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誰生氣了?”

戰夜擎語調都拔高兩度。

臉色那麼臭,還說冇生氣?

冇見過比他更傲嬌的!

“我說過了,晚上有點事。

我和學長一起去機場接了好朋友薇薇,晚上吃過飯,去唱了歌。

“我知道我占用的時間比較多,但是我也需要正常的朋友交往時間。

“這一點我和你強調過,不會因為我來沖喜就會改變什麼。

“你能接受就接受,不能接受我也不會改。

”林初瓷解釋。

“……”

戰夜擎氣得不想說話,這是來伺候他的嗎?

明擺著是來氣他的吧?

再這樣下去,他懷疑自己可能真的會享年26!

林初瓷靠近他一些,聞見一股酒味,問道,“你喝酒了?”

“我喝了,怎麼著?”

戰夜擎都冇告訴她,他喝酒還不是因為她,心情不好才喝的。

“當然不行!你現在身體還冇康複,在吃藥中,要忌酒!”

林初瓷嚴重警告一次,“以後不許再喝了!至少在你康複之前,絕對不允許再喝!聽見了嗎?”

“哼,你又不是我兒子的親媽,你憑什麼管我!”

戰夜擎輕哼一聲,他為什麼要聽她的?

他隻想聽木棉一個人的!

木棉纔是他老婆!

這脾氣倔的也冇誰了,林初瓷服,“行!你這位大爺以後想乾嗎就乾嗎,我不會再管了,好吧?我去洗澡了!你先睡吧!”

林初瓷的衣服都在樓上,她去樓上浴室洗澡去了。

聽見女人腳步聲離開,戰夜擎心裡都快炸毛了,他要是能睡得著纔怪。

他這麼生氣,她就解釋那麼幾句?

她都冇說她期間還去找她的老相好顧少傑這件事吧?

他們兩個一起去小包廂乾嘛了她敢說嗎?

*

林家。

顧少傑出了事,還冇傳到林家,夏建恒的事倒是傳過去了。

警方的電話已經打到林懷光的手機上,讓他們過去一趟。

林懷光和唐美蘭兩人上車,唐美蘭心裡有些冇底,非常擔心兒子。

“老公,建恒他不是請喬總吃飯嗎?怎麼現在警方讓我們去,說是因為他?”

“我也不清楚,先去看看再說,建恒一向做事穩重,肯定不會是好事。

“對對對,也許是做了什麼見義勇為的好事,警方通知我們去。

夫妻倆都往好的方向想,可是到了警局才知道,不是做了好事,而是夏建恒在飯店喝醉後砸了人家飯店,因為鬨事才被抓的。

搞清楚是這個原因後,林懷光和唐美蘭夫妻倆都被氣得不輕。

“建恒怎麼會做出這種事?”

林懷光有些不悅。

唐美蘭隻能閉眼為自己兒子找藉口開脫。

“老公,這也不能怪建恒,可能是晚上和喬氏的項目談成了,簽了約,他一高興喝高了,才鬨出這樣的事。

夫妻倆通過警方調解,賠償了飯店損失,還向對方誠懇道歉,這事纔算完。

他們把夏建恒帶回林家,做了醒酒湯給他,夏建恒迷迷糊糊酒醒了不少。

醒了之後,唐美蘭問道,“建恒,今天怎麼樣?和喬氏的合作簽了嗎?”

“簽個熊!被lc集團截胡了!”

夏建恒抹了一把臉,憤憤不平的說道。

“什麼?沒簽成?被截胡了?”

林懷光聽了這話,氣不打一處來,“也就是說,你是因為冇談成才耍酒瘋,把人家飯店砸成那樣?”

此時夏建恒已經被嚇得清醒過來,看到林懷光發怒,他趕緊下跪解釋。

“對不起,對不起林叔,都怪我冇辦好,是我的責任。

“我以後一定會加倍努力,求您不要生氣!”

唐美蘭幫兒子說話,“這怎麼能怪建恒?都是那lc集團乾的好事!

“不但不肯和我們林氏合作,竟然還和我們搶項目!

‘這lc到底怎麼回事,為什麼總是和我們過不去?”

林懷光眉頭深擰,沉默不語。

就在這時,唐美蘭接到女兒打來的電話,“喂?韻兒?發生了什麼事了?”

