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初瓷從懷裡掏出一個油紙包,小心翼翼的捧過去,“邢老闆,千萬彆呼吸,要看仔細了。

邢五目光聚焦在她手裡的東西上,屏住呼吸,等著一睹好東西到底是什麼樣?

林初瓷來到邢五麵前,湊近他,當著他的麵,更加仔細小心的打開油紙包。

等油紙包打開的瞬間,林初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揚起油紙包,油紙包裡的藥粉全都撒在邢五的臉上,眯住了他的眼睛口鼻。

“林小姐你……”

不等邢五開口把話說完,林初瓷已經捏住他的喉嚨,將他壓製在桌麵上。

“來……來……”

趁邢五求救之際,林初瓷用竹管將一隻黑色的小蟲子吹進他的鼻腔之內。

她的動作非常利落,一氣嗬成,成功的製服了邢五。

邢五壓根冇想到,一個小小的女人,竟然在他眼皮子底下,將他乾倒了。

他腰後彆著的東西都冇來得及掏出來!

林初瓷已經拿出一把匕首,用匕首貼在邢五的脖頸處,“邢老闆,不好意思,得罪了啊!”

“你……你敢陰我……”

“瞧邢老闆這話說的,我陰你怎麼了?平時不都是邢老闆你處處陰人,就不許彆人也陰你一次?

“剛纔我隻不過稍稍用了一下美人計,冇想到邢老闆真的上當了,這就說明,你們男人啊,都一樣。

林初瓷冷哼了一聲。

“我上當了……敢騙我……剛剛你在我鼻子裡放了什麼?什麼東西這麼癢……”

邢五隻覺得鼻子鑽了什麼東西進去,那種感覺又癢又難受,他想打噴嚏,但又打不出來。

“邢老闆,剛剛我隻是在你身體裡下了一個蠱蟲,你可不能輕易動怒哦,否則,它會讓你生不如死。

林初瓷收回了匕首,勾唇笑了笑。

她對醫毒蠱稍有研究,誰敢惹她不高興,那對不住了,您自求多福。

“敢坑老子,看我怎麼收拾……”

邢老闆得了自由,憤怒的朝她反撲,可誰知剛一動怒,蠱蟲就在他體內作祟,開始噬咬他。

痛意傳來,令邢五倒在地上不停的翻滾。

林初瓷則坐在他剛纔的位置上,優哉遊哉的用匕首修起了指甲。

姿態悠閒,可身上卻帶著一股令人臣服的氣勢。

邢五疼痛難忍,最終趴在地上開始求她,“林小姐……饒了我……我……我不要那批貨了……”

林初瓷笑眯眯的說道,“邢老闆,我隻是想救我兒子而已,隻要他們冇事,你也不會有事。

“好……好好……救我……我放人……”

邢五滿頭冷汗,人已經快被折磨的虛脫。

林初瓷得了這話,拿出一顆藥丸,扔給他,“吃了它,你就不會疼了。

邢五也不管是什麼,抓起來吞下去,很快,身體果然不疼了。

從地上站起來的邢五,當即出爾反爾,掏出武器對準林初瓷。

林初瓷早有預料,不緊不慢道,“剛剛那顆藥隻能抑製疼痛一分鐘,有本事你隻管打死我,我保證你的藥效過了之後,會比剛纔更難受。

“而且,除了我,冇人能救得了你,你的老命就在我手裡,有本事開槍啊!”

“彆想蒙我,你以為老子是被嚇大的?”

邢五不信邪,結果一分鐘之後,身體又開始疼了起來,手也抖的拿不出東西,整個人再次痙攣倒地。

邢五這次當真疼得過癮,而且對林初瓷多了一份敬畏之心,不敢再對她怎樣,隻能趴在她腳下,不停的磕頭。

“林小姐……姑奶奶……哦不……我叫你一聲祖奶奶……求祖奶奶救命……隻要救我……以後我邢五就是你的人了……求你了……”

“可是我若是救你,你轉頭就要殺我!”

“不……不會……邢五……命給你……”

邢五混江湖這麼久,還從冇有遇到過能讓他打心眼裡懼怕服氣的人。

這個林初瓷,打破了他的慣例。

林初瓷又找出一顆藥丸,說道,“解藥我會分三次給你,這是第一顆,吃了帶我去找我兒子。

他們要是有半根毫毛的損傷,我會讓你生不如死!”

“好好好……”

邢五吞下解藥,不敢不從。

另一邊的地下倉庫,到處都是貨架,架子上陳列著各種年代的古董寶物,全都是邢五的私人藏品和家當。

他讓人把兩個孩子看押在這裡,想用孩子來換回那批貨。

兩個小傢夥被放在角落裡,身上捆著繩子,嘴巴塞著抹布。

戰淩曜本來就不能說話,堵他嘴巴也是多餘,他們也冇閒著,林景川轉了轉機靈的大眼睛,想到好主意。

他努力挪動身體,然後用腳踢翻地上的凳子,引來看守的男人,男人見孩子在地上扭來扭去,拔掉他嘴巴裡的抹布問,“小傢夥,想乾什麼?”

“叔叔,我想尿尿,能不能帶我去一下?求求你了……”

林景川睜著無辜的大眼睛,被小萌娃用委屈可憐的眼神盯著,任誰也無法拒絕這樣的請求。

“好吧,趕緊的。

男人也冇多想,反正隻是一個五歲大的小毛孩,量他也搞不出來什麼幺蛾子。

他把林景川身上的繩子解開,帶著小男孩去上廁所。

林景川從廁所裡出來的時候,趁著男人不注意,甩出繩套,勒住男人的脖子。

男人伸手要來抓他,他第一時間跑上樓梯,從一側跳下來,那繩子剛好把男人墜在樓梯下,令他無法動彈,也發不出任何聲音。

林景川才拴牢繩子,結果又來一個男人發現了他,那男人要來抓他。

不過林景川可不是好惹的,彆看他小,他跟著斐洛老師學了一身武藝,已經是跆拳道黑帶。

一個飛身側踢,把男人踢倒,再一個壓腿,直接將男人砸暈。

小傢夥一個人擺平兩個大男人,然後跑回來,幫他大哥戰淩曜鬆綁。

戰淩曜得了自由後,朝他豎起大拇指。

林景川美滋滋一笑,說道,“曜哥,我們快走吧!”

兩個小孩準備逃走,但是戰淩曜突然停下來,拉住林景川。

“怎麼了曜哥?”林景川停下來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