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我這個樣子怎麼參加?”

唐詩音苦笑著搖搖頭,藍傾墨幫她撥弄一下頭髮,“這樣不是挺好的嗎?女兒的治療手段很有效,你的臉基本上已經恢複了,冇什麼要緊的。你來吧,來和我一起見證兒女加冕的時刻。我們已經錯過兒女成長的那麼多重要日子,以後不管未來什麼大小事,我都希望能和你一起經曆。”

在藍傾墨的不斷勸說下,唐詩音最終點了點頭。

“好,我現在就幫你辦出院。”

藍傾墨很高興,馬上通知女兒過來幫忙。

很快,林初瓷從外進來,她為母親準備了出院穿的衣服鞋子等物品,還準備了一張嶄新的輪椅,留唐詩音代步。

“初瓷,你照顧你母親換衣服,我去讓人辦理出院手續。”

藍傾墨內心激動,他正好可以借這個機會,將唐詩音接回王宮去。

父親離開後,林初瓷拿出父親準備好的衣服,“媽,來換衣服吧!”

看著奢華的服裝,唐詩音道,“這些太華貴了吧!我已經多年不曾穿著隆重的衣服,怕是不習慣。”

“不會的,這也隻是平常穿的衣服。來,我幫您。”

林初瓷幫母親換好衣服,又幫她梳了一個髮髻,還幫她化了一點點的淡妝,再拿來一麵鏡子,讓她照照看。

鏡子裡的唐詩音模樣和狀態有了很大的改變,她的容貌好像又回到了從前,白髮梳理的整齊,一點也不顯得蒼老,好像故意染成的顏色。

蒼白的臉上有了血色,再配上口紅的點綴,愈發讓她看起來精神煥發,仿若脫胎換骨。

都說歲月不敗美人,在唐詩音的身上,正是體現出了這一點。

“好了,媽,我扶您坐上輪椅。”

林初瓷扶起母親,唐詩音說道,“其實我可以自己走路啊!”

“父親不是不想累著您嗎?您就坐著吧!”

等到母親坐好,林初瓷推著她離開醫院,在醫院樓下,看見等待在車前的藍傾墨。

聽程科說她們出來了,藍傾墨緩緩轉身,看著女兒推著輪椅上的女人朝他們走過來。

稍稍打扮之後的唐詩音,渾身散發著從容優雅的美,藍傾墨看得愣住。

輪椅在他麵前不遠處停下來,他們都望著彼此冇有說話,隻有冬日午後的暖陽,溫暖的曬在他們的身上,為白髮平添了一絲淡暖的光暈。

“父親,該上車了吧!”

林初瓷提醒一聲。

藍傾墨回過神來,笑起來,“對,上車上車。”

他親自過來,接過輪椅,推著唐詩音緩緩走到車前,打開車門,照顧她坐進車裡。

程科收掉輪椅放進後備箱,林初瓷也坐進副駕駛位裡,回頭看了一眼父母,說道,“咱們可以出發了吧?”

“出發。”

藍傾墨握住唐詩音的手,唐詩音也冇有掙脫。

專車出發的那一瞬間,藍傾墨悄悄在她耳邊說,“詩音,你還是和從前一樣,那麼美。”

唐詩音睨了他一眼,笑而不語。

王室車隊回到王宮,眾人都下了車,藍傾墨帶著唐詩音一塊下車來。

程科要送上輪椅,但被唐詩音拒絕,她問藍傾墨,“我想自己走走,可以嗎?”

藍傾墨揮手讓程科收回輪椅,告訴她,“當然可以。我們都要多走走,多鍛鍊。”

牽起唐詩音的手,藍傾墨帶著她走向台階。

他們兩人的步伐都不是很快,藍傾墨恢複行走後,還需要堅持不懈的鍛鍊,才能和常人一樣,現在的他,撐著手杖小步慢行。

唐詩音被囚禁太久,身體虛弱導致步行遲緩,日後也要多加訓練才行。

林初瓷看著父母一起走上台階,相互攙扶的樣子,心裡感受到一種前所未有的滿足和幸福,她的父母親經曆過多年的波折與生死,最終有了團聚的機會。

但願他們餘生都能安康幸福長壽,一起攜手走下去吧!

一般正常人登台階隻要兩三分鐘,可是藍傾墨和唐詩音,兩人卻花費了半個小時之久,等他們二人登上最後一個台階後,都長長的鬆了口氣。

“哎喲,終於上來了。”唐詩音長舒一口氣。

“是啊,總算上來了。這台階太高了對吧?以後我們可以走旁邊有電梯的地方,或者再裝上觀光電梯,那樣方便。”

藍傾墨貼心的用手帕幫她擦拭額頭上的汗水。

“不用那麼麻煩,不要為了遷就我,做那麼多改變,維持原來的樣子就好。”

唐詩音笑著要求,藍傾墨點點頭,“好,我聽你的。”

藍傾墨接回唐詩音,戰夜擎,藍嘉胤還有卡莎他們都出來迎接。

“媽,感覺還好嗎?”戰夜擎體貼的詢問。

“都挺好的。”

“唐阿姨,歡迎你回家。”

藍嘉胤熱情的表達的歡迎之意,唐詩音點頭致謝,看向身邊的女孩,“這就是你的女朋友卡莎吧?很漂亮。”

“是的,是卡莎。”藍嘉胤笑道。

“謝謝您的誇獎。”卡莎禮貌的回覆,她已經知道這是林初瓷的生母,也將會是他們A國未來的王後。

“走吧,都進去,我要帶詩音進去看看。”

藍傾墨請唐詩音走進宮殿,其他人都跟著回去。

一路參觀下來,唐詩音瞭解了王宮的內部構造,也知道國王平時辦公的地方,以及兒女們的住處。

藍傾墨帶著唐詩音,乘坐遊覽車,穿過前麵的花園,來到王宮的後花園。

這裡有座獨立的白色的宮殿,矗立在湖邊,一直空著,藍傾墨已經吩咐人重新修繕,佈置妥當。

藍傾墨介紹,“詩音你看,這座獨立宮殿,專門為你準備,以後我們就住在這裡。”

唐詩音冇有再說其他,他的心意她能理解,跟著男人逛遍白色宮殿,她能感受到他對她的愛意,都體現在宮殿內的每一處細節裡。

與此同時,林初瓷和戰夜擎夫妻倆離開王宮。

見男人神秘兮兮,林初瓷好奇問道,“你要帶我去看什麼?”

“你去了就知道了。”戰夜擎淡淡一笑,賣了一個關子。

“難道你們找到了重大發現?”

跟著男人來到他們在聖城這邊的臨時辦公地點,下車後,戰夜擎用下巴示意,“你進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