林韻兒把顧少傑出事的事告訴唐美蘭,唐美蘭聽完震驚到劈叉,“什麼?怎麼會發生這種事?好好好,你等著,我現在就過去!”

通話結束,林懷光問道,“韻兒又出了什麼事?”

“不是韻兒,是少傑,少傑在豪尊被人打傷了,現在人在醫院躺著,我們都趕緊過去看看吧!”

“誰打傷少傑?”

林懷光不敢相信,以顧少傑的身份,誰敢輕易打他?

都不知道具體情況,唐美蘭讓夏建恒先去休息,她和林懷光趕去醫院。

到了醫院這邊,林懷光和唐美蘭剛好遇到顧少傑的父母和妹妹也趕到這裡,雙方見了麵,一起來到急救室這邊。

看到林韻兒後,他們都問顧少傑什麼原因捱打的。

林韻兒抓到機會,告狀道,“爸媽,顧叔,阿姨,都是林初瓷乾的!是她打傷了少傑!今晚我們在豪尊唱歌好好的,結果就是因為她……”

林韻兒添油加醋,把事情經過講給雙方聽,大家聽了全都氣不打一處來。

“這個林初瓷,是不是太過分了?怎麼有這麼惡毒的女人?想害死我兒子啊!”顧母憤怒的叫道,“老林,你怎麼也不管管?”

林懷光頭皮發炸,“我倒是想管,我哪裡管得了她?”

唐美蘭解釋道,“顧太太,我們也都拿那丫頭冇辦法,她已經把我們林家弄得雞飛狗跳了,我們也很頭大!”

“唉,我不信還治不了她了,趕緊報警,我要讓警方抓她!讓她坐牢!”顧母叫道。

“不能報警!報警也冇用!阿姨你不知道,林初瓷她背後有季老闆當靠山金主,警方都被他們收買了,我們就算報警也冇用。

“豈有此理!”

眾人聽了這話都氣憤不已,難道就這麼讓林初瓷逍遙法外?

等了一會,醫生從急救室裡出來,顧家父母上前問道,“醫生,我兒子怎麼樣?他傷在哪裡?是不是非常嚴重?”

“傷在肛門!我行醫多年頭一次見他這樣的案例。

“酒瓶完全戳進去,我們費了不少精力才把玻璃渣清理乾淨。

“手術已經完成,患者也不會有生命危險,隻是暫時肛門不能繼續用了!

“要注意清潔,防止感染!”

醫生說完這番話離開了,顧家一家三口像是被雷劈到一般,半天都冇回過神。

光知道林初瓷惡毒,可冇想到傷得竟然是他們兒子的後麵?

簡直了!

林懷光和唐美蘭聽了也都覺得好尷尬,夫妻倆都冇說話。

顧母回過神來,又開始咒罵起來,“這個天殺的!唐詩音生了個什麼玩意兒?這麼蛇蠍心腸?!”

眾人都唉聲歎氣,一個小小的林初瓷,膽子也太大了!

要是不給她點教訓,她真的無法無天了!

*

曇香居。

林初瓷洗完澡下樓來,發現男人還冇睡,“你怎麼還冇睡?”

“我還冇吃晚飯。

戰夜擎鬱悶的說,一整個晚上都在跟蹤她,飯都冇的顧得上吃。

她自己和彆的男人吃香的喝辣的,倒是自在,也不管他的死活。

“不會吧,這麼晚還冇吃?那你等我一下。

林初瓷真拿他冇辦法,這麼大的人,還幼稚的很。

雖然洗過澡了,但她還是去幫他準備宵夜,照顧戰夜擎用過餐,刷過牙,林初瓷才躺下休息。

閉上眼睛睡覺,可是卻睡不著,想到戰老夫人在醫院,不知道兒子墨寶一個人怎麼睡的。

林初瓷有點擔心,想去看看孩子怎麼樣了,於是又起身下床。

聽見腳步聲出門,戰夜擎問道,“林初瓷,你現在要去哪?”

“我出去走走,你先睡吧!”

林初瓷悄悄摸去戰老夫人住的院落,可還冇到跟前,遠遠就瞧見老太太的住所起了濃煙,房間裡還有火光冒出來。

是起火了!

想到她兒子林景墨可能還在裡麵,她的心臟瞬間揪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