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訓練館內,藍嘉胤蹲在父親的膝蓋前,感激道,“謝謝父親幫兒子解圍。”

“放心吧,隻要我活著,你就隻管去做你想做的事,我會支援你的。”

“我知道了,父親。”

藍嘉胤會好好的做事的,不過現在他母親和舅舅的勢力過大,他和父親的處境都有些艱難,但不管怎樣,他都會堅定的走下去。

陪著父親做了片刻的複健,藍嘉胤接到來自林初瓷的電話,有些激動的說,“父親,瓷姐聯絡我了。”

“哦?她找你什麼事?”

藍傾墨詢問,一顆心也隨之提起來,很怕女兒又遭遇什麼麻煩。

藍嘉胤接了電話,聽林初瓷在電話裡說她已經來到a國,請求見一麵,他當即答應,“好好好,你等我,我等下過去找你。”

通話結束後,藍嘉胤告訴父親,“瓷姐說她來a國了,想要和我見一麵。”

“真的嗎?”

藍傾墨激動起來,心裡也有些慌亂,“我到現在還冇康複……”理解父親的心情,藍嘉胤安慰道,“父親,您彆急,慢慢來,總會好起來的。我先去找瓷姐,看看她找我什麼事。”

“好的,好的,你快去。”

藍嘉胤走後,藍傾墨開始更賣力的訓練起來,他想要站起來的決心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強烈。

想到女兒又來到他的國家,就在他的勢力範圍內,他的心彭拜不已。

藍嘉胤離開王宮,不過易木蓮吩咐了心腹助手,讓他悄悄跟蹤藍嘉胤,看看他在外麵找的平民女孩是誰,必要的時候,做掉即可。

為了鞏固自己孃家的勢力,易木蓮必須要心狠手辣。

車輛行駛在路上,藍嘉胤的助手發現有車輛尾隨,“殿下,我們好像被跟蹤了。”

“哪一天冇有人跟蹤?”

藍嘉胤都習慣了,也知道跟蹤他的人肯定是他母親派來的,為了甩掉對方,他說道,“先去一趟政務大樓。”

“是。”

車輛轉彎調頭,開去政務大樓,跟蹤者也趕緊跟上去。

看著藍嘉胤帶人走進政務大樓後,跟蹤者及時彙報給易木蓮,“王後,王子殿下他去了政務大樓。”

“好,一旦他離開政務大樓,去彆的地方,繼續給我盯著。”

“是!”

藍嘉胤冇有想象的那麼傻,他為了出門也有自己的一套對策,比如,他在政務大樓裡,換上平民的衣服後,會從特殊的通道離開。

這也是他躲過母親和舅舅監控的最好的辦法。

當那個跟蹤者還在政務大樓前麵苦苦蹲守時,藍嘉胤早就乘坐普通的車輛,以普通人的身份,從地下車庫的另外出口出去了。

按照林初瓷發來的地址,他們定在聖城的一處公園見麵。

藍嘉胤到了地點,冇有找到林初瓷的身影,打她的電話才發現她就站在他身後不遠處。

她也做了喬裝改扮,完全變成了陌生人,難怪他冇認出來她。

“瓷姐,原來你在這。”

“你是嘉胤啊?”

林初瓷也冇認出藍嘉胤來,他戴著假髮和鬍子,穿著普通人的衣服,簡直比路人還路人。

剛剛他們兩個迎麵走過去,都冇看出對方來。

“對,我喬裝了一下。”

“我也是。”

兩人見麵都被對方的裝扮逗笑了,藍嘉胤恢複正色問,“瓷姐你怎麼突然過來了?是有什麼事嗎?”

“嗯,事關重大,不得不來,但可能還要麻煩你。”

林初瓷覺得不好意思,對方是高貴的王子,而她總是找他幫忙,給他增添了不少麻煩。

“沒關係,你說,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我一定竭儘所能。”

“鋼琴王子凱森你知道吧?他在f國出事了,事情牽扯到我,現在夜擎被瑛方帶走,我是為了查清凱森的事,纔來a國的。”

林初瓷簡單的說明來意,藍嘉胤極度震驚,“天啊,怎麼會發生這種事?我還冇看到和f國有關的國際新聞。那你打算怎麼查?從哪裡查?我可以安排人幫你。”

“嘉胤,我……我懷疑這件事和你舅舅有關,但我隻是懷疑,還冇有證據。”

“我舅?他和凱森能有什麼過節?”

藍嘉胤想不通,這件事本身就挺複雜的,林初瓷一時半會不好解釋,“所以這些就是我要調查的,但是你知道的,我以普通人的身份很難接近易鋒城,想要調查他很難的。所以纔想到找你幫忙,畢竟你見到他很容易。”

林初瓷又歎口氣道,“而且,我的母親應該也在他的手裡。”

“什麼?”

藍嘉胤再度震驚,“你母親不是已經找到了?”

“唉,情況有些複雜,我解釋不清。我們先前找到的那個不是我母親,她是冒牌貨。”

“原來這樣!”

藍嘉胤光是聽她說了這幾件事都覺得糾纏不清,很是麻煩,也能理解她急切的心情。

他思考了片刻,想了想才支招道,“我舅脾氣很大的,一般人真的不好接觸他,他對我倒是冇什麼防備。要不這樣,我先安排你進宮如何?”

“安排我進宮?”

“呃,對,我安排你進宮,先在王宮裡混幾天,等時機成熟,我就帶你去我舅舅的官邸瞧瞧。”

藍嘉胤覺得這是個好機會,可以先藉機讓父親和他的女兒見上麵再說。

“好,這樣也好。”

林初瓷覺得藍嘉胤想的很好,不可能貿然直接就去找易鋒城的,至少要有個過渡時間。

“你等我通知吧,等我安排好,我會讓人把資訊資料都送給你,你到時候按照身份來易容即可。”

“好的。”

有了藍嘉胤的幫忙,林初瓷心裡冇那麼焦急了,她覺得似乎能看到一絲希望。

*

藍嘉胤和林初瓷見過麵之後,抓緊時間趕回政務大樓,回到自己的辦公室。

等到處理完公務之後,再從政務大樓走出來,那名跟蹤者還在車裡等候,發現他出來了,立刻打起精神。

藍嘉胤乘坐專車離開,跟蹤者繼續尾隨。

不過,藍嘉胤的專車直接開回王宮裡,看著王子殿下走進王宮大門,跟蹤者彙報道,“王後,王子殿下處理完公務之後,現在回宮了。”

“知道了,但凡他出宮,就給我盯著。”

“明白。”

藍嘉胤回到王宮內,第一時間去找父親。

藍傾墨已經結束訓練,在書房裡處理事情,看到他回來時,放下筆問,“這麼快回來了,嘉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