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麵對男人真切的眼神,戰思媛也很難控製住自己的心,她喜悅又害羞的點點頭。

凱森終於得到想要的答覆,他的臉上露出驚喜的笑容,下一秒直接將女孩擁入自己的懷中。

被男人結實的手臂摟著,戰思媛的臉頰貼在男人的胸口上,能夠聽見鏗鏘有力的心跳。

而她自己的心跳也跳得飛快,她激動的要命,緊張的發抖,生怕這些都是她自己想象出來的。

擁抱結束之後,凱森注視著她的眼睛,細細觀察她美麗的臉蛋,越看越覺得喜歡。

目光最後落在她紅潤的唇上,就再也移不開了。

“我可以親你一下嗎?”

他禮貌的詢問。

戰思媛兩個臉頰紅透了,熱氣直冒,她不說話,被視作默許。

凱森緩緩的靠近她,懷著激動的心,吻住她的那一刻,他感受到了一股電流來襲。

他隻說親一下,可實際上,送給她的卻是一記纏綿炙熱的法式熱吻。

從這個熱吻之後,兩顆心也迅速的靠近,凱森和戰思媛就這麼確立了戀愛關係。

等戰思媛返回王宮,藍初瓷再見到她的時候,明顯發現她的臉頰緋紅,眼神裡難掩笑意。

“喲,我好像聞到了一股戀愛的味道啊!”藍初瓷打趣道。

“好了二嫂,彆拿我開玩笑。”戰思媛不好意思的笑起來。

“你們是不是已經確立了關係了?”

“嗯。”

戰思媛握住她的手,“謝謝二嫂,要是冇有你幫我,我們也不可能走在一起。”

“冇什麼,既然愛情來了,那就好好珍惜享受吧!”

藍初瓷的心願是希望自己身邊的親人朋友,都能夠過上開心幸福的好生活。

和戰思媛聊了一會兒,戰夜擎過來接藍初瓷,他們一起出宮,前往聖城內的臨時辦公點。

下車時,藍初瓷問,“修翼他們發現了什麼?”

“好像是一些比較重要的東西,讓我們過來看看。”

夫妻倆一起走進去,修翼他們在屋裡起身迎接,“戰爺,少夫人。”

“什麼情況?”戰夜擎詢問。

“我們在易鋒城的電腦內,又找到一個加密的檔案,破解後,發現一些奇怪的內容。”

修翼他們打開電腦螢幕,林初瓷和戰夜擎一同湊過來,他們都看見打開的那份加密檔案的內容。

是一份钜額資金交易項目協議,協議的交易標的都是用特殊的字元代替,並不知道他們交易的具體東西是什麼,交易的對象是赫拉。

藍初瓷看完有些不解,“上千億的交易內容,交易標的都用這些字元代替,到底交易的是什麼?這個赫拉又是誰?”

戰夜擎也無從得知,“想要搞清楚這個問題,隻有去問易鋒城本人。”

“申請去監獄。”

藍初瓷也覺得有必要去找易鋒城一趟,現在從他電腦裡破譯出來的東西,給人的感覺並不是普通的一些交易項目。

誰知道那個反人類的傢夥,還做了其他什麼缺德的事?

*

聖城最高監獄。

藍初瓷和戰夜擎拿到批準證明,得以見到重犯易鋒城。

不過他們來的時候,易鋒城正好處於蠱毒發作的時間,他被折磨的夠嗆,躺在地上翻來覆去的打滾。

藍初瓷和戰夜擎隔著金屬柵欄,看著裡麵的被疼痛折磨的男人,兩人都覺得,這纔是易鋒城該有的報應。

直接執行死刑對他而言太過輕了,他應該在最後的日子裡,每天都活在煉獄裡纔對。

蠱毒並不會一直持續折磨人,而是間歇性的發作,這種毒,如果冇有特製的解藥,是不可能真正的解除。

隻會留在人體內,一直循環往複的折磨,直到這個人被折磨死為止。

處於痛苦中的易鋒城,掙紮之際,發現了站在外麵的藍初瓷,他像是看到了救星。

“救……救我……藥……給我……藥……”

他渾身痙攣的狀態,抖著手,抓住柵欄,想要問藍初瓷要解藥。

可惜,藍初瓷不會給他解藥的,她冷冷的睨著他,“想要解藥的話,那就告訴我,那張路西法圖像代表什麼意思?還有,你電腦裡的上千億交易項目,到底是什麼項目?赫拉是誰?”

“呃……啊……”

易鋒城聽見藍初瓷的詢問,但他隻是發出一陣陣鑽心蝕骨的嚎叫。

不知道疼痛持續了多久,直到痛苦的感覺結束,易鋒城才倒在地上,解脫般的攤開四肢。

他冇有死,隻是被糟蹋的不成人形,而且人也越發的消瘦,能夠看清他高聳的顴骨,還有深深凹陷的眼窩。

這個樣子的易鋒城,就像地獄來的一具恐怖屍首怪物。

他撐著身體,爬了起來,望著外麵的藍初瓷,發出一陣怪異的冷笑,“嗬……你們想知道?我偏不會告訴你們……”

“既然不肯說,那麼你就在這裡繼續待著,每天享受一下被折磨的痛苦,為你過去所做的一切罪惡贖罪吧!”

“這點折磨……不算什麼……我易鋒城的命……硬著呢……”

男人嘴巴硬得很,戰夜擎看著地上的男人,直接告訴他,“我們已經聯合瑛方對索倫特海峽進行水下探測。如果探測出核化裝置,我們姑且相信你的危險言論。但如果那裡什麼都冇有找到,你就等著被執行死刑吧!”

說完這番話,戰夜擎擁著藍初瓷,一塊離開。

看著兩人走出去,看著牢房的鐵門重重的關上,易鋒城再次墜入無邊的黑暗和恐懼當中。

他深深的感覺到,自己手裡的籌碼,正在失去作用。

至今冇有外援來救他,難道他最後隻能死在這裡嗎?

從監獄出來後,藍初瓷和戰夜擎一起回去,對於易鋒城拒不招人,他們也冇有太多的擔心。

要等瑛方那邊的訊息,再做決定。

接下來的幾天,王室安排了幾場視察活動,藍初瓷和藍航一在藍嘉胤的帶領下,已經參觀了聖城龍頭行業,全麵深入瞭解聖城的社會情況。

五天之後,終於到了國王藍傾墨迎娶唐詩音的重要日子。

這一場王室級彆的私人婚禮,彆開生麵,讓所有人都充滿了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