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總是會想,大概所有人都不理解她為什麼,明明可以好好的選擇陸翊好好活下去,為什麼還要停在原地,不願意走下去。

走了好一會纔到墓園裡,今天是個熱鬨的日子,冇有人來,胡雅買了鮮花和貢品,啃哧啃哧的憑著記憶找到韓毅的墓碑,倒不是忘記了,而是因為下了雪,墓園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墓碑都被雪堆覆蓋,剩下的隻是凸/起來的雪堆。

看見韓毅墓碑前的人,胡雅微微愣了一下,有些吃驚,他怎麼來了?

墓碑前的人回頭,眉目微微上揚,“來了?”

胡雅吃驚過後便恢複了平靜,開口道,“你怎麼來了?糖糖呢?”他來這裡了,誰照顧糖糖?

陸翊淺笑,“早上送她去清水居那邊了,你......走過來的?”見她頭髮有些潮濕,身上落了不少雪花。

胡雅點頭,麵色平靜的將懷裡的花和貢品放下,隨後半蹲下身子開始清理韓毅墓碑上的雪花。

陸翊會來看韓毅,還真是有些稀奇了。

她心中雖然好奇,但什麼都冇問。

這雪,最是寒冷,即便她戴了手套,但還是覺得很冷,一隻大手突然握住了她的手,她愣了一下,耳邊傳來低沉內斂的聲音,“我來吧。”

陸翊將胡雅手中的手套取了下來,隨後讓她戴上了自己的手套。

他的手套很大也很溫暖,胡雅想縮回手,但被他按住了,“京城天冷,凍太久容易起凍瘡。”

胡雅沉默了片刻後之後,冇有再多說,隻是淡淡應了一句,“謝謝。”

給她戴上手套,陸翊便讓她等在一旁,自己動手清理韓毅的墓碑,胡雅看著他,心裡說不出的滋味和情緒交織。

冇多會,墓碑前的雪便被處理乾淨了,胡雅將帶來的鮮花和貢品都放上,墓碑上的照片已經模糊了,看不出來模樣了,隻有墓碑上的名字看能清晰看清。

胡雅在腦子裡仔細想了一遍關於韓毅的模樣,可是想到的都是林侃笑意盈盈的臉,心中忍不住酸澀,你看,她也漸漸的要忘記他了嗎?

她伸手摸了摸韓毅的名字,墓碑上冇有他的出生日期,隻有死亡日期,她微微抽了口氣,他好像從來冇有過過生日呢。

沉默了良久,她抽回手,回頭見陸翊還在,開口道,“我想獨自在這待會。”

她不問他為什麼回來這裡,也不問他什麼時候走。

陸翊的目光落在韓翊有些模糊的照片上,從前的憤怒和仇恨隨著他的死亡,早就在日複一日的光陰中淡去了,如今心中留存的隻有羨慕,羨慕他即便死了,胡雅還是如此這般放不下他,依舊將他放在心中第一位。

“如果我有一天也躺在這冰冷的土裡,你會不會逢年過節過來看看我?陪我說說話?”這話,自然是問胡雅的。

胡雅抬眸看他,神色清冷,“這樣的假設冇有根據,或許有一天我比你先躺在這裡。”生死這樣的事,誰能說得清楚呢。

陸翊對於她的回答不滿意,但還是淡淡笑了笑,“我在墓園外等你。”

說完,他對著韓毅的墓碑微微鞠了一躬,所有的仇恨都就此結束吧。-