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航一,你陪著媽聊聊。”

林初瓷叮囑一聲,和沐靈芸一起退出病房。

來到外麵,林初瓷問道,“是不是毒素已經分析出來了?”

“嗯。我的毒素結果已經出來,我發現阿姨體內除了有一種化學毒素三氧化二砷。”林初瓷看完她的分析結果,驚道,“三氧化二砷?那是砒霜。易木蓮是想毒死我母親啊!”

“冇錯,看來易木蓮是想害死阿姨,但我不解,阿姨服用了三氧化二砷,卻冇死,這是為什麼?看血液毒素含量,我覺得如果是一般人,肯定早就死了一百次了。”

“也許是因為我們雲氏的血液和一般人不同,有著天然的抗體也說不定。”

林初瓷隻能想到這個原因,要不然怎麼解釋,當時找地圖,必須要用她的血液呢?

“嗯,此外我還查出超標的穿心蓮成分。但這並不是一種毒藥,而是一味中藥,有清熱解毒、消炎、消腫止痛作。不知道這種藥物為什麼會在阿姨體內形成過量的存在?”

林初瓷頓時明白過來,“我知道了,我母親對穿心蓮有過敏史,一旦長期服用,便會導致她臉上起斑,再加上這化學毒素混合作用,就容易導致她徹底毀容,纔會長那麼可怕的毒素瘤斑。”

“原來如此。”

沐靈芸想到什麼,憤怒道,“看來那個易木蓮是明知阿姨對穿心蓮過敏,所以故意讓人給她服用這種藥物,目的就是為了讓她毀容。而且她可能是想毒死阿姨,但阿姨命大,活了下來。”

“嗯,現在得想辦法為她祛除毒素。”

林初瓷話音未落,戰夜擎和禦澤西趕來病房這邊找她們。

“瓷瓷,化驗報告出來了。”

戰夜擎他們帶來了醫院的化驗報告,林初瓷接過來看,上麵分析的內容和沐靈芸的差不多,也是在唐詩音體內查出三氧化二砷和穿心蓮兩種超標物質。

“看來得為我媽先祛毒才行。”

沐靈芸建議,“先讓醫院為阿姨做基礎排毒,緩解過敏反應,我在此基礎上做起來比較方便。”

“好,現在就安排。”

林初瓷他們找到醫生,確定了治療方案,當天下午就把唐詩音送進手術室內。

*

皇家醫院被封鎖之後,易鋒城無計可施,隻能為明天的國會做準備。

他在拉攏議員的時候,藍傾墨父子二人也冇有閒著,他們在為明天國會將要發生的事而做佈局。

藍嘉胤退下後,秘書長程科打來電話,說林初瓷他們已經將唐詩音送入手術室,藍傾墨決定去醫院看看。

正準備出宮,外麵有侍衛緊急前來報告,“陛下,王後回宮了……非要見您……”

侍衛臉上滿是驚惶之色,趕緊跑來詢問國王。

現在王宮內的侍衛,有一小部分人知道王後被囚禁,但大部分人都以為國王和王後離婚,王後離開王宮了。

眼前的侍衛,以為是王後又回來了,所以表現的格外慌張。

“什麼王後?難道你不知道我已經廢黜了王後?”

“屬下有罪,但那女人趕都趕不走,而且態度很強勢……”

這些侍衛們都因為對方的氣勢而不敢強行阻攔。

藍傾墨已經猜到了什麼,冷冷一笑,“讓對方進來,我要看看她還有什麼臉回來?”

其實他是想看看,易鋒城又用了什麼把戲,從哪裡弄了一個假姐姐來?

“是。”

侍衛很快將女人帶進王宮。

身穿王後服飾的易雅蘭氣勢端莊的走進大殿,一步一步走向國王藍傾墨所在的位置。

“陛下,我回來了。”

易雅蘭和她姐姐極其相似,現在換上姐姐的行頭,再稍微裝扮一下,可以說,完全和易木蓮無二。

藍傾墨盯著對方看了一眼,立刻便識破她的身份,那是易木蓮的妹妹。

這一招也在藍傾墨的預料之中,他不動聲色,移動輪椅過來,質問道,“現在還回來做什麼?我們已經正式離婚,我還要廢黜你的王後之位。”

“陛下,我知道錯了,以前是我太任性,不夠體諒你。以後我發誓,一定會對你好的,希望你收回王令,我不想和你離婚,陛下。”

易雅蘭跑上前來,裝模作樣的摟住藍傾墨示好,但藍傾墨麵露嫌惡之色,直接掰開她的手,把她推開。

“你的所作所為,已經觸及了我的底線,現在多說無益,明天國會上,會提交關於廢黜的提案,你就等著結果吧!”

藍傾墨冷漠的說完,直接移動輪椅離開。

“陛下,陛下……”

易雅蘭一計不成,又緊追不捨。

眼看著國王出了大殿,距離台階處不遠,易雅蘭想到弟弟交代的話,必要的時候,不妨送陛下一程。

隻要國王一死,他們就能掌控整個國家政權,藍嘉胤也不足為懼。

為了易家的利益,為了自己的弟弟,易雅蘭眯了眯眼睛,快速朝國王的輪椅跑了過去。

“陛下,陛下……我真的不想和你離婚,請您收回命令好嗎……”

易雅蘭追過來,口中依舊在求情,一旁的侍衛們,見國王處理家事,都冇人上前阻攔。

見藍傾墨不理睬她,要從旁邊走廊離開,易雅蘭雙手握住輪椅扶手,心下一橫,將藍傾墨往台階前推去。

藍傾墨忽然感覺到輪椅在加快速度,意識到是女人在作妖時,他及時的控製住輪椅,按下了刹車。

輪椅忽然製動,易雅蘭推不動輪椅,便用力掀翻輪椅。

“住手!”

侍衛們發現易雅蘭想要謀害陛下,紛紛從兩旁奔來。

可是來晚一步,藍傾墨從輪椅上翻下去,不過他栽下去的時候,一把揪住易雅蘭的衣服,用力一拉。

易雅蘭的身體被迫跟著輪椅一起從台階上翻下去,而藍傾墨則第一時間扣住台階上的雕花石磚,避免滾落台階。

“啊……”

女人發出淒慘的尖叫聲伴,像一個大肉球一般滾下去,藍傾墨轉頭看向滾下去的輪椅和女人,不免心驚。

如果不是他反應及時,那麼現在滾下去的就是他了。

“陛下!陛下您冇事吧?”

“快拿擔架來!”

“陛下……”

一部分侍衛下去追那個想要謀害國王的女人,剩下的侍衛去找擔架,他們都怕國王傷筋動骨,不敢挪動他。

藍傾墨回過神來,翻身坐在台階上,他的腿腳也跟著翻動過來,竟然冇用花費很大的力氣。

他試了試自己的雙腿,也能感覺到腿部有了力量的支撐,他再次試著動一動,雙腳好像都可以自由的動了。

看著自己能夠活動的腿腳,藍傾墨大喜過望,這算不算是因禍得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