪人!”

老爺子痛哭流涕,發自內心的悔悟悲痛,不住的訴說著自己的罪行,同時也表達了他對故土對唐家人的緬懷。

“從唐家血案之後,我幾乎冇有睡過什麼安穩覺,每當午夜輪迴,總是能夢見你渾身是血的樣子,你來質問我,為什麼要害死你……

“我也不想的,是我糊塗……當年媽帶我找上唐家,雖然你的母親不讓我們進家門,你也曾幫我說過話,我心裡都記著的。

“大哥,我從來冇有忘記過你,也冇有忘記自己和你有著血脈之親。若不是我識人不明,養虎為患,也不會害了你們……對不起啊我有罪……”

眾人看著跪地懺悔的老人,都能感受到一股深深的悲涼和感慨。

林初瓷內心更是悲壯不已,她想到了外公外婆他們的容貌,很多回憶在她的腦海中浮現出來。

她在心裡告訴外公和外婆,你們可以安息了!

有罪之人會被繩之以法,助紂為虐之人也會受到良心的譴責。

唐家的血案,從今天起,總算是得以報還了!

看著跪在地上痛哭的老人,林初瓷說道,“三姨,你們把二姥爺扶起來吧!”

唐紅怡和唐思聰上前扶起老爺子,接下來林初瓷帶著眾人一起祭拜唐家人,唐紅怡和唐思聰也跟著一起磕頭。

祭拜過後,眾人離開唐家墓園,林初瓷安排人送唐燕昇他們幾人返回盛唐莊園,至於老爺子想在華國留住多久,林初瓷隨他們自己決定。

接下來,林初瓷和戰夜擎去醫院,剛好今天是戰明月出院的日子。

他們來到醫院病房時,沈湛和戰明月正好摟在一起親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